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凌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粉嫩花骨朵一枝枝绽放开来。一缕缕粉色的飘香弥漫在眼前,几只彩蝶也顺着眼帘悠然飞走了,他仿佛迈入了一处乡间的安谧花园。

  花园的尽头是一位气质甘之如饴的少年,头绾纶巾,手持书卷,另一只手拿了个古铜花洒。正一面摇头晃脑,念念有词,一面用花洒对着面前的一盆绿栽喷水,却是由于读书分心,不住地喷歪。

  他忽然将眼睛转向一边,发现绿栽中间正停留着个非同寻常的小蜜蜂,由于他洒下的水雾将这蜜蜂的羽翼染湿,它是再也飞不起来了。

  “哎呀呀,可怜的小东西,小子这厢失礼了,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那少年一甩书卷,卷袖将蜜蜂挑在指上,也不怕它蛰,一个劲儿地道起歉来,嘴巴还不住地向蜜蜂呼气。

  易凌已经来到他的面前,而这少年显然是没有看到他。少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透明熏瓶,熏瓶的底部盛满了粘稠蜜汁,熏瓶的中间却竖着一只木签。

  那蜜蜂见状立即钻了进去,立在木签上,像是一只听话的鹦鹉。

  易凌凑近一看,发现那蜜蜂的蜂纹却是粉黑相间,在背后还有一张诡异的人脸花纹,着实为异种。这少年却仿佛视若无睹,直把它当成鸟雀一般饲养了起来。

  易凌搓了搓下巴,心中暗道这逐香蜂后在搞什么鬼名堂。灵兽上升到灵将级别后,灵魂世界居然如此复杂多变,能衍生出这样真实的情景。

  每一日,那少年的工作便是自由散漫地读书,与照顾这只蜜蜂,那外面的一处花园也是这少年的产业。

  他每天都去那花园中的蜂箱里取蜜,然后灌入熏瓶中,供这只异种蜜蜂食用。

  那蜜蜂在熏瓶中犹如身处温室,没有外界的天敌,也不用承受外面的风吹雨淋,只是一味地享受少年的照顾。

  渐渐地,这蜜蜂越长越大,少年为蜜蜂换了个透明的玉壶,仍然每日为它悉心取蜜,照顾得无微不至。

  易凌抬头观望,头顶风云变幻,每一日的光阴流逝异常迅速,这逐香蜂后一定就是那玉壶里的,已经大如鹈鹕的异种蜜蜂了。

  一日复一日,那少年重复不停的生活,居然令易凌心中感到了一丝恐惧。他仿佛没有心智,仅仅是为了每天为这蜜蜂灌蜜活着,只有在下雨时,他才会将玉壶捧回屋中。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急切,那是一种欣喜的急切,他有时会透过玉壶痴痴地凝视蜂后长大的样子。

  此时的蜂后,除了身躯是寻常蜜蜂的样子外,只有头部长着一张类似女人的脸孔。这少年也不害怕,而是那种喜悦之情越来越明显。

  易凌搓了搓下巴,心中渐渐云开雾散,这个少年,绝非什么善类。

  “天寒哥哥!”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突然由天而降,一朵绿色魂影飘然而至,浮在花园的上方。

  少年从屋中拔腿钻出,抬头一见天上那朵龇牙咧嘴的冤魂云朵,立即咧开嘴巴开心地笑了。

  魂影渐渐飘落,绿光退散,露出两个纤细苗条的倩影。

  那为首的白裙姑娘迎上少年,少年少女双掌紧握,目中都是激烈的情欲。

  “天寒哥哥,妹妹想你了。”

  她扑进少年天寒的怀中,鼻子凑到他的颈前,狠狠地闻着他的味道。

  少年情欲激发,一把抱住这女孩,狂热地亲吻了起来,接近于啃噬,十分粗暴魅惑。

  他们如此露骨地表演,丝毫不顾及当场还有一位红裙的婀娜少女观看。

  半晌,那名为天寒的少年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怀中娇柔,向着红裙少女做了个揖,道:“多谢上官师姐开恩,天寒才得以在这闲出鸟来的地方,与梓慧妹妹温存片刻,天寒从这殇乱禁地出去后,一定为师姐多做两件法袍!”

  红裙少女转了个面,易凌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了,只是那时的红裙少女脸上表情稍显青涩,还有些做了坏事怕人发现的别扭。

  “不必,若不是看在梓慧妹妹的面子上,棠姬才懒得管你。锦天寒,你这次又是偷了一缕阁什么东西?被你们刑断长老关到了这里?”

  锦天寒面露诡笑,从身后变戏法般抱出玉壶。

  “哎呀,上官师姐说得太难听了,这‘灵波瓷炉’放在门派中也是浪费。据说可以饲养昆虫类的灵兽,但是灵兽谁有那个本事补捉呢?呵呵,但天寒可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呢,这里面的小蜜蜂小弟第一眼看到就是凡间珍稀。”

  那锦天寒指着壶中表情呆滞的大肚子蜂后,语气愈发冷酷起来。

  “梓慧。”他轻唤。

  白裙的女孩子乖巧地凑了上来,还用手指戳了戳壶中的蜂后。

  逐香蜂后突然倒悬,要刺这女孩的手指。幸好她闪电般地抽手,才躲过一劫,恶狠狠地瞪着蜂后,表情诡异凶残。

  “这里面应该是一只传说中的‘逐香蜂后’呢,‘天子甲’便需要它的蝉翼做辅料呢,谢谢天寒哥哥。”

  这名为梓慧的女孩,脸上陡然转成温馨的笑意,对着锦天寒撒娇道。

  “恩!不错!哥哥这就掰下来送给梓慧妹妹!”

  那锦天寒说着就要动手,可怜逐香蜂后此时已被饲养得硕大无比,而这玉壶周身发出一种魔性光圈,它无法飞出去逃命。

  眼巴巴地瞅着锦天寒伸进来的手,想要蛰他,却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颤抖着无法动作。

  “哎!你们这两个骚货慢点。”

  红裙的少女棠姬口吐脏话,袖口一拂,飞出数只绿色魂魄,尾部缀着魂石。尖啸着聚集一处,将灵波瓷壶捧了回来,收进袖口。

  她也不做解释,脚下踩着来时的冤魂云朵升空了。

  “上官!棠姬!”

  2看qY正IY版YL章O节2U上酷匠网。V

  锦天寒脸孔变得狰狞可怖,一指天,头顶浮现无数道转动的皮尺虚影,其上的尺寸标码好似魔咒,刺下黑色的暗影长矛。

  棠姬却早已飞旋了起来,哈哈大笑。

  “你这个小子真不懂礼数,棠姬满足你俩的私情,拿这蜜蜂做交易怎么了?哈哈,你们玩吧,最好别搞出更大的祸事。”

  她看了一眼下面同样怒不可遏的梓慧,大大咧咧地说道。

  随着冤魂云朵的消失,易凌眼前的景象渐渐融退。

  在一处孤独的透明玉壶内,已经进化成半人形的逐香蜂后,正被钴蓝毒素侵蚀着。

  她痛苦不堪,妄图使用体内的灵力与这种天外毒素对抗,一丝丝微薄的灵气却不住溃散,没有作用。

  易凌一步步向虚弱的逐香蜂后靠近,脸上满是严肃冷酷的表情。

  “锦天寒让你的心滴血,你还要赶赴此地寻找他,难道跟着上官棠姬好好修炼不行吗?你这是犯贱,刚才你让我看到的画面,里面的人早就死了多时了。怎么?你想让我帮你把锦天寒挖出来鞭尸吗?”

  易凌一把扭住蜂后尖俏的脸,边使用钴蓝矾水喷雾帮她治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