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 往世别离

  易凌迟疑地看了看自己被黑色粉尘粘上的那只手,而眼前的微观杂虫并没有将他视为食物。它头顶的水晶球中,演绎着无上豪华的宫阙画面,似乎是在诱惑易凌进入一探究竟。

  一扇扇朱红色的宫闱门庭,像被人叩响时光的钟点,随着画面的延伸逐渐打开。

  其中有教化孩童的私塾礼堂,有不下千栋的厢房,花园清静,小桥流水。颔首不发一语的仆役们,左右忙碌穿梭,似乎是为一件重要的事情而高度紧张。

  “呀~呀~!”

  在众人正围着其中一间厢房端送器皿的时候,这厢房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

  其声音之嘹亮,使长亭走廊间的仆役下人都停下脚步,回首一望,脸上露出的神色皆无比动容,不少都掩面哭泣起来。

  “夫人!夫人终于生了!只是,只是。”

  “还傻着做什么?你们这些无能的庸医,如果夫人出现什么意外,你们都要拿命赔!”

  厢房外一个壮硕的人影,粗鲁地推开垂首颤抖的接产大夫们,大踏步迈入厢房。

  殷红锦缎铺垫的产床之上,一位虚弱的女性正嘴唇泛紫,眼神游散地微微喘气。

  她一只手轻轻拍着襁褓中初生的孩子,一只手朝门口的壮硕人影摆了摆,示意他不要难为这些大夫。

  “陈大人!你不要冲动,夫人的阴虚病症正在极端,你如此以男子阳刚之气冲击,难免会引发夫人阴毒外泄。此时,唯有炼制纯阳驱寒丹药的方士,才可施以疗法,然而,即便如此也为时晚矣。

  夫人体内滋生的阴毒纯粹猛烈,恕老夫直言,这世间恐不存在绝对有效的疗法!”

  为首的大夫正色严肃说道,他并不惧怕这眼前陈大人的威胁。

  “你!去!给我找方士来!”

  陈大人狠狠踹出几脚,将凑在前面的下人都蹬了出去,其急怒攻心的模样令周围的人一阵胆寒。

  他们从未见过一向宽宏待人的陈大人,会做出这样粗鲁霸道的行为。

  他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雄狮,凌乱飘散的头发已经好久没有洗过。这些天来,他畏惧自己所谓的阳气冲击,一直立在夫人的厢房外不眠不休。

  “咳咳!”

  床上的女人突然猛烈咳嗽起来,吐出许多染血的冰卵。一股股寒凉之气令厢房的内壁都结起了薄冰,此等厉害的阴毒病症,的确绝世罕见。

  为首的大夫,伸手拽住想要上前探望的陈大人,向他摇了摇头。这个壮硕的男人,仪表堂堂,两行清泪顺着凶猛饱满的脸颊流了下来,他不住地叹息起来,双拳紧握但是无能为力。

  #酷p{匠3网+Y首发q

  “陈大人还身负戍边重任,一切请多多保重。”

  几位接产的大夫见回天乏力,于是退出将门扉关闭,留下陈大人与夫人独处。

  他们夫妻二人遥遥相对,只是这几步的距离,却无论如何不能走上前去。

  “大,大人,方士,不要.....”

  产床上的陈夫人气若游丝,听到方才接产大夫提出寻找方士的建议,虚弱地向丈夫努力发出拒绝的声音。

  “静儿!我知道,我知道!但,但方士是最后的办法了!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相信问道炼丹的邪门外道!但连皇帝陛下都是修习道术的忠实拥趸,我也想尽力尝试一下,麟儿不能生下来就失去母亲!”

  陈大人无力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住地向爱妻叩首,也只有这样,能够减轻他些许的痛苦。

  “夫君乃是,乃是国之栋梁,妾身只愿您,莫忘,初衷。”

  那襁褓中的初生婴儿,自第一声啼哭之后,便再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尽管在这被阴毒侵袭的厢房之中,温度极低,这个小婴儿仍然一脸的无辜表情,两只明亮的眼睛忽闪发光,灵动地左右观望。

  他一会儿看看远处正独自抽泣的父亲,一会儿又抬头看看面容慈爱娇美的母亲,她正努力挤出微笑,吐出一些微弱声音。

  “麟,麟儿,我的乖麟儿。”

  听到这个名字,襁褓中的婴儿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睛却没有望向唤他名字的母亲,而是朝着一个方向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易凌看着那微观杂虫的头部,婴儿的双眼,似乎能够穿透这画面的阻隔,直击他的心脏。

  这时间,静止不动,细微的水流声悄悄钻入易凌的耳朵。

  易凌知道,这一幕悲情的别离场面,必然是他的命中注定,是和他之前踏足的两个异位面世界截然不同。

  他,曾经是属于这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