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e节o¤上a{酷匠网

  被称为“霞姐”的刻薄女人,看了一眼四下狐疑的众人,清了清喉咙,用一张金丝手帕擦着溅到胸口的茶叶,皱着眉慢条斯理道:“诸位老板都是业界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突然被这毛头小子的诈术轻易骗得坐立不安起来?难道,还真是有内鬼不成?”

  听她这一言,众人纷纷理清头绪,慌乱的场面迅速平静下来,人人正襟危坐,注视着面板前仿佛换了一个人的青年林浩。

  经过霞姐的点拨,这帮人已经看透了林浩此人已到穷途末路,企图使出离间之计拆散他们此次的逼宫计划。

  人人的眼中都夹杂着几丝的轻蔑。不错,林浩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无论是作为圣徒投资的继承人,还是作为一个在利益倾轧的战场上生存的新人。

  不过,面板前被霞姐反将一军的林浩,眼中的奕奕神采并未泯灭,他从台上缓缓踱步下来,手掌轻抚着金色领结胖子的肩膀。

  胖子一直八风不动的表情,被林浩这个突然的举动惊得一颤,手中的茶碗都险些端不稳了,满脸的横肉顿时挤在一起,两点凶光从目中迸射出来。

  那是一种尊严受到挑衅的仇恨,可惜林浩此时尚有黑浮屠在身,不然以他残暴冷酷的性格,早就把这小子的头给掰下来了。

  林浩却低头凝视着这滚圆胖子的后背,左右扭了扭头部,像是在端详一只待宰的死肥猪。

  “金老板,你发什么抖呢?”

  林浩阴蛰蛰道。

  森冷的语气犹如腊月飞雪,将这会桌上的气氛瞬间凝冰。

  “哼哼,林浩主席不要再继续哗众取宠了,这已经无法为你的失败争取到什么时间了。看看你身后的大赤字吧,即便不讨论此次的预测失败,在你的领导下,下半年我们这些股东都已经亏了近千亿。

  事实证明,你的能耐,丢了你们林家的人。”

  对面的瘦脸莫老板,目中冷冽寒光抖动,其人阴险至极。

  被林浩按住肩膀的金老板,受到鼓舞一般,双手拍桌吼道:“你他娘的林浩,老子要不是看在你那臭老爸的面子上,早他娘的将你砸成肉酱喂狗了!快把黑浮屠!......”

  他抓住林浩的手,但突然发觉这个瘦弱青年,不知何时居然有了这样大的力气,他被按在椅子上完全不能动弹。

  “咦!你他娘的!想干什么!来人把他给我崩了!”

  金老板此言一出,会议室大门纷纷洞开,一个个警卫打扮的枪手,都将武器对准了林浩。他们的手枪枪管加装了消声器,看来早就对这种情况做了准备。

  “咦?!这,是什么东西?”

  在林浩的眼中,那些枪手手中的武器反倒诱发了他的兴趣。

  “哼哼,林浩主席不会是被吓得尿了裤子了吧?你识相点最好主动交出黑浮屠,不然成了枪下之鬼可就浪费了大好年华啊。

  年轻人,生在林家这样的家族中,可谓是你的原罪,不如放下重担,当一个普通人也好。”

  霞姐轻轻拨动茶碗,语气倒有几分的惋惜。

  “你这个傻逼女人,放的什么臭屁?我是说,他们手里的武器,是不是一种人类历史上曾经用过的枪械,以火药催发出一种铅头弹丸?”

  林浩突然说出莫名其妙的言语,令众人大感不解。霞姐好端端的一番劝说却遭到林浩这一番臭骂,心中怒到极点,她的一生,还未有人敢和她这样说话。

  “开!.....”

  “开!......”

  金老板与霞姐几乎是同时忍无可忍,向枪手发出了命令,但是都只说出一个字,便再也无法言语。

  因为,有两只签字笔从他们的胸口自行拔起,突然在空中一个弹射,无声没入他们张大的嘴巴,从后颈穿出,从脸颊穿出。

  霞姐后颈的血流飚出三丈高,射到天花板上,染了个通红,一滴两滴,滴下浓重的血腥。她整个人直到喷出最后一滴鲜血,方才瞪着双眼,头发凌乱地趴毙在会议桌上,眼球通红,溢出泪水和着血痕。

  而一根签字笔却横在金老板胖乎乎的脸肉里,使他上下牙齿不能咬合,剧烈的疼痛将他逼得大汗淋漓。眼中更是红彤彤的会议室,一阵头晕目眩,目光又落在惨死的霞姐脸上,发现她正瞪着自己,更是紧张地在椅子上痉挛起来。

  那莫老板刚才的阴险狡诈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和整个会议室的人一样,都被这两位老板离奇恐怖的惨状惊呆了。

  “诸位,我刚才的问话一直没有人回答。这两个蠢货一直在打断我,才有这样的下场,可不赖我。”

  林浩突然皱了皱眉头,闻到浓重的骚臭之气散发出来,再一观望,发现那些持枪的警卫下体都被染湿,估计是被眼前霞姐的死状吓得尿崩了。

  他一挥手,坐在会议桌前的董事们都发现了异常,原来是每人胸口的签字笔都自行拔了出来,在空中列队打起了转。

  “嗖嗖!”

  一支支飞向那些警卫,笔头穿入手枪的消声器中,戳入枪膛,将其中待发的子弹颗颗砸出枪身。

  那些未曾击发的子弹,雕刻着美丽花纹的引信,反向撞入警卫的肉身,他们一个个倒飞出去,整个前胸烂掉,将走廊的墙壁都撞击得龟裂。

  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慢慢从墙上滑落。

  这仿佛修罗屠场的惨烈画面,超越了人类的承受极限。这个会议室此时已经成为死地,每个人,都发疯般地狂叫起来,但就是被一股无形力量压住,无法离开原地。

  每个人,已没有闲心考虑如何将年轻的林浩逼下王座,只是想要在他的手下祈求生存。

  他就是一位王,一个可以决定别人生死的王。

  “林,浩,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狠毒!”

  林浩正得意洋洋地看着眼前被吓傻的老板们,这些狐假虎威的狗东西,得想个办法好好整治整治他们。

  突然,冰冷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那个声音,是易凌占据的这个躯体,林浩,他最爱的那个女人的。

  “哈哈!干得好啊!苏绵,亏我们将你安插在这个小子身边好多年,快动手杀了他!这个小子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会这种特异功能!”

  莫老板突然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他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发了狂。

  林浩脑后的枪口突然抖动了一下。

  他知道,身后那个绝不会背叛他的女人,开枪了。

  林浩胸口的黑浮屠缓缓浮了起来,那锃亮的塔身装饰,仿佛是面映射人心的镜子,黑色铡刀一般扫射出去,将莫老板的人头切飞,撞破茶色的落地玻璃,飞了出去。

  莫老板的尸体就像是喷泉,歪倒在地也不住喷着血柱。

  桌子旁幸存的董事们已经完全痴呆,无力地动着喉头,不能再发出丝毫的声音。

  黑浮屠旋转回林浩的眼前,那上面映出他火芒燃烧的双目,与身后渐渐燎起水泡的美人脸庞。

  她的声道已被一股灼热烧毁,手中的银色袖珍手枪融化成一团液体,滴到她的胸前,将乳房烧出两个窟窿。

  她慢慢地瘫软下去,变成一滩冒着热气的肉汁。

  林浩,不,应该说是易凌,缓缓地握住翻飞的黑浮屠。

  他微微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金老板,这死肥猪已经在座上偷偷拉出一泡稀屎,正臭不可闻。

  “诸位老板,说,谁是先期做空二类硬通货的傻逼?是不是你?金老板。”

  林浩伸指一弹,这胖子的后背立即凹陷进去。他的脊柱受损,像抽风一样不停地点起了头,口中似乎骂骂咧咧,但还是无法控制地点起了头。

  林浩感到很满意,抬脚趟过地上那滩微热的肉汁,回到大赤字前,整理了一下他引以为傲的长发。

  “不错,这里有枪手,还有犯人,诸位老板还是快些通知警方过来收场吧。谁先报警,谁就可以继承这三位大股东在圣徒投资的期权。”

  林浩话音一落,方才已经被吓傻的众人,纷纷掏出一种陌生的通信工具,叽叽喳喳地争相报起了警,将所有的坏事全部摊到了金老板的身上。

  林浩端起眼前那杯已经冷掉的茶水,悠然喝了一口,眼中的景象已经变成了圣徒投资扩展形成的庞大金融帝国。

  林氏的国家银行、对冲基金与期货买卖,打垮了一个个富硕的国度。

  他正坐在成吨的金砖上,得意地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