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惊骇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扇门前,将门打开后,黑土却并没有看到剑心他们,而是苍九一脸惬意的躺在床上。

  发现几人进来连忙从床上滚下,看着黑土几个人眼中那是要多惊恐有多惊恐。

  恐怖,太恐怖了,这几个人的气息,每一个对他来说都超恐怖。

  就像是三座泰山压着他,让他呼吸都困难无比,玄力跟冻结了一样,拼命运转都跟龟爬一样。

  然而,他们三个人什么都没做,看着黑土深邃的紫色眼瞳,苍九吞了吞口水。

  他们才分开没多久,怎么这几个人都变得比以前还要恐怖的多了,那恐惧感深深的种在他心灵深处。

  双臂微微颤抖的拿出剑符,道:“这是剑心让我给你的。”

  黑土闻言,上前接过那剑符,手在触碰到剑符的瞬间,只见剑符剑光大放,变成一条剑纹落在手心上。

  隐隐间,似乎与谁达成了联系,奇异无比,可黑土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他们人呢?”

  黑土眉头紧皱,如果剑心他们出了什么事,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苍九看着黑土满是杀意的脸庞,哪敢废话,当即道:“他宗门出了事情,说什么百云楼夺走了云城,宗门让他赶紧回去,他们三个人一块走的。”

  “这剑符是他留给你的通讯物,应该能传音。”

  苍九双手举起,一副我全部招了你别杀我的模样,他们本来就不是伙伴,杀了他只是举手之事。

  黑土闻言,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时君王道:“这里只能进来五个人,就算他们不走,也只有离开。”

  黑土了然,算是放过了苍九一条小命,看着君王道:“快点结束这一切吧。”

  此时黑土就算这样想的,赶紧结束这一切,拿到幽灵,然后赶回云城。

  百云楼他是知道的,齐纵说过,百云楼跟蛇鬼有交际,那现在云城被夺,肯定也是蛇鬼主使,千里追风很可能已经彻底混乱。

  麒麟剑宗受到危机,他同样无法放心。

  君王反身向回走去,来到慕容言的房间内,站了好一会,就在黑土忍不住要问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处不同的地方。

  在慕容言背后的墙上,有着一个钟摆,这是所有房间中,唯一一个不同的东西,慕容言就挡在钟摆前,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

  面对几个人的目光,慕容言也是感到莫名其妙,浑身汗毛不禁立起。

  持续了好一会后,慕容言终于坚持不住,问道:“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你挡住了。”

  君王冷淡道,这话让慕容言一愣,额头流落的冷汗都停了下来,僵硬的回过头,只看到那熟悉的钟摆。

  T更A新R'最快re上@酷h匠网¤r

  尴尬的让开视线,来到床下,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到了钟摆上。

  苍九跟慕容言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神秘威武感,被几人超越后,逐渐被越甩越远,这估计就是属于他们的悲哀吧。

  君王抬起右手,下一刻玄力形成光柱射向钟摆,冷淡道:“把你们的力量都注进去。”

  君王一说话,晴水月与苍九陆续将玄力注入其中,黑土犹豫了一下,不知道鬼气是否有用。

  “门,是要五个人的力量开启,不分类型,快点。”

  君王瞥了一眼犹豫中的黑土,眼中有着淡淡的不屑。

  黑土闻言,鬼气已经朝钟摆而去,一时间整个钟摆摇晃不定,似乎随时会爆开一样。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又聚集在了慕容言身上,砸吧了一下嘴,将玄力注入其中。

  咚!

  随着慕容言的玄力注入,整个房间都是剧烈一颤,钟摆的模样开始慢慢朝逆时针旋转的黑洞改变,庞大的吸力拉扯着几人。

  君王毫不犹豫的放松身体,被吸了进去,黑土见状,带着晴水月一块进入。

  苍九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无奈摇头,一同放松身体,被吸入到黑暗之内。

  三秒钟后,房间回归平静,钟摆依旧。

  而在麒麟剑宗上,老者带着队伍来到四位长老面前。

  身旁已是尸山血海,每一名弟子都没逃过死亡的命运,横七八竖的躺在地上。

  四位长老也已经精疲力竭,浑身是血,除了呼吸外,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

  在第三天清晨,老者不耐厌烦,用玄力撑爆了大阵,就算入口隐秘,也只是拖住了半天罢了。

  他们几个老的拼死拖延,也只是拖到了今天早晨,麒麟剑宗,彻底完了。

  弟子全灭,就算剑心现在回来,也已经无济于事。

  “放心,等掌门回来,我会好好跟他聊聊的,麒麟心的地方,我已经知道了。”

  老者站在云老面前,嘴角的笑容是那么慎人,云老浑身刀伤纵横,鲜血染满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在听到麒麟心这三个字时,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乎是想做最后的抵抗。

  老者将脸贴到他面前,看着他浑浊的瞳孔,却是看到了剑心的身影,从剑心父亲死后,就是他带着剑心,那一身剑法也是他所传。

  剑心,是他的孙子!

  老者淡淡一笑,右手捂住脸庞,往下一抹,下一刻,让云老死不瞑目的事情发生了。

  他竟是变成了云老的模样,不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与云老如出一辙,与此同时,队伍中又上前几人,分别变成了另外三位长老的模样。

  四人无不是逆血喷涌,云老死死的看着眼前变成自己的老者,左手无力的抬起,又重重的落在血泊之内。

  “畜···生···”

  沙哑的微弱之声传入老者耳中,看着他生机消散,一副死透了的模样,老者也是摇摇头。

  另外三人也在不久后死去,从此,整个宗门被灭,然而宗门还并未消失,因为百云楼的人,无不是伪装成了剑宗之人的模样。

  老者招来一个人,吩咐道:“让楼主再派五百人过来,迅速处理掉尸体,还有,带三瓶迷阵散来,今夜之前,必须带过来。”

  “是!”

  应了一声后,便离开此处,迅速朝云城而去。

  老者脑中思索着,眼神看着下方的云海,喃喃道。

  “麒麟剑心,就差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