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我们带着弟子们走吧?”

  金乐蝶皱眉道,剑心闻言,摇摇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从我醒来那时开始,整座剑山已经被大军包围,密密麻麻恐怕不下八万人。”

  “现在的剑宗,插翅都难飞。”

  剑心的声音中满是无奈,他当然带着宗门走,可是,当他来到山崖边,看到下面黑压压的军队以及无数阵法时,他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走的话,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啊,呆在这里,不就是等死吗?”

  金乐蝶依旧在竭力劝说道,她好不容易感受到了一丝温馨,难道就要这么破灭吗?

  几十年了,一直生活在皇宫之内,没有出去见过大世面,更加没有像镇罗殿那样惊慌的事情。

  她努力了那么久,一直竭力想要跟上队伍,然后看到更为宽阔的世界,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伴侣,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平平常常的普通人或许很简单就能做到这些,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些有能力的,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

  终于看到希望时,又有另一片更为广阔的黑暗笼罩,一层接一层,无穷无尽。

  “如果是我全盛时期,或许还能靠我们两人拖延,可现在,我甚至连一半实力都无法发挥。”

  剑心无奈道,剑道的力量确实无穷无尽,可也需要身体来承受啊,如今剑心的体内,那些毒素虽已消去大半,依旧还有残余。

  “没事,我一个人能拖住,到时候你带着宗门的人跑,不要回头。”

  金乐蝶温柔的笑道,剑心闻言,刚想反驳,却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嘴。

  看着金乐蝶近占咫尺的脸庞,双唇紧碰,那份柔软如同此刻金乐蝶的内心一样,温柔无比。

  许久后,唇分,剑心还意犹未尽的看了看金乐蝶红唇,金乐蝶见状,俏脸不禁微红,道:“答应我,一定要逃出去。”

  “你···”

  “我有办法离开。”

  金乐蝶打断了剑心的话,她知道剑心想说什么,只不过,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善意的谎言。

  剑心挣扎的片刻后,终究抵不过金乐蝶的柔情,闭上眼算是妥协。

  “乖,走,去把弟子们都叫过来,准备离开。”

  三分钟后,宗门上下所有弟子全部到场,剑明站在三位长老的身后,双瞳炯炯有神。

  紧接着,金乐蝶便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以及之后逃跑的策略。

  说是策略,其实也没什么,单纯的杀出去罢了。

  金乐蝶化繁为简,用了两分钟给所有人解释清楚后,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剑心看着回去收拾东西的众弟子,眼中有着决然,这是最后一搏了。

  只是,其中有一名弟子,迅速离开剑山罢了。

  另一边,黑土刚刚飞出鬼脉,就有一道剑灵爆射而来,直接冲入黑土的手心,接到信息的一瞬间,黑土脸色骤然大变。

  周身鬼气顿时笼罩周遭十米,下一秒,一道黑屋射穿天际,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那些勘察手刚想上前说话,黑土已经离开了此处,只有那一道从这里,一直连接着天边黑雾显示着他的离去。

  这些勘察手中不乏有大君的存在,看到这一幕,那下巴都是要跌下来的节奏,再回头看看那片十米范围的鬼气,无不是吞了口唾沫。

  直觉告诉他们,这玩意如果碰到他们,绝对会死无全尸。

  最让他们震惊的,还是那条久久都不曾散去的黑雾,这速度究竟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只是一眨眼,已经飞到了视线所及之外。

  一秒万里,也不过如此吧?

  照这个速度的话,黑土只需要十分钟就能赶到剑山!

  此刻的黑土,心情焦急的简直要心态爆炸,如果他有心的话,恐怕急的心都跳出来了。

  信上说:“十分钟内速来剑宗,或为我们收尸,埋在剑山下。”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黑土赶到了无比沉重的意念,那是真正的火烧眉头,已经达到刻不容缓的地步,剑灵从剑山飞过来就需要好几分钟,现在,剑心恐怕已经陷入危机。

  这是他第一次感到这般焦急,发自内心的恐惧,害怕剑心与金乐蝶有不测。

  如果剑心与金乐蝶有何不测,恐怕他会陷入疯狂之中。

  }最T'新lv章/节◇上酷)9匠√网P

  此时,在某一处奇妙的空间中。

  此处空间繁星点点,煞是美丽,在这繁星夜空之下,有着一潭池水,呈现天空的繁星之色,天花乱坠。

  池水之内,躺着一名男子,银白的长发浮在水面,狰狞着脸盘膝坐在池水中。

  也不知这池水是何物,男子俊俏的脸上,汗水一直在往下滴落着,精悍的上身有着一道明显的刀痕。

  突然,只见池水旁,仿佛透明的地面上,一道黑光闪烁,下一秒,从黑光内走出来了一名男子。

  男子一身黑色龙袍,金丝画线,乌黑的长发整理在脑后,明朗的脸庞上,是一双淡漠的眼神,双手背负在后。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平静平常,仿佛就是大街上普通行走的路人一般,然而那股危险感,可不是路人能拥有的。

  躺在池水中的男子,乍一看,似乎是当初在金水学院,与墨染决斗的欧阳青。

  这里空间也真是玄妙,不论上下左右皆是广袤星空,若不是地板不完全透明,恐怕就是踏立虚空了。

  欧阳青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猛的张开眼,星目之中剑光闪烁,更深处的,则是仇恨!

  男子看见他眼中的仇恨,淡漠道:“他出来了。”

  “在哪里!”

  欧阳青猛的转过头,死死的看着男子。

  啪!

  一声轻响,欧阳青怔怔的看着男子,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脸疼的火辣辣的。。

  “我有教过你,用仇恨去复仇么,持剑即为君子,君子坦坦荡荡,你现在,就像个小人一样可笑。“男子冷声道,似乎是恨特不成钢,也不见他有所动作,欧阳青脸上又多了一道手掌印。

  欧阳青闻言,仿佛清醒了一下,微微闭目,再度张开眼的时候,明显恢复了许多,恭敬道:“父亲,是我焦躁了。”

  欧阳青居然叫他父亲!

  那他,难道就是···欧阳遥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