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章 不详圣旨

  文笛忧心忡忡,火速赶往宣诏的陈府校场,与两位争执不休的兄长跪在一起,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他二人都争得面红耳赤,挥舞拳头,因为谁来接旨的事情吵闹起来,看样子准备大闹校场,分个武功高下。

  文笛冷眼旁观,这两位兄长他最看不上,是为同父异母的两兄弟,背地里反倒整日勾心斗角。正书正礼,陈将军本意对这二人抱以“知书达礼”的愿望,谁料陈家嫡子各个都是继承了武将的血统,脑子里全然是武力独尊的概念。

  文笛面露冷笑,向端坐的宣旨太监叩首,道:“公公,文笛来迟!还请恕罪!”

  说罢连续磕头,蓝袍太监见这人姗姗来迟,正欲发怒,却也觉得此人文质彬彬,比下面两位不讲长幼尊卑的家伙懂礼数得多。他一旁的卢公公也上前耳语一番,令蓝袍太监眼中光彩一亮,看文笛的表情也变得有趣许多。

  “陈文笛,你好大的胆子!宣读圣旨还敢迟到,陈家早晚要因为你这样的邋遢货遭殃。”

  陈正礼和三哥争执不下,转脸将气撒在文笛的身上,文笛却只是冲着蓝袍太监死死跪着,眼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

  “你才好大的胆子!本宫一来,你俩便吵闹不休,让人好生烦恼,两位公子,可否将圣旨的内容好好品读一番?车骑左辇将军,为什么要晋升你们陈家三子一人为车骑左辇将军?”

  蓝袍太监冷眉倒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杀伐果断起来,令下方三人产生一阵惧意。

  车骑左辇将军?那不是大哥二哥的官名吗?前阵子只听说大哥陈正文率了大军追击白蟒军,孤军深入,中埋伏而损失惨重,从此,便没有了最新的消息。

  大哥是文笛自年幼起便极为崇拜之人,亦是与他感情最深的兄弟。在文笛的影响下,那位大哥也变成了热爱音律之人,即便是远征在外,也不忘时不时发一封家书给文笛,与他探讨羌笛的妙用。

  车骑左辇将军通常在岭南军中只设两位,如若不是发生了极大的变故,是不会贸然再次提升一位的,难道大哥遭遇了不幸?

  文笛心中大惊,悲痛的神色爬上脸庞,令蓝袍太监的表情增添了几分的怜悯。

  蓝袍太监挥了挥手,立即有蓝翎卫上前,在三人面前摆放了一只盒子。

  一打开,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里面是一颗高度腐烂的人头。

  只是透过那些遍布的伤疤,与极度恐惧的表情,仍然能让人感受到死者生命最后一刻的不甘与恐慌。

  “二哥!”

  “不!”

  正书与正礼被吓得呆滞,痛哭失声起来,这居然是他们二哥陈正武的首级。一同生活多年的兄弟,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再见,怎能不令人痛心?只是武将在外,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这种结局只不过是早晚罢了。

  文笛眼睁睁地看着盒子中,二哥的头颅遭受到了难以形容的虐待,恐怕最后的死亡也是极其残酷的。

  “这到底是谁干的?”

  正书抹了一把眼泪,声音愤恨道。

  在他悲愤交加的同时,蓝袍太监已经差人又递上了几样东西。三名蓝翎卫手捧托盘,其中各是一只酒盅,与三人离得甚远,便也能闻到挥发而来的酸涩味道。

  文笛眉眼一冷,这可是要人命的东西,恐怕是御赐的毒酒无异了。只是,一时间,人心无法看清,看台上卢公公欲言又止的无奈表情,他心里没有恐惧。

  咚儿现在去了哪里?为什么明天要去漠北我却今天就要死在这里?简直是可笑。

  “好,既然是三人到齐了,本宫便要传圣上的口谕了。”

  蓝袍太监脸上肌肉一松,随意将茶碗丢在地上,发出令人心颤的碎响。

  ◎^更新。最}快上酷匠QF网m

  “陈烽斌、陈正文,父子贼人私通白蟒匪军,业已流窜至漠北崖海,与鼠族邪教沆瀣一气,举百万叛军,已篡取我臻西帝国十郡二十县!漠北乃王朝腹地,需急派兵剿灭叛军。

  寡人念在陈家军历代为帝国栋梁,陈烽斌、陈正文实乃异数,免去陈家满门的死罪,只留嫡子一人,即日起统领陈家军开往漠北。”

  “什么?!这不可能!只留嫡子一人?那不是三个人只能活一个?”

  “这怎么可能!圣上怎么可能会下这样的命令?!一定有贼人在暗自操作!”

  正书与正礼一时忘了礼节,站起身来,与蓝袍太监对峙起来。

  “放肆!”

  蓝袍太监震袖一挥,巨大力量破空而出,将两兄弟震得吐出血来。蓝翎卫纷纷抽出利刃,将这二人制住,冰凉的刀刃,将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家公子们吓得一片死寂。

  “大胆匪类!陛下念你们尚且年幼,通敌叛国本是要抄藉满门的!为你们三个留一条生路还不知足?!否则,这三杯毒酒都要饮下,一个不留!”

  蓝翎卫在蓝袍太监的大声斥吼下,都鱼贯而入,竟然来了近千人,迅速将校场中所有陈家军一并制住。谁若不知轻重再次发出怨言,这些铁面无私的蓝翎军定然要大开杀戒。

  “天呐!这到底是怎么了!”

  陈正书突然仰头怒吼起来。

  陈正礼却左右审视了片刻,抹了把嘴上的血迹,露出阴狠的表情。

  “既然是这样,多说无益,三哥还有陈文笛,我们各选一样趁手兵器,早早了却了这桩事情。活下来的人,还要尽力为圣上效力!”

  陈正礼缓缓起身,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走向兵器架,脸上的表情却是诡异十足。因为此人为陈家嫡子中神力最强之人,故有无比的信心战胜他的两位兄弟。

  一直沉默无言的陈文笛,却兀自走向那三位托盘的蓝翎卫,伸手拿起一只酒盅,向校场四面拜谢,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这种不做任何努力而自动寻死的人,才是最无耻的。

  陈正书呸了一口,也去寻找自己的武器,却听见一向只会吹笛的小弟文笛,口中所言令人心生震撼。

  “弟不忍心与两位哥哥手足相残,今生弟有虞疾,无法与众位军中兄弟把酒言欢,寄望来生我们还做兄弟。三哥四哥,再会!”

  他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一口饮尽杯中毒酒。

  脸上带着安逸的笑容,倒地绝息而亡。

  “这!.....”

  蓝袍太监手指点着地上的尸体,脑门惊出冷汗,这等大顺大孝之人,简直是人中龙凤!可惜可叹!

  “胡大人,这个属火的小子一死,咚儿公主可真的要伤心欲绝了。唉。”

  一旁站立的卢公公向蓝袍太监拱了拱手,无奈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