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剥去水盾的屏障,露出两人的面容。那下方的百里万茂遥遥看到两人,一眼认出了害他在城中丢尽颜面的飘飘,以及易凌身上所穿的宝衣。

  $V最H新,章^o节+上酷匠1网Ak

  脸上的极怒表情,转瞬惊变,脱口而出大呼起来:“啊啊!那个叫璇玑的女人,居然打开了那只晶石盒子!你究竟什么来历!”

  一旁的欧阳芬仍旧搓揉着手中的珠串,她可还记得易凌伤害了他的宠物冰蛇,以及在众人面前赤身裸体的羞辱。脸上的表情冰寒如霜,手中暗暗用力,极力压制着报复的力量。

  星奎梭倒是狐疑满满,观望着悠然浇花的城主大人。这上面水盾中的闻人飘飘与易凌两人,都是城主请来的客人,他们一位是往来现世与苍天域间的贵宾,一位是刚在罪业稀货场大放异彩的仙派逐徒,均万万不可小觑。

  一袭白裙的女孩忙碌了一会,似乎是感到炎热,抽出手帕在额头上轻轻一拂,拂落了许多珠玉般的透明晶体,颗颗掉在地上。

  就要触及地面时,一旁的星奎梭,手中珠玉算盘蹦出一串魔气数字,一拥而上,将这些透明晶体统统收集,捧在半空。晶体荧荧发亮,也散发出一股兰花的幽静香气。

  “哗哗!”

  魔气数字幻化的人偶,手中滚动着颗颗珠玉汗水,突然向上投射出方形的映像。

  其中雾霭漫漫,无数飘浮的透明无首浮游生物,在雾中穿翔,演绎出密集的画面,很是奇怪。

  “珠华上清粉剂。”

  易凌轻轻念出这几个字。

  白裙女孩转过身,发现水盾中的飘飘,表情甚是喜悦,她两道文秀的长眉微微一扬,周围立即无声瀑发出氤氲的雾状气息。

  气息当中存在着数不尽的圆润水珠,这些水珠互相碰撞弹开,柔软无比,很快将空中的飘飘二人围绕起来。

  花房的上空,此时盘起一条螺旋起舞的水珠隧道,一直指引到易凌的身边。他伸手一触,那些浮动的水珠立即粘合在指尖上,迅速融入易凌的体内。

  感到到强大的灵力内入,易凌意念将这些不知属性的灵力,引导向刚刚收服的逐香蜂后。

  在她的艾世普中,无色灵气越聚越多,无数的工蜂兽也大肆地吸取着,肉身迅速精化,变得苗条纤细起来。

  蜂体开始发出白光,四肢进化出像人一样的手臂,很快蜕变成一个个赤裸着的人类。男女皆有,他们看着自己身上的发生的这一切,像是产生了意识,纷纷害羞地找寻遮挡的花叶。

  而逐香蜂后吸收到这种特殊的无色灵气后,下半身未完成蜕变的蜂囊,竟然开始向下长出人类的肌肤,这是要经过多少个年头灵力的净化,才能完成的蜕变。

  在眨眼间,就开始出现成果,只是她的蜕变显然要比工蜂兽缓慢。

  最终,逐香蜂后的进化达到顶点,妖娆性感的身姿只留下尾刺这一特征,扎着一对蝉翼在她的艾世普归所中翩翩起舞。

  她倒是毫不感到娇羞,向易凌的意念吹了个飞吻,胸前门户大开,易凌的意念感到一阵燥热萌动。

  逐香蜂后的那个艾世普小世界,此时凭空变成了一个人类的世界。逐香蜂后不慌不忙,发出体内的“物念”香气,重新统领了刚刚获得人类特征的工蜂兽。

  易凌体内本命灵塔中发生的这一幕奇观,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虽向逐香蜂后许诺有朝一日令她完成蜕变,却没想到刚一见到这业己城城主,她就帮自己完成了个承诺。

  而这仅仅是白裙女孩随意瀑发出的气息,其中便蕴含了如此充盈强大的极纯的灵力。

  易凌心中震惊无比,看来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吸取灵气,豢养灵兽,这个白裙子的业己城城主也可以做到。

  她自身的这种无色极纯灵气,不知是什么属性,却不能被他的本命灵塔吸收,甚至不能被玄龟与碧晶牛吸收。

  往常一见灵气便十分贪婪的凤翼金翅鸟,此时也是金目疑惑,微微吸收了一丝,却摇了摇头,示意易凌不要再进行灌注。

  “这个女孩子的灵力是一种仙界之力,并非尘世间的七色灵气。所以,我等未选择蜕变为人的灵兽都不能摄取,摄取之后也是徒增人类的烦恼与忧愁,有碍修炼。

  易凌,你不要被她蒙骗了。”

  金翅鸟默默念叨,声音异常真诚。

  的确!此时,他的本命灵塔非但没有受到无色灵气的滋润,反倒因为逐香蜂后一众蜕变成人,而被许多的尘世间情绪,比如羞涩,比如欲望,比如争执充斥,占据。

  无数人类的杂念慢慢形成诡异的杂音,从逐香蜂后的艾世普中泄露出去。

  易凌感到周身一阵沉重,那种千百万人共同发出的不安情绪,将他压制得一步也无法迈开。也迅速影响到了闻人飘飘,她的水盾处于水珠隧道的核心,此时失去重心,就要分解。

  突然,无数的水珠死死结合在一起,形成实体,一只无比巨大的节肢白虫将飘飘的水盾卷在身上,白虫的顶端却长着一张人脸。

  正是方才那脱俗亮丽的业己城城主。

  易凌从一开始就只是觉得她并非惊艳的美丽女性,此时才发现,原来她的气息和所有的人类、魔人都不一样,而是像海宝一样的神性结晶,面容一直界定在迷茫的阶段。

  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福瑞、祥和与冷酷的微妙结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