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 崖海兵变

  陈家校场,被一层极为沉重的死气笼罩着,主将个个身死,而这些遗留下来无人管控的陈家军士,是万万不易被普通军队接纳的。

  他们目前都成为了臻西王朝不稳定的因素,胡公公的脸色也颇为难看,陈家三子的悲惨下场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现在对于臻西王朝而言,这些陈家军士的性命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因为帝国再也容不得毫厘的闪失。

  胡公公眉间冷漠的神色愈演愈烈,他望着那些被蓝翎卫压制住的陈家军,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于是紧紧地闭上双眼,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下一刻鲜血横飞的场面。

  毕竟,这是圣上来时的交代。如若不能为陈家军找到一位合适的统领,那么,必要灭陈家满门。先是这些陈家的小伙子,再是陈府的仆役侍女,陈家老小必须为了家主背叛帝国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高高地举起手臂,颤抖着渐渐落下。

  历史的这一片烟云就要就此尘埃落定了吗?不,还不可以。

  岭南一域的花街柳巷,一直是陈文笛经常光顾的地方。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没有经过一天军事训练的陈家五公子,根本不具备陈家的武将神力,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他也不为过。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陈文笛总能引得那些花枝招展的官坊女子倾心于他,无外乎就是依凭两件本事。

  一件是他余音绕梁的高超笛技,其人生来所携的铁笛晶蓝剔透,堪为天外陨铁所制,寻常人更是连见都没有机会见到。

  他的另一件绝活,便是可以不眠不休地举杯豪饮了。天南海北,无论是多少自称“酒神”“酒圣”的三教九流,都曾慕名前来与之对饮,为的就是将这位酒场天才喝趴桌下,但是,不可能。

  因为,自文笛第一次饮酒,他就发现了自身具备两个天生的特点。

  其一,是他对于酒香的品定极端麻木,无论是外人如何奉为甘露的酒水,在他的口中都如同白水一般无味。舌头,鼻腔都无法感知酒精的刺激性,只这一点,如果单纯为了竞技去喝酒,寻常人便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其二,便是耐醉,说是耐醉并不准确。酒水一进陈文笛的腹中,并不直接流进胃囊,透进肾脏,而总是会被胸中突然发热的一点所截获。

  故每次烈酒一过肚,晕眩的热气刚窜到脑门,酒精便会被那个发热的点,蒸发得干干净净。

  简直是不动声色便把人骗得团团转的逆天神技。

  但是,从晕眩上头到酒精挥发,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这个时间,可是相当长的,酒量好又耐醉的人,是有机会在这个时间段里与文笛决出胜负的。

  所以,陈文笛在饮酒界也并非完胜。

  然而,仅仅依靠这两点,文笛的名号,便在岭南一域的酒鬼之间广为传颂。他也依靠与全臻西知名的拼酒狂徒竞赛,将自身那种隐约的散酒神通练到了一截香头的时间。

  没有人会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执迷这样的邪道。

  而文笛知道,天下没有所谓邪道,只要将邪道引至所需的历史关头。

  时间的齿轮,便会松动。

  人的命运,便会改写!

  胸口的热点已经无法感知,毒酒全部驱除的同时,这天生的极盛阳火也随之消失。

  这,就是逆转命运的乐趣。

  陈文笛豁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对哀愁的美丽泪目。咚儿似乎受到了很大惊吓,捂住嘴巴,脸上全然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又有些娇娇的颜色蔓延到耳畔。

  毕竟,她刚刚还说过很多女孩子不该说的羞耻之话,这丫头也真是有趣。

  因为一截香头的时间很短,那天上惨然的夕阳,与空气里弥漫的浓重血腥焦糊味令他瞬间清醒。

  他深知陈正书与陈正礼兄弟二人的神力如何,如若与之硬碰,自己定然是先死的一个,是真正的死得难看,死不足惜。

  文笛的一生,喝过无数的酒,美酒、辣酒、甜酒、药酒。这世间无数的好饮之徒,总能找到那种一饮解千愁,近似于毒药的东西。

  他开始喝得非常辛苦,也经常落败,但是,他只与能够获得那些罕见烈酒的人竞赛。

  为的就是不断挑战毒性,磨练胸中那个热点的能量。

  他的父亲说过,他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哪一颗他不知道。

  $酷{t匠网首发

  不是文曲星,不是武曲星,定然是一颗不住发光发热的星星!

  如今,他略显单薄的身影终于傲然地站立了起来,在已经步入绝境的陈家军士面前,振臂站了起来。

  白色发带在渐渐烈起的风中凶猛飘扬,他雪白的脸色逐渐恢复往常,变得温润如玉,嘴角咧开阴翳的笑容。

  他扶起身边的咚儿公主,一脚踢开看台下碎裂的尸块。

  向嘴巴张得老大的胡公公伸出手去。

  “陈家军,‘龙回首体术第二式,反手别握’!”

  陈文笛那一向安静清澈的眼眸,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口中冷冷地喝出叱令。

  那些跪在地上的陈家军,先是一阵恍惚,接着,他们身体中常年的训练本能在文笛的叱令下一呼而出。

  “哗啦啦!~”

  几乎是一瞬之间,陈家军军士通通将颈后落下的屠刀夺走,以迅雷之势反客为主,将不知所以的蓝翎卫通通砍倒在地,刀法之准,皆是一刀毙命。

  “你!你!要造反!”

  胡公公袖风振起,一根发钗却突然扎进了他的喉咙,鲜血飚射出来,他的眼珠变得灰白,尸体被身后站立的卢公公踹下了台。

  鲜血也溅到了文笛绣花的前襟上,他皱眉抹了一把,走上看台。

  卢公公突然由身后抓出一个木盒,露出其中的事物,躬身向文笛贡献出来。

  “陈家军!本车骑左辇将军令,今日就地整备,两刻钟后臂缠红巾,陈家校场点兵奔赴漠北,与父帅会师崖海!”

  文笛手掌一挥,一言一行堪称名将风采。

  咚儿公主,与那些砍翻了蓝翎卫的陈家军,都呆呆地看着这位极度陌生的陈家五公子,响应声只用了两息便一同响起。

  “遵将军令!”

  陈家军一向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百战猛士。

  陈家陆军体术招招制敌,迅如猛虎,且为主将马首是瞻,这让文笛很是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