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把长剑,都宛如炸弹一样,带着黑土的身体一同射入到残破不堪的大地上,轰然爆炸而开。

  一时间,下方的大地再度惨遭摧残,无数把剑在大地上爆开,看向领头人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要结束的模样。

  宛如帝王般俯视着连环爆炸的地面,庞大的烟尘挡住了他的肉眼,却挡不住他的心眼。

  看着里面那道不打算站起来,死死盯着他的男人,领头人心中的怒意愈发旺盛,左手太高,又是一柄巨大的光剑出现,无情的往下方投去!

  千万道影子已经被擎天万剑摧毁,只剩下唯一一道真身,一直看着上方俯视他的领头人,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更不敢相信,这把能要了他命的巨剑,竟然是他投下来的。

  眼看着巨剑越来越近,黑土依旧没有打算要起来的模样,远处的庭长见状,动若雷霆,瞬间出现在黑土面前。

  大手一挥结出一道玄力屏障,挡下了那些射来的长剑,抱起黑土后立马朝远处飞去。

  下一秒,巨剑无情的插入地面,让大地分崩离析,一道巨大的天坑出现在这片大地上,深不见底,巨大的爆炸使风云变幻,狂暴的自然灾害席卷整片山林。

  暴雨骤然落下,打在领头人身上时,却无法浇灭他心中的怒意。

  庭长看了一眼依旧呆滞的黑土后,转身道:“我们离开。”

  “不!”

  庭长这话音刚落,黑土就从呆滞中恢复了过来,神色突然变得无比坚定,从庭长怀中站起,脚踩虚空,遥望着领头人。

  从刚刚那一剑的感觉上,黑土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招式可以模仿,可一个人的剑道,却不能轻易改变。

  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后,再度张开时,眼中已满是执着。

  锵!

  再度拔出双刀,鬼气宛如花朵般绽放而出,无尽鬼气迅速凝聚间,也同样招来了另一个东西!

  鬼神!

  当鬼气的数量庞大到一定数量,达到地府与地府相同,甚至超过地府时,就会滋生出一种只能生活在鬼气内的生物,鬼神。

  这种生物拥有灵智,不过那只是在地府,在黑土的鬼气里凝聚出来的鬼神,就是他的奴隶,他的战士!

  这种鬼神实力强大,甚至能单挑大君立于不败之地,只是,每一名鬼神所需要的鬼气数量也不少。

  所以凝聚出这么一尊鬼神,也消耗了黑土十分之八的鬼气。

  不过,有鬼种在,恢复鬼气只是瞬间的事情,鬼神可以一直存在在一块区域。

  只要那块区域的鬼气达到能让他们生存的程度,黑土的身体所储存的鬼气一次确实只能凝聚一位鬼神。

  不过,刚刚可说了,只要一个地方的鬼气达到地府的程度,鬼神就会自动滋生而出,而不是在黑土的身体里面。

  给黑土足够的时间,他甚至能弄出一批大君军队来,可惜的是,这种军队,只能用来防守,并且万里之内不能有任何活的东西存在。

  因为鬼气范围的限制,它们只能在一块较小的区域内活动。

  领头人看着黑土身前,缓缓出现的黑色怪物,感受它的力量时,心中不由震惊。

  模样与黑土本身差不多,紫色的眼眸,身体完全是由鬼气形成,不过在它身躯上,却穿着一件看起来像木头制造的铠甲。

  ^更m新F最4U快u;上酷匠~:网

  只包裹住胸口,膝盖,肩头与头部,一手持刀一手持盾,攻守兼备,体型与之身后的异兽相仿。

  黑土恢复了一下鬼气,让自己再度回到巅峰状态,这就是他的优势,别人恢复玄力需要数个时辰,而他恢复鬼气,只需要短短一分钟不到。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

  领头人问道,语气依旧冷漠无情,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能发现他的语气中,有着一丝跟老朋友对话的感情在里面。

  黑土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到底如何,你自己体验一番便知。”

  说罢,便升到与领头人相同的高度,对峙之间,无形的气势已经激烈的撞在一块,两人眼神都无比凌锐,杀意笼罩整片空间。

  身躯同时一震,刀气与剑气爆发而出,在中间撞成一片,一时间完全变成了两个领域。

  一面是领头人锋锐的无上剑道,另一面,则是黑土鬼气弥漫的霸道刀意,刀剑之间的巅峰决斗,在九绝剑帝与唯霸神尊之后,再度上演在空光内。

  领头人沉默了许久后,低声道:“不要让我失望。”

  嗖!

  铛!

  黑土右手单刀挡在面前,看着眼前的一身狰狞铠甲的领头人,冷声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脱下这懦弱的伪装!”

  左手鬼气爆发,轮转单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在领头人的腰间鳞甲上,但却没有如他相信般破开护甲。

  领头人见状,剑意喷发,震开黑土后,眼中杀气涌动,大喝道:“大明剑尊!”

  轰!

  巨大的爆炸在领头人面前炸开,庞大的烟雾遮挡住所有人的视线,紧接着,一道沉闷的声音从烟雾中传开。

  “愿为主人,杀敌敬忠!”

  凶猛的狂风朝黑土压来,仿佛在那之中,有什么特别庞大的东西正在袭来。

  然而,那东西并没有如愿以偿的落在黑土身上。

  黑土冷漠的看着那把从烟雾中露出模样的巨剑,身前鬼神挡道,长刀死死的挡在巨剑前方,硬是没办法逼退半步!

  烟雾散去,一个巨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身精悍的铠甲,仿佛虚幻的身影却给人无限的压迫感,一头长发被狂风吹舞飘散,眼神凌然,紧盯着这尊鬼神。

  下一个瞬间,连续砍出五剑,每一剑都将空间切开,大片大片的黑色暴露,却依旧没有突破鬼神的防御。

  鬼神每一次都能刁钻的挡下他的剑,一时半会,只怕根本分不出个胜负。

  领头人与黑土都非常清楚,各自出现的对方面前,相互而视,黑土问道:“我在赎罪,你又在做什么,继续增加悲伤么?”

  面对黑土的问题,领头人先是当头一剑劈下,接着问道。

  “难道,赎罪,一切就能回来吗?再如同以前那般,一切就能变好吗?”

  “以前,回不来,一个西瓜如果掉在了地上,就算捡起来还能吃,但它已经脏了,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般美味,哪怕接着品尝。”

  “也失了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