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历八九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清晨时分。

  千里追风南方蛇鬼总部处,城的正中央,人影已经黑压压一片,每一位的实力至少都在三品,细细数去不下一万人。

  一万名三品以上的强者,这般阵容不得不说非常恐怖了。

  北风南山两名巨头站在高台之上,俯瞰着下方自己的军队,在他们两侧还整齐的站着六人,每一位的实力竟都在半君!

  北风身高六尺,手拿一本灰色书籍,书面上画着一个奇异的图案,看不懂是什么地方的语言。

  谈不上帅,也说不上丑,算是那种人群中一抓一大把的普通人,脸上有着一道明显的刀疤,自右脸划到鼻间,眼神犀利。

  褐色的中发披在肩上,一脸凝重的看着下方。

  而南山,人如其名,身高足足八尺,比北风高出好几个头,身材雄壮似虎,上身赤裸,古铜色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着许多伤痕,似乎都是野兽所伤。

  肌肉层层垒起,宛如铁塔般给人不可推到的感觉,凶煞着脸看着下方,褐色的寸头简单利索。

  这么大一个块头,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震慑人了。

  他们便是名声响彻千里追风,甚至千里追风之外的蛇鬼两巨头,这两人也是极端,明明是亲兄弟,张的却是一瘦一壮一高一矮。

  这倒是秉承了血脉的尿性,长得壮的人不都是个傻大个么?所以两人的头脑,自然都是北风了。

  “北王,兄弟们都到齐了。”

  身侧一名打扮端庄的中年男子上千说道,语气沉稳,脸色平静,整个人都深沉无比,可那锐利的目光在告诉着人们,他不是善茬。

  北风闻言,清了清嗓子,双手背负,朗声道:“现在万道元央带兵从西南想要蹭块肥肉,足有七十万兵马,皆是精兵悍将。”

  “聚元教已经整兵将敌军挡在西风城外,你们都是我蛇鬼将领,有谁愿意领兵前去支援的。”

  北风话音才刚落,下面就已经争先恐后的开始狂吼,一些有血性的甚至直接跟周围的人打成一片,就为了表现实力,争夺那份机会。

  不能说他们是盲目的,千里追风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大家都已经知道,在这个鸟不拉屎,难以维持生计的地方,蛇鬼将他们聚集了起来,而且分配粮食与住处,就单单这一点,已经足够让他们这群单神经的人誓死效命了。

  北风瞥了一眼身侧的中年男子,男子心领神会,离开了高台,转瞬出现在下方,开始一个个挑人。

  挑了足足有三千位将领后,北风接着道:“我们已经进攻到黄元的势力外围,与军师彻夜详谈后,决定从岩沙城发动总攻,一举攻下毗邻三座城池,有谁愿意前去。”

  依旧是有人争先恐后的想要去往前线,现在与黄元的战争才是主战场,蛇鬼里的有血性的人,无不是想要直接飞奔主战场与黄元的军队开战。

  接着又挑出来了六千人,仅剩下一千人在原地待命。

  北风道:“剩下一千人,与我一同,前往猎云团云城,即日出发,散!”

  唰!

  2F看正版h|章节~x上酷匠O{网

  这一声散落下,一万人竟然整齐的离开此处,各自奔回自己的地方,开始准备后面的战事,北风转身看着南山,道:“阿弟,你与他们一同前往岩沙城,光是这群人,我不放心。”

  “好。”

  南风爽快的答应道,剩下半个时辰了,北风又详细说了一遍战略,分配了另外六个人的目标。

  战略井井有条,甚至说是天衣无缝,而这精密的计谋,却在北风这一个人的脑子里转动,不得不夸赞一声他的大脑。

  如此有才能明是非之人,又为什么会选择来做邪恶的一方呢?

  当日下午,一万人齐齐出动,蛇鬼带着一千人直奔云城而去,那些前去支援的人,带着二十万军队急速赶往。

  另一边前往岩沙城的,也有足足五十万人,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场史诗级的战争,外战已经分为两大派,水火不容。

  现在千里追风自己又打了起来,这不就是让人得渔翁之利么?

  北风连日赶往云城时,这边的剑心,是浑然不知。

  “七皇子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金乐蝶靠在剑心身上,喃喃说道,那乖巧的模样,活脱脱是已经跟剑心好上了啊,果然爱情能改变人这句话一点都不错。

  只是有的人是悲剧,有的人,是幸福罢了。

  “有可能,现在千里追风危机四伏,到处都是蛇鬼的人,不过他是皇子,保命之物应该不少,就算带不来军队,只要这么一直坚持下去就好了。”

  剑心说道,语气中带着柔和。

  破天荒啦!

  剑心说话不带冷淡了,面瘫脸上竟然时常能看到丝丝幸福,不光是他,金乐蝶脸上也是带着笑意,嫣然已如人妻般。

  短短几个月时间,剑心不面瘫不冷漠了,金乐蝶不傲娇不打闹了,爱情特么有毒啊!

  回到正题。

  两人在这里过着好日子,却不知,这种日子已经过不了几天了。

  “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也挺不错的,现在好怀念在皇宫时的日子。”

  金乐蝶眼中充满回忆,在皇宫的时候,她总是渴望着离开那里,去过生属于自己的冒险生活。

  没错,她做到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她变强了,非常强非常强,强得甚至已经接近顶峰,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

  同样明白了,皇宫是多么安全,多么和谐的一个地方,能让她无忧无虑,无惊无险的过完一生,可是她没有后悔逃出来。

  因为她遇到了黑土与剑心,这是改变她生活的两个人,在逃出来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回不去了。

  “想不想回去看看你父亲?”

  剑心看着金乐蝶问道,金乐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剑心也没有再多问,突然,金乐蝶似乎想起了什么,坐直身子,猛的拧住剑心的衣服,一脸认真的说道:“喂,我说你该不会把你徒弟给忘了吧,你把他丢进去都几个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