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易凌的内窥,又一道金光闪入本命灵塔,原来是方才丢下易凌独自逃掉的凤翼金翅鸟归来,扇着翅膀于艾世普中观察着易凌。

  易凌恨得牙痒痒,皮笑肉不笑道:“凌还以为金翅兄嫌小弟的庙小,早已远走高飞,如今还回来做什么?”

  金翅鸟显然早已料到易凌的不满,但它没有生气,只是将目光转向一边,金目变得光辉四射,很有精神:“易凌,快去看看你的体内发生了何种变化。”

  果然,易凌眉间大动,他已感到自身一种澎湃的脉流在来回激荡。这是他在杨威的肉身上都没有体会到的体质异变,原来经过星璇血脉淬炼的蓝色筋脉,其上开出一条条凹陷的细槽,一滴,两滴冰蓝色的液体慢慢汇聚在其中。

  “呀!”

  易凌狂呼一声,振臂高举,一道蓝色炫光由头顶泛起。

  将这层层的云雾拨散,由头顶生出一片迷离的星云。其中有如一汪碧蓝的泉水,一颗颗金色的星辰在其中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转,十分像那不周鬼星阵图的样子。

  只不过易凌自行产生的这幅星阵图中,蕴藏了更多的玄机,依靠他现在的能力亦无法完全解读。

  肉身的力量在飞速地上升,筋脉上的细槽,眨眼遍布血液的每一处流动方向,像一条不知疲惫的灵活水蛇,冰蓝液体在其中有如奔腾的怒涛,迅速地流转起来。

  易凌有些吃惊地盯着自己这番境界的提升,那绝不是煅力八重以前的普普通通,而是真武神元与魔帝魔元之力一同作用之下,使肉身得到了更加精炼的进化。

  这八宝鲞懿塔不同于多幕天中人类修士的本命悬塔,并不能凝结成本命真武法婴这一修炼产物,而是将力量完全回馈给修士本身。

  想来,这必然是魔族之人体质强悍的原因。

  魔界之人不屑于创造有如真武法婴那样的通神灵物,只是一味地将自身的力量膨胀再膨胀,获得足以虐杀敌人的力量就好。

  小微天体质,仙魔同修,如若完全解放,修炼速度定然惊人神速。秦敏这种逆天的修炼体质,淑仪道尊必然是再清楚不过,只不过,这种体质之人,修炼之路也较平常人更为艰辛。

  因为,修道还要修心,如若被一味追逐力量的心魔误导,当年的蝉微剑派,定然早已崛起一位魔王。灭派之祸必然可以躲过,当然,也可能自甘堕落,沦为魔道。

  冥冥人道、天道、畜生道,万物皆有因果循环的理论。

  易凌想着这一切,心中五味杂陈,只因那淑仪道尊最后的容颜他仍然历历在目,化为冰雕也难掩的慈爱神态让他钦佩与尊敬。

  他的心中忽然涌起更多的思潮,那是不同于“报仇”的简单心境,而是与他的心中大业串联在一起,达成更为宏伟的“皆同”目标。

  一切还很遥远,一切还是未知数。

  G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一切道法使然,一切茫茫无终点。

  易凌没有发现,他的每一阵思索都会为头顶的星阵图注入莫名的能量。通过他的五指,四周产生一种结膜状的金色物质,缓缓变得立体,与头顶的星阵图连成一条,互相吐纳着肉身与星阵图的所需所求。

  境界提升的同时,易凌的肉身也在发生惊人的蜕变。秦敏的少女身躯进一步拔高,乳峰更加傲人,变得比之前更具有成熟女人的风情,让凡夫俗子一看便面红耳热。

  皮肤发出一种绚烂的宝蓝色,并不是星璇血脉的作用,而是这具身体在告诉别人,她已经距离大凡造化法境很近很近,头顶的星阵图即是他进一步触摸到了自身“三界法气”的证明。

  这是小敏的本命三界法气,现在业已成为易凌的所有,牵引着一种玄妙无比的星辰之力,那星阵图中颗颗涌动的金色彗星,就是他的力量。

  煅离成胎第九重子婴境,五倍本体神力,构建真武神元血槽,制御百里之外。

  易凌振臂一挥,那头顶的星阵图自行收缩起来。

  无数的彗星绕他的头顶,形成密集转动的物质,由星阵图中抽出,慢慢凝形成剑刃的形态,与他的五指连接在一处。

  金光退去,一把冰刃已放在手中,那剑首一只昂扬的龙兽由沉睡中惊醒。

  它突然暴跳出去,将剑锋扩张至数百丈远,呼啸着割开云霄,就要逃窜。

  “咚!”

  早已被易凌放置在百里之外的生杀轮突然遍布,无数道,从各个方向迎击逃窜的龙兽虚影。

  它逃无可逃,被生杀轮一枚枚撞击回来,在空中留下无数的金色爆点。

  此时,姹凡美业的沈涟与闻人飘飘,已经感觉到危险的退去,但是一股更加强悍,不知仙魔的亘古力量却豁然觉醒,亦是在云上不住穿梭。

  易凌见那龙兽越来越退却,突然爆发五倍的本体神力,无数沉重的罡气运转起来,即便不用法王金轮的辅助,他也可在空中蹬踏云端自由浮动,心中畅快无比。

  “凤凰瞬飞袭!”

  眨眼来到那头龙兽的尾部,手掌一拍,那龙兽骤然回首,满目都是惊诧,却来不及逃走,被易凌的手掌吸住,身形急剧旋转,还原成一道虚影伫立在冰刃的前端。

  “霍!”

  易凌向下挥动,那无数奔腾的双足站立龙兽,犹如漫天的神兵天降。

  一幕幕穿透云层,笼罩在姹凡美业的上空。

  发出浩瀚的远古杀伐之势。

  沈涟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与无比吃惊的闻人飘飘不同,他是喜不自胜,向龙兽间乘坐金翅鸟缓缓下降的易凌致敬。

  “有个词叫做‘真人不露相’。这其中说到的‘真人’,用来称呼璇玑师妹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们仙派弟子一路追逐真仙的脚步,至今碌碌无为,但,沈涟以为,真正的仙家,无非也就是师妹这样骑乘灵兽,飘逸洒脱了吧。”

  他眼中完全是热烈与羡慕的情绪。不错,他对这漫天的龙兽虚影的确感到了疯狂的羡慕,羡慕到即便面对的是他的爱慕之人,都想要夺取。

  “师妹原来身负‘弥天卷’,这通天的‘碧波星剑’在你手中即是最好证明。”

  沈涟优雅作揖,无数的姹凡美业弟子都一同低下头。在他们仙家祖辈的血脉中,有一种对真仙的尊崇无论经过多少岁月,都不会缺失。

  仙人拨云见日,从天而降的豪迈,让这狭隘渺小的苍天域顿失颜色。

  易凌当然不是仙人,只是那本他没有见过的《弥天卷》,看来是一本天书无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