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 如若初生

  陈夫人危在旦夕,不能再犹豫了。

  这一种念头在易凌的心中自然升起,促使他将手缓缓触及大型微观杂虫头部的水晶球。

  那婴儿的坚定眼神,令人如此心灵震撼,仿佛是透过镜子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位轻轻喘息的陈夫人,带着天地间所有母亲们共有的温柔善良,正虚弱无比地等待着天神的裁决,这可不公平。

  在不知时间,不知时空的古代世界里,这一家陈性大户喜与悲从天而降,令人猝不及防。

  朝廷戍边重臣陈大人的夫人,在身染阴毒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诞下了一位公子,其大义凛然之心,天地昭之。

  她就要痛苦地死在丈夫的眼前,死在初生孩子的身边了吗?

  这处冰冷厢房的温度,随着陈夫人身体的逐渐降温,而变得越发阴寒,悲伤痛苦的情绪蔓延了整座陈府。

  连外面的那些下人,都在屏息凝望天象,似乎是在等待陈夫人最后的喘息,又像是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然而,天象没有发生异状,所有人却都感受到了一种腊月中极其罕有的温热。

  自那间厢房中而来,墙壁上的薄冰渐渐融化,陈府的仆役侍女也都破涕为笑,虽然不明就里,但是,温度的上升,有助于阴毒之症的压制。

  陈府的老管家,一位头戴蓝丞帽的白须老者,面色惊异,疾步迈向陈夫人的厢房,轻轻叩了几下门上的兽环,轻声问道:“老爷?里面发生了什么异状?连后花园的水池都冒出了热气。

  )v酷匠网√唯$一d正&版_G,,其、:他X都z是K7盗du版¤

  难道难道,我们府上早建在一处温泉泉眼之上了吗?这简直是天地造化啊!老爷!快将夫人扶出来,在温泉之中沐浴,能够迅速缓解夫人的阴毒之症啊!”

  几位接产大夫本以为此事无解,没料到还有温泉这种天地奇物,他们的眉间都一起显现出喜悦与担忧的情绪,向老管家谏言道:“孟老,温泉之中富含硫磺一物,皇帝陛下正全天下寻找温泉泉眼炼丹,寻获之地都划为了皇家所有。如果我们此番没有先向礼部呈禀事态,未来大人是要吃大罪的!”

  孟老管家听闻这话,一拍额头,心念险些酿成大祸,立即叫来下人准备笔墨,却被厢房内一种满是惊喜恐惧交加的语气打断。

  “快快!都进来!麟儿,麟儿他!”

  “哗哗哗!”

  众人一听陈大人的招呼,都一齐推门进去,立即觉得一阵炙热扑面而来,并不是难以忍受的热,而是源于生命的延续,源于生命的勃发。

  只见在襁褓之中的小公子,不知何时竟然独力坐了起来。小小的身体体毛尚且无几,正静静地垂目凝思,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只小手向陈夫人的身体不住灌注缕缕金光,另一只小手臂挽住一根冰蓝色的笛子。那笛子看起来不似凡间器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初生小子的手中。

  易凌紧闭双眸,幻云地带中由云雾组成几个大字,“追体验。”

  虽然不明白这追体验是怎么回事,但是,此次却是和之前不同,这小婴儿的身体与他的意念正合二为一。

  在这个小婴儿的体内,他感觉自己的意识非常不确定,正有一种久远的记忆在渐渐回归,本身的一切经历又在幻化为泡影。

  并不是完全忘记,但是一些在多幕天中的经历,已变成一种天然的传说念头,镌刻在幻云地带的深处。

  那些修道的经历,被大型微观杂虫上了一道枷锁,他越发想要回忆起糜粹光气该如何喷发,就越是渐渐抓不住那种心法的要领。

  已经能够熟练运用的糜粹光气正从身上渐渐消退,而眼前这张无限慈爱的脸庞令他心中充满了无数的希望。

  陈夫人的脸庞正在大幅回复血色,只因易凌已经探究到,陈夫人体内的阴毒冰卵正在逐步融化挥发!

  如果糜粹光气能够顺利灌注,不消片刻,便能将她体内所有的冰卵全部排除!

  可惜!意识越来越模糊,恐怕做不到了。

  易凌的有限意识被渐渐封存,脑中集起全力念出一段魔咒,手臂间一道幽兰光芒缓缓凝聚,一根长笛被他抱在胖乎乎的婴儿小手之中。

  他呼唤出星锐魔笛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已经无法感知到糜粹光气的所在。而星璇魔帝教给他的心法,却可以不受时间空间的束缚,他做了最后一次尝试,顺利将星锐具现。

  但是,也仅此而已,伴随着金光的完全消退。

  婴儿坐在襁褓之中大声哭喊起来,似乎是从茫然无知的躯壳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类。

  他抱着那根蓝色笛子死死不松手。

  他在哭,眼前的人们在大笑,他的父亲与孟老管家相拥着大哭起来,这一刻,所有的稳重与权势都不复存在。

  他的母亲,陈夫人满面红光,渐渐睁开眼睛,有些吃惊地盯着自己活力十足的儿子,眼泪簌簌地掉着。鬼门关前走一遭,心中惊慌不已,她将柔软的唇深深地印在了婴儿的脸上。

  陈府上下,张灯结彩,准备庆祝陈夫人的劫后重生,还有陈大人的喜得贵子。

  而那个壮硕身影的男人,却仍然单膝跪在爱妻与儿子的眼前。

  他伸手拽了拽儿子环抱的那根笛子,却发现这婴儿根本不愿意松手。他一拽,儿子就使劲哭,惹得他与夫人两人大笑起来。

  “咳咳,夫君,不要再逗麟儿了,哭哑了嗓子妾身可不依你。”

  陈夫人娇目微眦,她看着那根儿子生来所带的笛子,渐渐出神。

  “夫人,看来你的阴毒之症还未痊愈呀!”

  陈大人听闻夫人还在咳嗽,眉间露出一抹凝重的颜色。

  “夫君,妾身已经很知足了。妾身此番能够活命,完全仰仗了咱们的儿子。他生来就握住的这根笛子,看来也不是府中之物,一定是天上的星宿托生到了咱们儿子的身上。”

  陈夫人目中充满了对儿子的爱怜。

  “不错,麟儿......”

  “不,夫君,妾身想要为咱们的儿子换个名字,总觉得麟字与我犯冲,就改叫‘陈文笛’,如何?”

  “文笛,文笛,好,就依夫人,陈文笛,这名字好!”

  男人喜上眉梢,将婴儿高高地举了起来,不错,就叫文笛吧,反正这个小家伙无论干什么都不会抛弃这根来历蹊跷的笛子。

  当日,大臻西皇朝岭南上将军陈烽斌,宴请朝中文武权臣,连皇帝宠爱之人宣琳娘娘也大驾光临。彰示朝廷对陈烽斌将军戍守边关二十余年,功勋卓著的肯定与嘉奖。

  在来宾的喜帖之上,书写着龙飞凤舞的挥毫大字。

  念,幼子陈文笛,拜圣上洪福,与天怜见,实乃烽斌、卓雅之大幸福。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