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 碎颅虎儿

  陈文笛再一次见到他的授业恩师陈正文将军的时候,是他亲率二十余万红巾联军,立在泰京城垣之下的那天。

  他对眼前的一切都势在必得,如此意气风发,整个臻西王朝核心权力的象征,皇宫禁城里宫殿建筑峰峦叠壁,壮观无比,似乎已经唾手可得。

  酷匠网唯(一0/正\)版K,/e其6{他3都是w盗$》版Z

  但是,这和幼年时他随着父亲来京城游玩时不同,这一次,迎接他的不再是臻西百官,而是无数臻西禁军蓝翎卫。

  他们早已被陈正文打乱了建制,曾经至高无上的皇家近卫身份,此时已经转变成了奴隶。

  毫无疑问,这些旧朝士兵只能成为文笛正文二人争夺天下的祭品。

  文笛联军中的前卫突然止步,从前卫阵型中慢慢走出上半身赤裸的肥胖力士,大约百人,各个头顶扎着血红色发带,右手执盾左手挺短枪。

  这是陈家军攻坚打头的“碎颅虎儿”,这些特战士兵一登场,立即将守在城门外的万名蓝翎卫吓得魂飞魄散,他们隐隐后撤,逃兵立即被门前最后一列圣陈督军就地斩首。

  没有退路的军队,受到了鲜血的刺激,那种恐惧又绝望的情绪,像瘟疫一般传递给了所有的蓝翎卫,他们只能呐喊着毫无章法地冲向文笛联军。

  蓝翎卫作为禁军,实力本来非凡,但是与陈正文的血战大约损失了所有的精锐,这些人,即将死去。

  蓝色盔甲的士兵潮水一般与百名碎颅虎儿撞击在一起,没擦出任何火花,只传出沉闷的血肉裂开的声音,那是碎颅虎儿用枪戳穿盔甲发出的响动。

  “啪啪!”

  蓝翎卫士兵几人围攻一名碎颅虎儿,却发现锋利的弯刀斩在这些大力士的身上,只能留下几道浅浅的痕迹,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疯狂地砍了起来,砍在力士的头上、颈上却硬是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这是怎样一种人啊!

  碎颅虎儿,乃陈家军在民间寻找的“十一斤十一两十一钱”重的肥胖婴儿,自幼进行脂肪硬化的体能特殊训练,常抛于密林中与猛兽赤身搏斗,最终能够成年的碎颅虎儿乃真正的人肉战斗兵器,不知恐惧只知杀戮。

  碎颅虎儿咧开大嘴,露出痴呆的笑容,仿佛不能理解这些瘦子为什么一直在拿玩具刀砸自己。他们并非没有痛觉,只是这种痛,远不及陈家军给与他们的那些非人训练。

  “噗!”

  碎颅虎儿特制短枪随意一撩,应声穿入一人的身体,他用枪挺着尸体,突然做了一个蹲伏的动作,后脚使力,身体猛然冲刺出去。

  超常的体重犹如一颗石弹,眨眼间撞入蓝翎卫密集处,短枪“噗噗噗”将几人穿在一起。

  蓝翎卫哪里见过这种怪物,也不怕门前的督军了,立即飞散着逃跑,却很快被碎颅虎儿追上。

  他们的枪身上已经穿满了尸体,大力一甩,尸体投掷出去,又砸翻了无数的人,血流遍地,无数人将死的哀嚎声响彻了泰京城外。

  但是,碎颅虎儿是不能停下的,因为他们就像陈家的狗,陈家的鹰犬一样,没有独力的思考能力,只能战至最后一刻。

  这百名的碎颅虎儿无时无刻不在奋力追杀蓝翎卫,蓝翎卫的人数很快缩减到百人。

  这些绝望的人,突然将目标转向了门前的圣陈督军身上,几乎是没有任何等待,立即飞奔过去,啊啊大叫着举刀相向,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马上的圣陈军,还算是人类。

  圣陈军队大乱,左右劈砍反水的蓝翎卫同时,又要防备碎颅虎儿的袭击,一时间焦头烂额,圣陈军队大都由原陈家军整编制改编,可是常年远征塞外的战将,此时竟然无法抵挡百名蓝翎残军的攻势。

  这些亡命之徒被砍翻在地,居然还会张嘴去咬马的蹄子,他们的脑子里,一定存在着只要杀光这些圣陈骑兵,就能推开城门进到里面去的妄想。

  圣陈骑兵被冲乱了阵型,战马一见浑身血腥的碎颅虎儿,立即惧怕得打转。两者一接触,碎颅虎儿捉住战马四肢,用力一扯,生生将马躯撕开,马的肚肠流了一地,圣陈骑兵一掉落马下,立即与碎颅虎儿战在一起。

  眼看门前督师的圣陈军队即将落败,突然,一圈黑乎乎的影子压了过来,那是无数手执三角硬弓的鼠族弓弩手,它们一只只从地下钻了出来。

  弩上的飞箭雨点一般砸在混战的两方军队身上,不分你我。

  这些飞箭本来比较短小,一枝枝无法穿破碎颅虎儿们的脂肪,但是却能杀死圣陈军。

  他们被飞箭刺中,成排成排地死在地上,尸体开始急速溃烂,变成糊状的肉体流在地上,渗入土中。

  也染上了碎颅虎儿们的脚掌,那种飞箭上的毒素可是无比要命的。

  顷刻间,这些刀枪不入的胖子身体立即出现燎泡,他们发出“呜呜”的惨叫,狂奔起来,皮肤被烧破,将大量的脂肪也溶解了,一条条挂在脸上,挂在肚子上,令人恶心欲吐。

  他们就以这幅悲惨骇人的模样,失去目标胡乱冲撞起来,也许是趋于本能,想要逃回文笛联军的阵营,令文笛联军前卫也一阵骚动。

  在中军玉辇里,御驾亲征的文笛皇帝,只是将手探出帘外摆了一摆。

  白蟒族司令官立即使两面蟒纹旗帜,摆动旗语,呼唤了大批的白蟒族毒兵。

  他们盘着蛇尾,上半身却似人穿着甲胄,口中吹箭向空中射出无数毒囊。

  “嘭!”

  炸裂声群起,空中降下瓢泼般的酸雨,淋在中毒的碎颅虎儿身上,他们肥胖的身体立即瘫软下去,被酸雨腐蚀出一个个洞,很快溶解成一些恶心的肉体组织。

  酸雨淋在地上,把刚才钻地出来的圣陈鼠族弓弩手也烧死不少,他们叽叽叫着退回土里。

  两军对垒的首日,已成无数生命的末日,他们悲惨地死在泰京城紧阖的门外。

  那站在泰京城主城楼上的统帅之人,正是原车骑左辇将军陈正文。

  他注视着城下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又看向远处敌军中央那个黄色的车辇。

  上面的帘子一阵抖动,有个身穿皇袍的人走了出来。

  “文笛老弟!现在就穿皇袍!不觉得太早了点吗?”

  陈正文对着那人影嘲笑起来,四周的圣陈将领也一个个附和着大笑。

  陈文笛死死盯着那片布满残缺死尸的战场,突然摇了摇头。

  “今日之后,还不知还有多少生命要葬送在这里,陈家的百年基业如若在你我二人手中毁去,恐怕死后我们连祖庙都不能迈进。”

  这话从文笛口中一出,无论是红巾联军,还是城楼上的圣陈军,都无法抑制地思念起了岭南故土。

  陈正文横眉冷对,一甩帅袍,城楼上立即有人挂出一排排的尸体。

  “陈文笛,你就是这样对待陈家的百年基业?陈家的将士性命的?”

  他指着那些尸体厉声喝问。

  那些尸体正是文笛偷偷派出渗透泰京城的鼠族缩皮军,但陈正文似乎早有准备,在城墙缝隙处安插了大量的捕鼠器,将这些家伙都给捕杀了。

  一排老鼠人的尸体列在城门上,令人触目惊心,中间还有两颗人类的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