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这两个字,庭长说的很用力,仿佛是在告诉黑土这其中的厉害,但就算庭长这么说,他可不相信庭长会就这么让他杀了。

  再说,哪怕追风刀现在拥有杀他的能力,实力上的悬殊仍旧奇大,半神的力量又岂是几把兵器就能轻松杀死的。

  黑土沉默了好一会,道:“回去跟水无月说了之后,再说其他。”

  听到这句话,庭长不禁笑了笑,没有告诉黑土她已经知道的实事,点点头,随即朝不远的邪火城而去,对后面的黑土毫无防备。

  黑土眼神犀利,庭长已经不是定时炸弹,而是核弹了。

  三分钟后,三人来到宫殿前,庭长叫人把李云轩带了回去,自己和黑土走了进去。

  水无月这时候不在宫殿,不过玉荷已经去通报,相信不久就会到来。

  一刻钟后,一身黑色长裙的水无月出现在座位上,双眉微皱的看着两人,问道:“这么快就回来,难道失败了?”

  庭长上前,拱手道:“恰恰相反,这次交涉非常顺利,欧阳遥天是个聪明人,不过,他给出的条件也非常苛刻。”

  “什么条件?”

  “灭掉万元空光,杀死元道人,夺走他的道灵交给欧阳遥天。”

  “灭了不就是了,对庭长而言,这些不是难事吧?”

  “仅仅我一人,很难办到,但如果有一位和我相同之人,这件事将会无比简单。”

  庭长若有深意的看着水无月,水无月见状,眼神微微一眯,心中已经明白了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黑土想跟你说些事情。”

  “哦?什么事?”

  水无月闻言,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一脸戏谑的看着黑土,庭长扭头道:“说吧,看女帝如何决定。”

  黑土闻言,只觉得这其中似乎还有更深的含义,仿佛其中有些事情,只有他不知道一样。

  可为了水无月以及自己的罪责,黑土硬着头皮将庭长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包括他的目的,以及他的身份,还有他隐藏的强大实力!

  最后一件事,黑土仔细的说出了庭长几千年前和远古之兽沟通的事情,其中,黑土还将自己的猜测,以及之后会发生的种种不利与有利全部分析了一遍。

  然而,除了在听到最后一件事时,水无月的脸色变了变,其他时候都是一脸平淡,这让黑土更加确定了内部的隐情。

  “你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两个早就在暗地里说过这些事了么?”

  黑土看着水无月脸色的戏谑以及庭长脸色的平淡,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个十七八九了。

  水无月笑了笑,道:“当然没有,只是互相试探得到的结果而已,比起这些东西,我更惊讶的是你。”

  “我?我怎么了。”

  黑土皱眉,怎么会扯到他身上?

  水无月来到黑土面前,右手玄力跳动,轻轻挑起黑土的下巴,邪魅道:“你不觉得,你变聪明了么,以前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黑土,好像已经消失了。”

  黑土瞳孔微微一缩,回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确实与往常不同,但现在说的可不是这种事情。

  酷=匠网Ok正=o版首(发

  “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庭长做什么吗?”

  “当然担心,可这有什么用?各有所需,互相利用罢了,他有他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我问你,假如没有庭长,你能从静幽山脉出来吗?”

  “假如没有庭长,静幽古城和寒江域这两个都拥有半神远古势力,你能抗下吗?你甚至连灵君都没到。”

  “你想赎罪,想要帮金乐蝶他们,可是,面对寒江域和静幽古城,你有能力挡下他们的进攻么。”

  水无月这一连串的询问逼得黑土退进了死路,如果黑土现在是人的话,恐怕早就汗如雨下了。

  水无月说的这些,他全都无能为力!

  “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才出生多久,真以为仅靠一己之力,就能完成所有事情了么,和墨染一样。”

  “不计后果,一意孤行,到最后死有余辜!”

  说道墨染的时候,水无月异常激动,转身回到座位上,平复了心情后,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黑土摇头,他太弱小了,在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唯一让水无月用他的理由,就是黑土的身体,能做到一些他们不能做到的事情,还有“墨染”的事实。

  “女帝,是不是可以让那位出来了?”

  庭长见事情稳妥,便问道。

  水无月点点头,道:“梦回忆,既然人家都已经知道了,就不要藏头露尾了。”

  黑土听到这句话愣了愣,难道这里还有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黑土不敢相信,水无月究竟隐藏了多少东西,这样一个他甚至连一点气息都察觉不到的高手,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水无月话音一落,宫殿内毫无征兆的刮起了狂风,白色的巨大风刃割在宫殿内部时,居然毫发无损!

  这巨大风刃,就算是黑土都要被活生生切开,这个宫殿居然毫发无损!

  水无月如今的势力究竟是有多强大,这些隐藏的事物一个比一个让人惊骇。

  狂风刮起的同时,黑影也出现在风暴内,那是一道瘦弱的身躯,腰间有一个把配件的影子,随着他双脚落地,狂风也随之消失。

  他的面貌,呈现在几人面前。

  “哦?”

  庭长看到他时,眼瞳不禁一亮,黑土心中简直震惊。

  此人长相英俊,不,应该说是长得简直妖孽,如果不是没胸,黑土都认为她是女的了,尖尖的下巴,高挺的鼻梁,眼瞳浅白,一头灰中带白的长发无风自动。

  灰色朴素长袍百折不皱,整个人神秘感十足,仿佛风一样飘忽不定,黑土只能用眼睛看着他,气息无法锁定!

  突然,黑土察觉不到庭长的气息,扭头一看,庭长就站在那里,可在黑土的感知里,整个宫殿就他跟水无月两人!

  庭长和被水无月称为梦回忆的男子对视间,无形的气势悍然碰撞,黑土连退十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身旁好似有无形的狂暴气流封锁了他。

  无法动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