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你走后的第二天,苍松家指派毗邻城主血洗了水月城。”

  “全家只有老仆人逃出,同一天她也离开了金水学院,回到水月城的时候,早就已经被占领,城门口挂着的,就是她全家。”

  “多余的我不想跟你说,后来她杀了那个抢夺城池的人,一念成魔,并用本命寒冰封住了整个水月城,企图日后能够恢复它。”

  “但,起死回生本就违背天命,必当被天谴追随,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只要还在万元空光,她必死无疑。”

  “前提是她有能力才行,入魔后,她彻底疯了,疯了好长一段时间,处处寻找着杀害她家人的幕后主使人。”

  “终于没有辜负她的努力,半月后她找到了之前袭击她的黑衣人,用残忍手段逼问出了幕后之人的下落。”

  “第二日,她杀上金水城,搅得满城风雨,半座城池被冰封足足一周才被解开。”

  “如果不是胖清风拦下了发狂的水无月,并封印她的魔气,只怕现在的她,还是满心仇恨,得到千里追风,也只会用来杀戮。”

  “不过,这一切还都没完,身无分文的她,在去到千里追风时,遇到了玉荷,两人一见相连,并确立主仆身份。”

  “玉荷身聚钱财与广泛的人脉,只用了半日时间就集结了数千失魂落魄的女子,考验过后,只有一千人合格,成为核心力量。”

  “邪火从此诞生,而后慢慢发展,又有我暗中帮助,在短短几日内吞噬了无数势力,成为一方霸主。”

  “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刺客刺杀苍松书风全家,可惜,全都无功而返。”

  “一怒之下,她再次杀上金水城,亲手撕碎苍松书风,屠其满门,就算是一个与之毫无关系的下人,都没有放过。”

  “一个不留。”

  “至于想要出手阻拦她的,都被我拦了下来,那孩子需要发泄,如果让她憋着,魔气会吞噬掉她,我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她失去了理智,陷入疯魔,我苦苦等待几千年的成果也将化为泡影。”

  “恩怨情仇,她当初如果没有做绝的话,这件事情只怕还不会落幕。”

  !酷《匠DR网首+发v

  “这就是她,所对你隐瞒的部分事情了。”

  梦回忆道,眼中还有着淡淡的钦佩,对水无月,他是真的佩服,实力。

  并不代表一切。

  “部分事情?”

  黑土听到这四个字,眼中的悲伤顿时消失大半,水无月究竟对他瞒了多少事?

  “剩下的,我送你四个字。”

  “无可奉告。”

  眼前一花,等黑土看清时,梦回忆早已消失,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在知道水无月更多事情后,黑土只觉得无比内疚,因为,就算梦回忆故意不说,他也知道。

  苍松家之所以会杀她满门,是因为他杀了那个苍松家的公子!

  是他,害得水无月全家被杀,那份内疚与自责,是对他自己的,可对水无月,黑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连一丝怜悯都生不起来。

  就好像和她的感情上,有着一块不可逾越的薄膜挡着,这滋味非常难受,难受道黑土想要破坏这里的一切来发泄。

  水无月隐瞒这件事情,恐怕也是因为这件事吧,自嘲一笑,他究竟何德何能,让一个女人对他做这么多。

  不论是背后的追风刀,还是他现在力量的支撑,都是在水无月的基础上建立。

  她对自己,有几分感情?是对墨染的,还是对他的?

  闭上了眼睛,黑土以前一直避免思考这些问题,可是今天,他真的遏制不住。

  有一件事她瞒着,那是不是还有其他事情,她也瞒着?而那些事情,又是不是跟她有关系,又一次伤害了她呢?

  他做了多少错事,让多少人受过伤,为什么他身边的人,每一个都那么惨。

  剑心和金乐蝶因他而散,现在两人都过得不舒服,水无月也在无形间,被他伤害得如此深。

  突然,黑土脑子里莫名其妙飞出了一大堆想法?

  在十几年前,他大开杀戒的时候是不是破坏了她什么,又或者在是灵藏里面时,对她做了什么?

  越想,黑土越迷茫,眼瞳大睁,仿佛坠入了深渊一样,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砰!

  突然一道金光在脑中炸出一片混沌,黑土整个人都是一颤,耳鸣阵阵,思想无法集中。

  只看到眼前,有许多双眼睛带着惊恐的色彩看着他,黑土不禁怔了怔,有些想不起刚刚做了什么。

  扭头一看,庭长右手正按着自己的头,淡淡的金光从手心喷涌而出,不解的看着他,想要知道这是怎么了。

  庭长见状,沉声道:“你差点被鬼气吞噬,还发出疯子一样的笑声,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你到底怎么了?”

  黑土闻言,整个人都傻了,差点被鬼气吞噬?这是怎么回事?

  猛然低头,果然,自己脚下百米内寸草不生,荒芜一片,黑土甚至能感觉到,这百米内还有冤魂存在。

  百米外,战士们有的满脸怒火,有的惊恐,眼神都落在他身上。

  黑土眼神黯淡,缓缓起身,低着头,喃喃道:“我在不经意中,又杀了好多人啊,我就不该存在。”

  鬼气缠身,黑土消失在了此处,在不知道哪个安静的地穴里,鬼气毫无征兆出现,缭绕了那里。

  庭长看着黑土离开的方向,摇摇头,道:“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他自己想知道的真相罢了。”

  虚空中传来梦回忆的声音,庭长皱眉,严肃道:“有些不该说的事情,暂且不要说,否则这一大助力,可就没了。”

  “放心,我有分寸,再说还有你在,他如不了魔。”

  “话虽如此,以防万一,多余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为好。”

  这句话,庭长是真的有些怒了,因为后果,是他们付不起的!

  以梦回忆的脾气,居然没有当场反驳,而是妥协道:“我知道。”

  说完就没了后言,庭长看着这些愤怒的战士,摇摇头,双手张开,万丈金光骤然爆发。

  所有战士能清楚的看到,一丝丝血肉与铁块迅速汇聚,短短一分钟时间,所有的一切就像回到几分钟前一样。

  战士们的战友们还一脸不解的看着周围围了一圈的兄弟,庭长深吸了一口气后,就离开了。

  这是什么恐怖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