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章 萁豆相煎

  臻西帝国,岭南一域的王者,陈家在一朝之间变故丛生。家主岭南上将军陈烽斌与长子陈正文,举百万叛军向帝国腹地咄咄威逼,更加叛军与鼠族方士、白蟒族等妖邪部落串通一气,以为执政根基稳固的臻西皇帝,感到了空前的威胁。

  此时,陈家一位忠良贤臣车骑左辇将军陈正武,已经在反抗叛乱的战斗中为国捐躯,他的头颅亦是回到了他曾经熟悉无比的陈家校场之上。

  而在这风声鹤唳的氛围中,有两位一奶同胞,正手执着寒光凛凛的兵器,环伺着对峙起来。

  都说乱世出豪杰,乱世,亦会滋生悲壮的惨剧。

  陈文笛的尸体仍然孤零零地躺在校场之上,那些蓝翎卫畏惧他所饮毒药的毒性,没有立即上前收尸。

  蓝袍的胡公公,眼中的悲伤神色一闪而逝。

  他转脸看向台下正磨刀霍霍的兄弟两人,陈正书与陈正礼毕竟还是多年的兄弟,一时对抗起来都不愿先下手。

  胡公公眼中的神色渐渐不耐烦起来,他勃然大怒道:“你二人速速决个生死!陈家子弟如果都有正武、文笛这两位杰出青年的胆魄,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

  “不!”

  一袭粉裙的咚儿公主,挣脱了看守的蓝翎卫,闯入场中。她一眼便望见严肃无比的掌印大太监胡公公脚下,正躺着一具白得吓人的死尸。

  风沙稀稀落落地吹起,将他的发带吹拂到脸上,给了他一丝死后的尊严。

  四周的陈家军被蓝翎卫狠狠压着脖子,跪在地上,愤怒地注视着台上的胡公公,而对陈文笛的死,已经渐渐淡忘。

  他的一生短暂而没有存在感,尤其是在这些血勇的陈家男儿心中,只是一介擅长音律的孱弱公子哥。

  对方才他自饮毒酒身亡的举动,一些人自然钦佩不已,一些人定然是不屑一顾。

  “文笛哥哥!你不要死!咚儿不想让你死,咚儿还想听你的笛音。”

  咚儿死也没有想到,此次的宣诏竟然会是对陈家满门的死亡宣告,以往被各种帝国封赏照耀的臻西陈氏家族,也会有穷途末路的一天。

  方才还听着这人的笛声,辅以手鼓,而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他若死了,那可绕梁三日的悠扬笛音,也会一同消失不见了吗?

  人,为什么会有无尽的欲望?人,为什么不知满足?

  咚儿面无表情,泪滴无声地砸落在文笛惨白的脸上。她将文笛的头拥入怀中,倾尽所有未曾传达给他的感情,仿佛这位文笛哥哥还在人世一般,凑在他的耳边说着各种各样令人害羞的话。

  “来人,快些将咚儿公主搀扶下去!”

  胡公公嘴角耸动,生怕这位皇帝陛下的爱女做出什么傻事,立即吩咐下去。

  谁料几位壮硕的蓝翎卫刚刚走近,那咚儿丫头立即野猫炸毛一般地狂吼起来,声称如若谁敢碰她,必然要杀掉谁的头。蓝翎卫被这恫吓弄得不知所措,只得将她围绕起来,任她哭泣。

  “公主殿下,圣上有令,今日陈家嫡子胜出的一位出任车骑左辇将军,即指婚殿下与之缔结连理,一同奔赴漠北征讨匪患。只因帝国已到了紧要关头,皇室宗族皆有守土保疆的职责,还望公主殿下顾全大局。”

  h酷H?匠网3正0u版$b首发m?

  胡公公轻轻说道,咚儿的心却像死了一般,对这指婚之类的事情再也无力诉求,只是不住地抚摸着文笛的脸,心无旁骛。

  “胡公公!此言当真?”

  台下正持着宝剑的陈正礼却听在了心里,大声问道。

  陈正书也是一惊,凛眉注视着胞弟的动作,想要从中发现破绽,好使手中的陈家枪一击毙命,杀意几乎是在一息之间,由这两人身上澎湃发出。

  “刷!”

  胡公公没有回答陈正礼的话,正书手中的银枪却抢先破风而出,铿锵有力地告诉弟弟一个道理,先下手为强。

  枪尖闪露耀眼的寒光,正礼分神之际差点中了亲哥哥的杀招,一把握住枪尖,鲜血顺着枪尖汩汩流出,眼中杀意冰冷无比,这是一个忘却亲情的好机会。

  他涨起臂膀的肌肉,使劲一扯,陈家枪被生生拖了过来。

  这神力好生了得,死死握住枪身的正书,被半举到空中,他这一击落空,立即沦为标靶,上天无路,下地有弟弟锋利的剑刃。

  “偷袭可不是我们陈家的传统!”

  正礼冷冷一笑,大力将枪尖插入地下,飞踹枪身,弹起的同时剑刃横斩而去。

  “找死!”

  正书单臂支撑身体停在半空,五指间夹有隐秘弹丸,一恍之间掷向正礼。

  这阴招显然没有命中,却让正礼在空中急停刀刃,身体坠落之际倒抓枪身,伺机使用连环踢腿。

  但是,那立在顶端的正书,脸上却露出了难以言喻的恐怖微笑。

  伸手一扫,一种幽蓝色的磷火顺着枪身上雕刻的龙纹,瞬间迸发出蓝色的炽烈火苗,与不明就里的正礼手掌接触。火苗眨眼蹿上他的身体,他变成一颗蓝色的火球滚落到了地上。

  这陈家枪龙纹中所藏磷火药剂实乃特制,燃体即焚,实为冷焰,水也无法浇灭,乃陈家军克敌制胜的看家法宝。

  这实战用枪,本不应该在练兵场的武器架上出现。陈家弟子自幼修习陈家枪,怎会连这一点常识都不知道?

  然而,事实已经铁定。被蓝翎卫镇压住的陈家军军士们,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眼看着那已经变成一团火球的四少爷,痛苦地在地上滚来滚去,他们都一个个骇得目瞪口呆,无奈!真是无奈。

  这世间最令人懊恼之事便是手足相残,萁豆相煎。

  正礼不发一语地滚动着,试图用最后的力气使火焰熄灭,其坚韧的意志力令人折服。正书则满面冷酷地慢慢靠近,抽出短刀甩了几甩,他还侧脸看了一眼被毒死的陈文笛,嘴角露出嘲弄的笑。

  任凭咚儿公主再如何为了心上人哭得撕心裂肺,过了今日她也必须成为车骑左辇将军的妻子,因为皇帝只有陈家军这一颗可堪重任的棋子。

  咚儿公主,美丽容颜会为谁而笑?

  陈家三子,顷刻间,便只剩下了一个。

  “弟弟,念在我们兄弟多年的份上,给你个痛快吧。”

  陈正书举刀便刺,谁料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火球突然飞扑起来。

  火焰中的人豁然站立,折过正书的手腕,将短刀反刺。

  正书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乍起的人影,短刀已经没入了自己的胸口,生命迅速流逝,他的尸体瘫软在地,像一条卑微的狗。

  “我陈正礼这辈子最恨喜欢耍诈的人!”

  火球中发出惊天的吼叫,拥有天神之力的陈家四公子,身体上的火焰逐渐熄灭,原来磷火直到燃尽,也没有把他烧死。

  他已经变成了怪物一般的人,浑身的皮肤完全融化,露出半熟的肌肉,一步步迈向看台上眉头紧皱的胡公公。

  “哈哈哈!将军!我要做将军了!”

  陈正礼走一步,碳化的脚掌便折断一只。

  他歪倒在地,再走一步,一脚再折,匍匐在地上。

  手指刚刚碰到看台的边缘,便无力地垂了下去,碎成了丑陋的尸块。

  陈家校场,秋风微荡,像在吹奏一首无言的哀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