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黑土此刻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可他却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这男子。

  周身鬼气异常不平稳,完全被他的气势干扰,很难发挥出全部实力来。

  并且从他刚刚的话语来看,他绝对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确实,黑土忽略的太多,不单单是对尊神级兵器没有概念,最大的疏忽。

  是他肩上的女子!

  因为没有气息的原因,很多人几乎都直接将她无视,若是不认真去看,甚至感觉那本就是男子身上的东西。

  荡漾着细白大腿,从始至终,她没有出现过任何不适,完全免疫此处的一切,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

  就连现在,她都随随意意的在男子肩头摇摆,黑土等人没有一个发现她的。

  面具之下的她,嘴角微微扬了扬,冲男子低声说了两句,男子闻言,还露出了错愕的神色,缓缓收回了气势。

  并没有犹豫,直接开口说道:“上一处,是真正的考验,挺不过来的,只有死。”

  “这里,便是福地。”

  “福地?”

  金乐蝶等人闻言不觉明历,这里看起来哪里像什么福地?

  /!酷匠=网唯q》一{“正版,8其他√P都是R盗}版

  “简单说明,在此处坚持越久的人,出去所收获的更多,越无法坚持,出去的越早,得到的越少,你们的七皇子并没有死,只是先去了下一个地方。”

  “想要去找他的,只需要放弃此处的修炼,彻底摒弃防御,便可离去。”

  说完,就原地坐下,黑土几人闻言无不是诧异,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他们确实能看到,那股冰凉之意在他们体内凝聚,如同冰块一样固定在体内。

  黑土自然没那感觉了,若真是那样,在这里对其他人有好处,对他就是坏处了,待久了,鬼气全部冻结,那不跟死了一样么。

  “我先出去。”

  黑土转身朝众人说道,不出所料,晴水月与金乐蝶首当其冲,直接就是不同意的态度。

  “不行!你要走,必须得带上我。”

  “又想把本小姐甩下,门都没有!”

  晴水月上前挽住黑土的胳膊,说什么都不肯放开,她有万年冰龙魂在体,对这种温度还是有几分抵抗力。

  金乐蝶听到黑土要先离开,那动作叫一个夸张,猛的打飞层层棉布,一跃而起落在地上时差点直接滑倒,急冲冲的就跑到黑土身边。

  玛德智障···黑土早已准备好说辞,道:“不行,你们必须在这里坚持,否则收益太少,我不能在这里待着,我与你们的修炼方式不同,更加没有人的身体,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无法存活。”

  “那你带我一起走。”

  晴水月两眼泪汪汪的看着黑土,金乐蝶见晴水月先说了,急得那是猛跺脚。

  “不行,我说了,你们必须留在这里,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玩笑。”

  黑土的立场异常坚决,可明显,晴水月的立场比黑土还坚决。

  “我宁可不要那些东西,我也必须跟你待在一起!”

  晴水月紧皱着眉,脸上的表情不知是认真还是恳求,让人莫名心疼,然而,这些都与黑土无关。

  “你们的实力如果得不到升华,那就是累赘,我没能力一直保护你们,你们若是没法提高实力,后面的路,只会跟我越拉越远。”

  黑土无情道,这句话深深的打击了两人。

  黑土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跟守护神一样,可的确如此,自身实力如果提不上去,就跟之前那个地方一样。

  坚持不下来,只有死路一条,黑土以后必然会去更多危险的地方,万元五灵没有一个简单的,到时候,她们只是后退。

  晴水月挣扎了许久,双手无力的落下,低着头,喃喃道:“好吧,既然如此,在外面等着我。”

  金乐蝶想说的话,全都被晴水月说完了,撇了撇嘴,她们都不是不懂情理之人。

  黑土见状,算是放心了,说出如此狠心的话,他感到不适的,却只有金乐蝶一人,对晴水月,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感觉。

  墨染所说的那句小心她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遵从君王所说,黑土放弃了鬼气的抵抗,刹那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仔细看的时候,黑土已经不见了踪影。

  几个人虽然心急,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强忍着站在冰原之上,忍受着大自然的考验。

  苍九看着一动不动的金乐蝶与晴水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他是蛇。

  另一处庞大的空间内,黑土看着这陌生的地方,舒畅的感觉从来到这里开始便流畅全身。

  此处的庞大甚至堪比一个水月城,脚下是淡绿色的长方形石块,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青苔,看样子是经常被浸泡在水里。

  也确实如此,在他的两边,各有一潭百米平方的圆形池水,只不过里面的水,确实深蓝之色,看起来无比粘稠。

  一直往前看去,这样的水潭根本望不到尽头,后面乃是一睹石墙,说是石墙只是说它的模样,更确切的来说,这应该是一扇门。

  挂满了粗大的绿色长带,从这石墙的四面缝隙就能看出,这是一扇石门了,画着一位深蓝色的女性迦南,样貌苍老,皱纹满布,看样子已经是步入老年。

  黑土仔细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七皇子,眉头不由一皱,迈步往前走去。

  “啊~”

  还没走个几步呢,耳边就传来了舒适的呻吟之声,当然,是个男的,而且正是七皇子的声音。

  追寻着声音的源泉,黑土来到了左边的水潭上方,这水潭是凹凸型的,说是温泉也行,当然这是对迦南族人而言的温泉了,对他们来说就是水潭。

  视线向下看去,七皇子靠在边上的石壁上,静静的躺在这粘稠的蓝色液体中,脸上有着红晕,时不时就呻吟两声。

  足足一刻钟后,他才懒散的抬起眼帘,然而面对的,却是一张满是绷带的脸庞。

  “啊!我操!滚!滚!滚!”

  扑通!

  黑土面无表情的看着七皇子冲入水潭深处,别所七皇子惊了,他自己都惊了。

  你特么一个男的,身体还在水里面,看看你的脸就让你这反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