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波瓷炉,曾经豢养逐香蜂后的那件法器,乃是锦天寒由一缕阁中盗出的。

  后来因为上官棠姬插手解救了险些被掰下翅膀的逐香蜂后,一同被她收取,现在正摆在上官棠姬闺房的桌子上,里面还禁锢着易凌的大凤碑火凤。

  想来这一切,也是冥冥之中天注定。逐香蜂后以幻象的形式,让易凌见到了那些作古人物的往事,这其中定然有蜂后心中涌动的滚滚怒火。

  怪不得她要拿来之不易的灵气修炼成人形,为的便是,有一天也许能向伤害她的锦天寒报复。

  而锦天寒后来终归还是与他的师妹天梓慧一同亡命天涯,被上官棠姬逮住,丢入了这片苍天域。作为他的挚友,潜光霎定然不知道,那两个贱人坠入魔境之前的淫乱往事,还迎娶了天梓慧,诞下不周灵魔魔元潜藏的潜光若曦。

  命运真是可笑。

  那逐香蜂后,灵将级别的灵兽虽然不能言语,但早已具备了思考的能力,听到易凌口中吐出的话语,不知是得知了锦天寒的死讯,还是钴蓝矾水的消毒太过猛烈,竟然颤抖着流下琥珀色的眼泪。

  易凌皱了皱眉,几分的揪心涌了上来。钴蓝矾水对钴蓝毒素的抑制恢复效果,的确是有目共睹,只因易凌对此物也熟悉不过。

  在他原本的世界中,曾经经历过一次科罗阳食的事件,至今想来,仍然有不少的谜团隐藏在心中,包括那已被科罗阳人干掉的相泽乐,还有昏迷前看到的一位科罗阳人。

  那个科罗人形机兵将他举在眼前,易凌从机兵的头部装甲中看到了其中的驾驶者。一位发色好似火焰燃烧的女性,她脸上的纹路亦是错综复杂,不可见其真容。

  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她决定饶了易凌的小命。

  易凌被一艘游骑兵资源船救下,他自然是知道钴蓝矾水在身体内部,随着血液流淌作用的烧灼感,绝非常人可以忍受。

  人类自从掌握了钴蓝铁矿的奥妙之后,就一直潜心研发可以克制那种地狱毒素的解药,最终钴蓝矾水应运而生,在每一位华夏国士兵的作战服中,都会准备一瓶喷剂。

  8@看O正pI版章节m上Y酷:匠m网

  易凌此时身上穿的这件中士作业服,毫无疑问,在班尼号中的幻象便是由这件衣服的主人而发。

  想到这里,易凌将目光转移到虚弱无比的逐香蜂后脸上,她脸上的疱涨毒斑已经消退,此时亦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

  易凌伸手轻触她的额头,粉红灵气顺着指尖灌输进去,那逐香蜂后的脸庞眨眼间变得红润起来。

  “人类,你想怎么样?本座已经被你捉住,但绝不会再受人类的奴役驱使!”

  那逐香蜂后清亮的音色在这处灵魂境地中骤响,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小女孩儿般惊诧地捂住嘴巴,勾人媚眼一阵迷离乱颤,心中定然兴奋不已。

  “逐香蜂后,我相信你大约具备着一种名为‘物念’的能力,可以依靠一件物事为源头,追寻此物主人的过往经历。实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能力啊。”

  易凌嘴角浅笑,手指一勾,变成个爆栗,弹在蜂后的眉间。

  她一愣,易凌的这个举动竟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何意。

  “你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向本座直接灌注灵气。依照本座的经历,多幕天世界与这苍天域间都没有收集灵能的修士。还有,你可知灵兽口吐人语,需要消耗多少的灵力?”

  逐香蜂后看样子非常心疼这些损耗的灵力,想要转换为兽语,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心中所想的事情,一经嘴巴,即变成人类语言。

  “我是什么人?我.....现在也不知道。”

  易凌从压覆蜂后的姿势上跳下来,仰脸望着这无尽的灰暗。

  “你需要天馈五色槿的话,大可不必派你的工蜂兽大军残杀如此多的姹凡弟子。这个罪过,你只能由今后尽心地帮助我来弥补,否则,我不会禁锢你,但我会让你代替那些姹凡弟子,帮助沈涟打理他的花田,做一只合格的小蜜蜂。”

  易凌四处查看一番,发现蜂后的灵魂世界空荡寒酸,完全没有收服玄龟与碧晶牛时的气魄。

  “即便是一位修灵士,在本座的面前也太过嚣张了。哼哼,你不要忘了,现在你还处于本座的灵魂世界中,本座若是抽离意念,就能永远将你留在此地。”

  逐香蜂后蝉翼一震,生机勃发地飞了起来,只是注视易凌的眼神,不再存有戒备。

  “不错,好得很快嘛。”

  易凌搓了搓下巴,眯着眼睛注视着宛若新生,光彩艳丽的半人形蜂后。

  突然念念有词,胸前一座古怪粉红灵塔影像浮现,第四个艾世普归所解开封印,敞开了门扉。

  “逐香蜂后,易凌孑然一身,不能给你太多的许诺。但,凌绝非无情无义之人,你若肯帮助我,我定然让你完成蜕变。”

  逐香蜂后旋即黯然。

  “你能助本座进入幽冥吗?”

  蜂后突然发问。

  “不要向我讲条件,再不投奔进来,我便自行撕裂你这虚弱的灵魂世界,出去了。”

  易凌刚一开口,那逐香蜂后眨眼化为一缕烟香,灵魂世界呼啸着收缩进易凌的体内,在第四个艾世普居所中净是盛开的大太阳花。

  朝着朝阳微微拂动,逐香蜂后端坐在巨型蜂巢的王座上,享受着旗下工蜂军团的供奉,场面壮观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