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易凌换了这一件技术士官作业服,沈涟更是吃惊不已。因为盛纳这件衣服的宝盒,当年沸血重工的百里万茂,动用所有的能工巧匠,都没能将其打开。

  只是飞上天的这一会儿功夫,自己的这位“璇玑师妹”居然已将琉璃宝盒中的宝衣套上。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不得了的师妹更是手执《弥天卷》中的引咒神器“碧波星剑”傲视下界。

  这漫天的龙兽虚影一个个都双足站立,仿佛神兵天将,身上光辉四射的金甲虽然虚幻,但气势的确威严挺拔。

  易凌心中纳闷,弥天卷一定为杨威所有,乃是威刚剑灵向自己隐瞒的一件大杀器。

  可是,秦敏当日在神武天国外使用的正是这样一把冰刃,还使出了“碧波星剑法”那样的剑式,只是威力非常普通。

  如今由于将秦敏的肉身提升到了煅力九重的阶段,与本命三界法气沟通,从星阵图中重新获得了这样一把兵器,原本也不算非常大的惊喜,毕竟手中还有星锐魔笛与法王金轮这样的神兵。

  没有想到,碧波星剑居然还与弥天卷有莫大的关系,又听沈涟的语气,断定这把冰刃确实不简单。

  *^酷x{匠网…首:p发

  于是,招呼金翅鸟降落在地上,收回糜粹光气,手中的冰刃一合,投入眉间一朵绽开的蓝色星云之中,星云接纳碧波星剑,而后自行闪逝。

  易凌晋升煅力九重后的身姿更加风姿翩翩,让闻人飘飘水眸中都一阵惊异。沈涟一看,也是两眼放光,手中的天门遁书也不住敲击,似乎又准备吟出什么诗句。

  易凌见状,娇笑道:“沈涟师兄,那逐香蜂后日后再也不会打扰姹凡美业的生意了。”

  经易凌这么一说,沈涟方才注意到死伤惨重的门下弟子。但值得欣慰的是,那些中了蜂毒异变的弟子,居然自行缓缓恢复原状,最终还原成一丝不挂的正常人,躺在地上,虚脱昏迷。

  他眉头一皱,挥手让身后的胡镔带人对他们进行急救。

  那胡镔看了一眼易凌,正欲开口,易凌随意瞥了个冷眼,他立即住嘴,按照师父的意图将那些受伤的同门抬了下去。

  “师妹不知师从的是哪个门派,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驾驭灵兽,师兄再三审视,也觉得苍天域中除了城主大人有这等功力,别个皆是望尘莫及。师兄我有眼无珠,没有识得师妹真人面目,还请海涵。”

  沈涟鞠了一躬,有些落寞,毕竟,易凌展现在他眼前的实力,确是超越常人的理解。

  易凌之前编纂的松萌苑出身,自他收服了逐香蜂后,便不言自明了。像易凌这种驾驭灵兽的仙派弟子,定然是曾经寻获到了逆天的仙遇。

  只是,像松萌苑这类旁门左道,恐怕没有实力给门下弟子这样的修炼机会。

  这位璇玑师妹,定然师从仙道十二派前端的几个门派。

  “璇玑感谢沈涟师兄在稀货场不曾拆穿我的身份,师兄必然早已看破璇玑并非松萌苑的弟子,还一再为我解围,并赠送通天卷于我,这等大恩璇玑不知如何报答。

  只因,璇玑身上发生的事情,常人不能理解,天馈五色槿、击败逐香蜂后、碧波星剑,这些事情,璇玑希望沈涟师兄守口如瓶。”

  易凌语气渐渐委婉,低落下去。易凌作为仙界逃犯,在某一天被接引天尊补捉到都不一定,这些异世的爱恋与友情,能少一分便少一分。

  沈涟沉吟片刻,令人将一整个八卦背篓连同天馈五色槿送给易凌。

  “师妹,尘世间许多旷世药材保存期限都非常短暂,有些更是弹指间就会枯萎,你有通天卷傍身,日后少不了修习一些融丹的技艺。

  这只‘五味精农’乃永固保鲜之容器,采用这苍天域的奠基晶石打造,也是一件外界极其稀罕的物品,作为师兄赠给你的离别之物吧。”

  那晶石背篓渐渐缩小,易凌握在掌中,眼睛盯着神情沮丧的沈涟。只觉得这阵短暂的相处,沈涟的脾性他最喜欢,温文尔雅,不卑不亢,不急不火。

  闻人飘飘见这两人陷入无言的尴尬中,冷哼一声道:“沈老板还是不要与璇玑姑娘有太多的牵扯,她的神秘之处可不止这些呢。”

  飘飘撑起一团水流,水晕映照在此间,将易凌也托了上去。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沈涟师兄还请多多保重。”

  易凌向下行了个礼。

  沈涟负手而立,脸色冰冷,表情紧绷着点了点头。

  谁人都能看到他内心的凄凉。

  飘飘的水流围成圆盾,迅速飘忽到云层之间,将姹凡美业的城池远远抛在后头。

  “杨威道友演戏演得不错,要把这红遍苍天域的沈老板骗得团团转。”

  飘飘脸色也不好看,水样眼眸泛起微波,剜了易凌一眼。

  “离别并不是永别,飘飘小姐还是为以后早作打算,我推荐你做秘书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易凌仍然自顾自说着飘飘听不懂的话,他们的水盾已经来到了罪业塔的上方。

  那塔的尖顶突然向四周展开,慢慢平铺下去,露出最上层一个花卉怒放、万紫千红的庞大花房。

  其中一位身着白纱裙的清丽女孩,正手提鬼脸花洒,一拢拢缓缓浇水。

  旁边无比恭敬的几人,跟随她的脚步,默默不语,正是欧阳芬、百里万茂和星奎梭三位老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