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全身罡气爆发,神力通天,疾驰向那空旷惨烈的战场中央。

  黄沙轮首先脱离,一道道泛开的金色光圈隐匿入地,被易凌灌入地脉,积蓄着沸腾的沙尘之力。

  阿努匹斯军团的士兵们,则挥舞着武器在后方呐喊助威。有了这位如神附体的琼斯小兵,人人都发自内心地松了口气,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瘦小体型的见习巫师身上。

  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存在,立即变得贪生怕死。

  火焰人骑兵纷纷聚拢起来,锁链互相连接,结成除魔法咒的阵型。他们一个个隐藏在凶猛的火焰当中,远远看去,只有黑色的斑驳影子在其中,显得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使者。

  “灵凤身法!”

  糜粹光气一涌而出,冒着炽热光芒的身影,灵敏穿梭在火焰人锁链结成的阵型之间。

  这些外星生物必然没有料到,地球人类当中还存在着这样的“超人”。

  他们的锁链正连接在一起,一时无法分散,易凌当空飞起,臂上的生杀轮已经布置妥当。

  火焰人骑兵一齐仰脸观看那飞起的人类,直冲向空中的太阳。

  “生杀轮。灭!”

  易凌轻念心法口诀,无数的生杀轮,旋转撞击起来,光环疾驰在那些仍然错愕在原地的火焰人之间。

  一时间,他们被密密麻麻的生杀轮从飞行器上撞飞,像一颗颗划过天空的流星,身上的火焰也越发淡薄,露出其中的本体。

  那是一种浑身漆黑的外星人类,皮肤上遍布着蒸发热气的细孔,没有撑起的骨骼,显得软软绵绵,但就是这样的鬼东西,给这个世界的人类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易凌见到下方的生杀轮杀伐甚欢,一抬头,空中的几轮太阳已经近在咫尺。

  那显然不是太阳,而是一种圆环状的外星飞船,无数的细孔喷发着火焰光芒,似乎是它们的动力源泉。

  “崩地术!”

  易凌默念崩地术的功法口诀,将神力运用在一拳之上,虽然不能形成巨掌,但那沸腾凶猛,灭杀一切的执着罡劲,已经蓄势待发!

  “嘭!”

  他钻入火焰人飞船的光芒之中,一拳击中,那其中一艘被拳头砸出一个凹洞。易凌仍旧凶猛发力,一丝丝纯净的蓝色罡力由全身凝于一点。

  他的体型与巨大的环状飞船对比,实在是太过渺小了。但多幕天世界练就的超人体质,实则不是外星科技可以对垒的。

  “嘭!”

  w最OA新章节上酷.}匠网=《

  凹洞扩大。

  “嘭!”

  易凌再挥一拳,环形飞船的受伤部位被砸入圆心,形成了被人突入的形态。

  “啪!”

  船身折断,易凌的身影,如离弦之箭贯穿了整艘飞船。

  这飞船上的喷火细孔纷纷错位对接,一时间互相传递出骇人的热量,超过了外星金属的燃点。从那些细孔中逃出无数火焰人,他们在飞船即将爆炸之前选择了弃船。

  易凌嘴角勾起冷笑,操纵漫天的生杀轮追逐过去,残杀起来。这些火焰人,浑身火焰熄灭,就是生命终结的标志,很快,干枯的大地之上积满了黑色的外星人尸体。

  “啊哈哈哈!”

  易凌在剩余的环状飞船中间选择了下一个目标。

  “呼呼!”

  但是,这些剩余的飞船显然意识到了易凌的极度威胁性。

  他们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叠成了几层旋转的齿轮装置,最下方的飞船俨然成为了武器发射口,船身一个个孔洞逐渐打开。

  首先向远方的人类军团阵地,投射出一种胶囊状的黑铁弹丸,带着无数的黑色流线,旋转着冒出通天热息。

  “巫女们!魔法师们!抵御来犯之敌!”

  阿努匹斯军团的军团长,重剑一挥,无数的风能箭、冰冻球“嗖嗖!”迎击而去,却被火焰人发射的黑铁弹丸一一蒸发,但其中夹带的死亡能量也受到了影响。

  易凌轻舒了一口气,这种黑铁弹丸他曾经见过,只要一颗,眨眼就能摧毁钴蓝金属打造的人形机神。但,这个世界可不一样,这里的人类却能够通过魔法能量与之匹敌。

  “好了,既然我‘琼斯’是天谴使徒嘛,就要做出使徒的样子。”

  易凌冷笑着舔了舔嘴角,伸指向天。

  “黄!沙!轮!”

  这早已崩裂的大地,收到了莫名亲和力量的召唤,裂开的土壤化为层层尖锐的石笋剑,朝向空中投射弹丸的火焰人飞船攒射而去。

  “嘭!嘭!”

  不断地撞击上去!

  越来越多的火焰人逃出了飞船,却被席卷的风沙抓入风眼,一具具黑色的尸体抛向高空。

  阿努匹斯军团的士兵们,眼中净是那些外星侵略者的死亡映像。

  他们狂舞起来,呐喊起来,开始提前庆祝这最终决战的胜利了。

  “乌拉!琼斯!好样的!”

  “你一定会成为将军的!”

  易凌高高在上的影子,映在每一个人类的眼中,他就像是神明本身。

  一位疯狂杀戮的死神。

  他的眼前是死尸堆积如山的大地,大地被抽出皮肤作为武器,变得伤痕累累。远处的人类士兵,在狂欢着,发泄着一直以来积压的欲望。

  他的眼前再次闪现黑芒,已来到一处冠冕堂皇的宫殿王座前。

  一旁的蓝裙老者手握节杖与镶满宝石的皇冠,为他祈祷。

  易凌端坐在王座之上,宫廷侍女为他扇着羽扇。

  重甲的武将与纤弱的文官势同水火,对立在红毯两侧。

  “噌!”

  突然,痛彻心扉的真实痛感贯胸而来。

  易凌的眼前画面一片迟滞,只有群臣脸上的惊慌、释然与诡笑。

  他以最丑陋的姿态趴毙在地上,被人踹了一脚臀部,整个人由百层的台阶上滚落下去。

  “暴君。”

  一个温柔的吐息吹在他慢慢僵死的脸上。

  物竞天择的理论谁都可以,超人的心脏,也有属于人类的一个立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