• 第147章 泰京定国

  最痛苦的事情,也是最常容易预见的,陈文笛再了解他野心勃勃的大哥不过了。

  他杀入皇宫的第一件事,必然不会放过臻西皇帝燕兆与他的皇后宣琳娘娘。

  两人的头颅正孤零零地挂在木架当中,眼角泣血,失魂落魄的恐怖表情,凝固在已经有些干瘪的脸上。

  这令陈文笛一阵揪心的痛,他并非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许在这一点上,他与陈正文不同。

  “父皇!母后!”

  玉辇中的咚儿,目睹了城墙上的这一幕,平日里对她慈祥关爱的父母,死后连尸首都不能得到平静,此时居然和那些丑陋的老鼠人挂在一起,简直是可笑可气。

  她远远地跪在地上,朝臻西皇帝的首级叩起了头,咚咚的声音和她的名字相得益彰。

  她磕着磕着居然仰天大笑起来。她笑,是因为自己的命运居然如此可笑,前一朝还是一呼百应,得天怜爱的天之骄女。后一刻,便成为反贼的皇后,更可笑的是,反贼的哥哥也是反贼!这个世界怎么了?哈哈哈。

  “咚儿,从你跟上陈文笛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知道,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一个朝代的终结和一个朝代的崛起兴盛,无一不是依靠成堆的尸骸铺垫起来的!乱世,便是强者为尊的时代!陈文笛,你应该记住,抱有廉价的情感,是做不成大事的!”

  城楼之上的陈正文冷冷笑道,他看着城楼下,那个血流满面的柔弱女子,几年不见,她已经长成了窈窕的少女,出落得如此美丽动人,只是,可惜她生在帝王之家!

  陈正文冷酷挥手,泰京城楼顿时发生巨大转变。陈家军破敌制胜的法宝,狂龙弩手,纷纷从城墙下跃起,二人一组搭箭擎弩,熟练地瞄向城楼下的文笛联军。

  此弩可发射无油自燃的磷火箭矢,劲射两里,弹丸所着之地十丈成坑,万物灰飞烟灭,十年寸草不生,可谓高悬敌军头顶的鬼脸屠刀。

  正是依靠狂龙弩手,白蟒军在岭南骚扰臻西多年,他们的吹箭毒兵也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如今,陈正文也已纠集了大批的白蟒族、鼠族异士,恐怕这狂龙弩手所携的弩枪,不会仅仅只有磷火这么简单了。

  “咚儿。”

  有力的手,扶住咚儿不住颤抖的身体,她伤心过度,神智已经不太清楚,面对文笛的呼唤,她疲惫万分,不想再与他说话。

  e酷*匠U~网m正版p首=发_Q

  只是,这双十指如葱白,纤细文雅的手,什么时候开始沾染上如此多的鲜血了?

  她非常的绝望孤单,甚至想要去死,但是这个恶魔是肯定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的。他和他的哥哥一样,都是陈家豢养多年的鹰犬,毫无人性!冷酷无情!

  “救救我!”

  咚儿却无助地拽住了那双手,尽管她想要拒绝他,可就是无法毅然决然。当这个男人想要挑战她父亲的皇权统治时,她没有做出坚定的拒绝,此时,就更没有任何的理由了。

  她的家族已然覆灭,父亲的王朝已经结束,她的无忧扁舟已经翻沉,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毒药,她只能继续品着这杯毒酒,度过荒凉的余生。

  “文笛哥哥,救救我,我该怎么办?”

  咚儿悲鸣,血都噙在口中,痛苦不堪。

  “如果,我们死在一起,你愿意吗?”

  文笛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直勾勾地盯着咚儿清澈的眼睛,那里面的眼神从来都只有希冀,都有对他的信任与依赖,他不想让她流泪。

  泰京皇城,狂龙弩手的目标已经锁定。那穿着龙袍的少年,突然举起长笛,美妙的音色骤然在这悲壮荒凉的战场上响起,而他统领的大军,都一同附和着唱了起来。

  “阿母赶鸭梨,慈母盼兮~

  待儿归田地,黄牛犁兮~

  剥壳去黍皮,盛瓷碗兮~

  阿爹烧火楮,熬黏粥兮~”

  岭南《煮米歌》,这是多少陈家军子弟从小便会念唱的童谣。父母的挂念仍然历历在目,远征在外的将士,最难过的便是此去经年,父母双鬓斑白,却无法尽孝。

  而今,陈家子弟分裂两面,如同对着手足举刀相向,此情此景,越想越是悲哀,无数的人都泪流满面。

  连心智坚硬如铁的狂龙弩手们,都一个个变得心绪不宁,听着那遥远又似在耳边呢喃的天籁之音,仿佛回到了岭南的故乡,回到了妻子的身边。

  “狂龙弩手!快射击!”

  亲自参与指挥的陈正文,见文笛施展歪门邪道,令圣陈军队军心涣散,大声疾呼起来,没料到自己的参将们都一个个黯然垂首,似乎也被歌声所感染。

  他举刀便砍,杀了几名弩手,见不奏效,立即指示城门打开。果然,是威武雄壮的陈家军骑兵涌了出来,马蹄弹飞,根本不受这靡靡之音的蛊惑。

  “骑兵!鼎龙阵冲杀!”

  陈正文见骑兵涌出,长舒一口气,此事即将终了。因为陈家军骑兵可谓精英之中的精英,这种战斗力强悍的军队,断然不是陈文笛那些驻屯兵可以比拟的。

  然而笛音没有停止,骑兵靠得越近,那笛声就越是响亮昂扬婉转。

  骑兵靠得越近,头顶铺天盖地的阴影就是越是浓重。

  陈文笛一曲终了,手指向天,厉声问道。

  “陈正文!你可知!思念故土的生灵,不仅仅有这些为你拼命的将士!还有!那些南归的候鸟!”

  陈正文已经看到了,头顶是无数的候鸟在遮天蔽日地飞过,而且它们的爪子下面还都抓着东西。

  他大感不妙,大声疾呼让那些前冲的骑兵回退,但是为时已晚,候鸟们松开爪子,投下一枚枚锦囊,锦囊一着地,立即甩出阵阵弥漫的烟雾。

  与此同时,陈正文脑后的泰京城内也全然乱套,呜呼哀嚎声令人不忍聆听,那是怎样一种死前的痛苦?

  陈家骑兵呼吸到这种土黄色的烟雾,顿时一个个从马上翻落,仰天咆哮起来,似乎是需要很多的水来湮灭喉咙中的干渴!

  无尽的蒸汽从体内慢慢挥发出去,一丝一毫的水分也不能保留,皮肤慢慢结成蛇皮状,开裂,剥落,脱水形成一具具干尸蜷缩着死在地上。

  大地都被这剧毒的粉末灼烧得干裂,一望无际的骑兵尸体,犹如蜷曲的昆虫,毫无价值地死在了这里。

  一切都完了,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迹象,那城楼上的陈正文,惨笑着跳了下去,成为了短暂的圣陈王朝,开国与灭国的皇帝。

  毒雾散去,渐渐露出文笛联军的影子,他们伫立良久,脸上挂着早就准备好的息囊,一个个看起来诡异无比。

  文笛皇帝的玉辇,无声无息地驶入泰京皇城。

  一座死城,无数的军民横尸街头,黑气遍布,阴森森的。

  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陈家的子弟都是尚武之人,吹笛演奏这样的旁门左道,最好还是快快放弃的好。

  而陈烽斌绝对想象不到,他的儿子从年幼时,便喜欢为鸟雀演奏乐曲的目的是什么。

  候鸟归来的时间谁都无法把握,一丝一毫的偏差,历史都会再次改写。

  但是,唯抱有必死之心的勇者,方可逃出生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