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惊讶?”

  庭长似乎看出了黑土所想,嘴角微微掀起,黑土点点头,不可否认,他很好奇为什么在听到自己势力已经灭亡后,还能如此淡定从容。

  “因为我了解黄元,他确实很有才略,只是,他的承受能力太低,只要给他来一次巨大的打击,他绝对受不了。”

  “更何况是五百万大军的消失,这对他来说,是近乎毁灭的打击。”

  “能一直坚持到几千年后,也让我很惊讶了。”

  庭长不温不热道,似乎对黄元并没有什么实质感情,黑土见状,问道:“既然你知道他承受力那么低,又为什么要跟随他,并且带着五百万大军离开?”

  “因为他有潜质,承受力可以慢慢磨练,但意志却练不出来,只要慢慢提高他,迟早能称霸空光。”

  “可惜,一步错步步错,当初接到万道元央的邀请时,我就应该断然拒绝了,可惜。”

  庭长一脸惋惜,可他越是这样,黑土越觉得恐怖,他跟随黄元,居然只是因为黄元的潜力,而并非是真心跟随,也就是说,当初他完全是因为利益关系才进的千里追风。

  这是什么恐怖的心态,哪怕是在千年之后,也依旧恐怖。

  “当初万道元央为什么要攻击静幽古城?”

  黑土问道,导致这种事情发生的最终原因,究竟是因为什么?

  “几千年前,静幽古城凭借强大的实力,一心想要打破空光束缚,让整个空光都暴露在灵殿之中。”

  “每一个空光,在没有人突破桎梏前,都无法被灵殿内的强者探测到,所以万元空光才会平静这么多年,如果外面的人知道这个有生命的空光,万元早就支离破碎了。”

  “元道人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带着大军加入,并且说服各方势力一同,当年我们接到消息时,我一开始是不同意的,然而元道人给的报酬实在太过庞大,庞大到能让千里追风立马成为空光之首的程度。”

  “直到现在我都在怀疑,当初他们,究竟是不是联手,为的就是让黄元带兵进入山脉,然后困住,抹杀。”

  “如果我没猜错,当年静幽古城,是把万道元央与金无水尽的兵马全部吐出来了吧?”

  庭长反问道,黑土点点头,却又道:“金无水尽我不知道,但万道元央的兵马确实被放了出来。”

  庭长闻言,眼神微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瞳孔猛的一缩,问道:“你刚刚是说,万道元央在和灵明王都开战?那个灵明王都实力如何。”

  “很强,连元道人都不敢强攻。”

  黑土回道,庭长的神色更加凝重了起来,又问了问黑土为什么,然而黑土并不知道。

  “这恐怕,又是一场天大的阴谋啊。”

  庭长语气沉重道,黑土闻言,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当年的万道元央与静幽古城是联手想要去掉千里追风这一大患,那现在万道元央与灵明王都开战,或许也是为了除掉谁,你说千里追风被占,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更#◎新VM最快$上x酷¤@匠网

  黑土闻言,莫名其妙的就被带入到了其中,仔细思考了片刻后,道:“最早叛变的是一个名为蛇鬼的势力,那是在四十年前左右。”

  “万道元央与灵明王都,是从什么时候开战的?”

  “十多年前正式开战,不过灵明王都从创始之初,就一直跟万道元央是敌对。”

  这个消息说出来后,庭长再次沉思了下来,一刻钟后,给了一个让黑土惊愕的答案。

  “那这一次,很有可能又是因为空光的桎梏。”

  “你想想,如果当年万道元央是与静幽古城合作,现在那个消息仍旧被他们埋在鼓里,也就是说,他们依旧在合作之中,表面上这么风平浪静,背后很可能已经开始运筹。”

  “寒江域有没有什么动静?”

  庭长又问道,黑土闻言,沉默了下来,他才刚刚探测到的机密,究竟要不要跟他说?

  听他这一番缜密的分析,黑土不由有些信服他了,不得不说,这个庭长不但实力强,整个人的魅力也非常高。

  “你如果不告诉我,我又怎么告诉你他们想做什么,万一找到了出去的办法,不就有解决的计划了么?”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

  “这点不需要你相信,你只需要听我分析,听听看我说的合理与否,再来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黑土神色沉重,这个说出来的话,信服力实在太强,黑土已经蠢蠢欲动了,眼下这个地方又没办法出去,如果真的出不去了,那藏着这个消息也没有任何用。

  沉默了片刻后,黑土如实把自己探查到的所有关于寒江域的消息全盘托出,听得整个大军都一愣一愣的,有些人眼神迷离,怕是认为他在胡说八道。

  毕竟那么多的半君和大君,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势力中。

  哪怕是庭长都听得半信半疑,摸着自己的下巴,仔细思考着。

  “姑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我问你,寒江域在此之前,有没有过什么动静,比如要如何加入战斗,在此之前,又和哪个势力发生过矛盾?”

  “没有,毫无征兆就开始筹备,只是传出过一次谣言,说寒江域要加入战争,没有说加入哪一方。”

  黑土回道,接下来一刻钟里,庭长陷入了彻底的沉思,一刻钟后,道:“布局太深,光这点信息完全不够,除非能让我出去亲自观察,否则很难推断他们的真正目的。”

  “这还是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了。”

  黑土摇了摇头,说了半天,结果还是回到如何出去这个问题,看着这片茂密无比的森林,着实是让黑土头疼无比。

  他们被困在这里数千年都没有办法,在智商上,黑土甘拜下风,庭长都不知道怎么出去,他哪里可能找得到。

  “你们待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黑土不甘问道,谁想这一问还真特么问出来个线索。

  “只有一条不确定的线索,我怀疑,这里是被一道超级阵法笼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