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里后的第五十天。

  庭长叫来了黑土与梦回忆,还有前线上的各大职权将领,不用说,用屁眼想都能想到,这是要干大事的节奏。

  果不其然,在一众将领加减乘除全部到齐后,足足有接近一千人的数量,站在这块庭长专门开拓出来的空地中。

  这里离庭长的亲兵距离有千米距离,看样子是不打算让自己的人知道。

  来到这里后,马上就有人发出了不满的质疑:“统领,为什么你的人不上战场,难道统领你是故意要保护他们么?既然如此,又为什么带他们来。”

  庭长听到这句话,仿佛早有预料,不冷不热道:“战场?你们在那个地方,可曾有受过一丝伤害,可曾有伤过一兵一卒?”

  面对庭长的反问,那将领明显一愣,的确,正如庭长所说,他们在那里除了每日派派人去前面摸索,就没别的事干了。

  简直比在城里时还要悠闲,在城中时,每日还要超负荷训练,来到这里反倒感觉日子好了许多。

  可就算如此,仍旧压不下他们的不满,又有一人道:“可就算这样,他们也不应该就待在大军后方悠闲!”

  “悠闲?你看到他们悠闲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你猜的?”

  庭长的话简直刁钻至极,让无数人哑口无言,答不上来。

  如果他说看到了,那岂不是擅离职守,不在前线把守,跑到后面来看别人在做什么?

  可如果只是说猜的,那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啊,一时间所有人的无话可说。

  庭长也不咄咄逼人,解释道:“你们别急,这次我叫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该动手了,这一次,我的人也要上,且是冲在最前面,还有什么疑问吗?”

  庭长这一番话算是暂时平息了众人的不满,庭长瞥了一眼十米开外的黑土,眼神不明所意。

  几十天后的黑土更加深沉了许多,以前与普通人般大小的紫色火焰此刻变得跟刀般尖锐,给人鹰隼般的感觉。

  由此可见,在这几十天内,黑土又成长了不少。

  只是不知道,这成长,是往哪方面,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变得黑暗啊。

  庭长收回目光,再一次问道:“如果没有疑问,那我就开始布置任务了。”

  说罢,刻意等了十秒,无人反驳后,开始点名。

  “于博。”

  “属下在!”

  “带着你的人,去龙首城蹲着。”

  “是!”

  “高成,刘兵,杜雷斯,伍马撸···”

  一位位将领的名字和他的人被庭长说出,只是,这些任务的分配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有的是去空城之下蹲着,有的则只是在一处无人区驻扎,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巨大变动,只不过是把探查的范围往前扩大罢了。

  整次召集所讲的内容,唯一一个让所有人都在意的,就是庭长最后所说的。

  “三日后,我的人会去进攻道灵城,到时候只要发现特别强大的能量波动···”

  庭长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就在所有人认为,那是行动的信号时,庭长却说。

  “全部后撤!”

  “全部后撤?!,为什么?”

  “难道不是进攻么,为什么后撤?”

  庭长这话一出,这些人立马炸了膛,种种议论纷纷而起,全是质疑庭长的话。

  他们可都是专门挑选出来,有血气,不怕死的精英战士,怎么可以不战而退?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啊!

  庭长见状,眼神微微一眯,淡淡的杀意在周身流转,语气森冷,道:“我什么时候说过。”

  “这是进攻之战了?!”

  最后一个战字说完,恐怖至极的力量轰然爆发,庭长瞳孔大睁,面色无比狰狞,这压倒性的力量一爆发,所有人的嘴立马乖乖闭上,一个个满脸不甘,却又不敢出声的看着庭长。

  庭长深吸了一口气,保持着威压,语气宛如帝王般询问道:“我问你们,怕死吗?!”

  “战士之魂,何惧一死!”

  “只求死在,战场之上!”

  ^酷@匠/网j唯Jq一qn正z版,G其*)他都xC是;盗版0

  莫名其妙的,在所有人被压制时,听到庭长这句话,心中的热血仿佛被催动了一样,个个血气磅礴,庭长听到这些回答,非常满意的点头,道:“好,我会满足你们的,让你们有个好归宿,得到自己理想的死亡方式。”

  “这一次来,本就是死战,之所以选你们,那是因为你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相信你们不怕死,如果现在有人害怕,感觉给我滚。”

  “这一次,是真正的事关生死,不光是你们,我也跟你们一样,面临着死亡。”

  “你们越是急,我们的步伐也就越乱,到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一点价值都没有,你们觉得这样糟蹋自己的生命,值吗?!”

  庭长的喝声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他的声音好似有着能勾人心魄的魔力一样,让在场所有人都被他的气势牵着走。

  这些战士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呐喊道:“不!我们要死在荣誉的战场上!”

  “好!那你们更不应该焦急,一失足成千古恨,相信我,你们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归宿,大难不死的,回去陪自己老婆,死了的,给兄弟们在地下等着!到时候一起轮回!”

  这句话,简直就像炸药桶被点燃,尤其是那句最后一起轮回,让无数人热血澎湃,庭长的能力再一次被得到认可,梦回忆连连点头,嘴头那全是对庭长的称赞之话。

  明明是怀着不满的心情而来,却被庭长调动的热血昂扬,恐怕此刻已经有人,开始认可庭长,想要成为他的棋子了吧。

  庭长的话简直就像是下围棋,步步封死,那句害怕的人立马滚更是精髓。

  若是真有人害怕,也不敢在气势已经调起来的情况下说出口,更别说后面庭长还带上个大高潮,让那些原本打算离开的,也生出兄弟之情,想跟战友们同生共死,心甘情愿的舍弃生命。

  庭长满意的看着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算计之类,天衣无缝。

  一步不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