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看着梦回忆与庭长一同边说边往外走去,自己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等庭长与梦回忆离开这里后,整个宫殿彻底安静了下来,黑土低下头,看着地面,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觉如此宁静,许多事情都想通了下来。

  片刻后,扭头看向水无月,此刻水无月也看着她,但脸色没有之前的邪魅与笑容,反而是认真注视。

  看着她这一身华丽的黑色长裙,感受着帝王上位者的气息,同时,黑土也感觉到了她背后的辛酸。

  这么多年来,水无月一直以女强人,女帝的姿态站在人们面前,让无数人觉得,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估计还有人觉得,她是一名妓女之类的吧。

  一旦女子称帝,通常都会出现这样的舆论,毕竟是名女子。

  就因为她表现得如此强势,哪怕是黑土都被她的气势遮蔽双眼,看不到真正的她。

  十五年不到的时间,就算她成长飞速,可归根究底,还是一个女孩。

  她的一切动力,可能都是墨染,黑土甚至无法摸清,她弄这么大个势力,参加空光战争,成为女帝的意图在哪里,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这一路走来,究竟又吃了多少苦头。

  这些黑土从未想过,现在想起来,他在各项,都不如这个在十几年前,比她弱小得多女子。

  实力?水无月是万年冰龙魂,专克黑土鬼气,且不说黑土本身实力没有她拼命修炼来的强,单单克制这一点,黑土以往凭借的优势就荡然无存。

  现在她还要提升到十万年冰龙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概念,可黑土相信从言语中也能听出,那对水无月是一次升华。

  在听到水无月的力量还有封印时,黑土大吃了一惊,已经这么强了,竟然还有封印力量,如果打开的话,或许她也能成为半神。

  甚至是神。

  可是,她做这些有什么用?墨染已经死了,在那个空间不可能出来,她做的这些,难道是想报复吗?

  黑土紧盯着水无月的眼瞳,犹豫许久后,问道:“你累吗?”

  水无月浑身猛然一怔,黛眉微蹙,片刻后闭上了眼睛,黑土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涌出的悲伤。

  “当然累,十五年不到,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变成了现在的恶魔,贱人,能不累吗?”

  “有时候我甚至在想,要不要结束这一切,再这样下去,我又能得到什么?”

  “可是,每次睡觉时,他就会出现在我梦中,以温柔的方式,向我道歉。”

  水无月沉默了下来,张开的眼中有些暗淡,下一秒突然情绪大变,眼瞳睁到最大,狰狞吼道:“道歉有用吗?!在梦里道歉这一切就能变回原样吗?我曾经多少次告诉他,不要太自负,可他呢?有听我说话吗?”

  “最后把我丢下,就想凭着道歉了事么?”

  “这不可能!”

  黑土看到水无月这副模样,着实被吓一大跳,蛮横的气势冲来,让黑土倒退数步,撞在身后的柱子上。

  他没想到,水无月心中的怨气居然这么强。

  想想也难怪,十几年的痛苦,她原本能作为一名享受爱情的普通女子生活下去,和父亲墨染一起,生活在水月城。

  现在,水月城没了,墨染也没了,水无月还能走到这一步,让无数真正知道她背景的人惊叹,也同时树下了无数敌人。

  在这种寂静的情况下,黑土的脑子似乎特别敏感,想问题的方式都变得不同。

  酷0q匠4网x-永6久√g免费看小:说

  水无月狰狞了好一会后,才收拾了心情,重新做回位置,满脸憔悴,喃喃道:“我只想再真正见见墨染,当面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强出头。”

  “只是一次比试,最后失去力量与记忆时,甚至被同门害怕,当做讨论的对象,他这么做,得到了什么。”

  “弄成这个样子,我已经和绝望擦肩。”

  水无月闭上了眼,似乎沉睡了一样,凄凉了斜靠在王座上,眼角泪水落下,化为冰晶砸在地面上,黑土怔怔的看着这位女帝,整个宫殿内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

  张了张嘴,黑土不知道这时候能说,什么,叹息了一声,留下一句话后,离开了这里。

  “如果有什么能让他回来,我愿意牺牲自己。”

  等水无月张开眼时,黑土已经不见,自嘲一笑,不知道在跟谁说话,道:“你的这一半,人挺好的,比你好多了。”

  这话一出,她面前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一道虚影站在那片黑暗中,黑色的眼瞳中满是自责,道:“水月,我当时···”

  “别说了,我刚刚说了,我要你站在我面前,告诉我,而不是这么一道幽灵。”

  水无月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无比寒冷,这是头一次出现这么森冷的语气,可在这森冷之中,还能听出几分痛苦。

  里面的人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分钟后,道:“在他达到灵君时,让幽灵和他的鬼灵冲突,阴阳逆转,到那时,我就能出来了。”

  水无月玉指一点,强行关上了裂缝,已经能看到,拿道人影还想说什么。

  水无月看着宫殿外,眼神黯淡无光,喃喃道:“可怜的替身。”

  外面的黑土自然不会发现这一点,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离开了他,这感觉并不强烈,非常缥缈,所以有时候黑土都无法发现。

  从被水无月叫回来后,他就时常会有这种感觉,感觉不强,并且也没丢失什么,所以黑土从没认真在意过。

  抬头看着万里晴空,心情无比惆怅,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安慰他,或许会好一点。

  然而,除了十多年前在灵藏时,其他时候,黑土从来都是一个人。

  没有亲人,朋友稀少,被各大势力紧盯,时常出入生死却没得到过什么对他真正有帮助。

  没有父母,更没有体验过,什么叫做父母之爱,他出生于废土,以地为床,以天为被,这些被他隐藏的东西,又有几个能看到的。

  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这些?

  走在大街上,飞行过城池时,常常都会留意下方的人们,吃的什么?那是什么味道?小孩们玩的东西真的好玩吗?好多东西连碰都没碰过。

  父爱?母爱?亲朋好友,打架欢乐,这些他经常看在眼里的东西,真的能做到毫不在意吗?

  他不想吗?

  他不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