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熟悉的黑暗,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是空的。

  后方依旧是熟悉的白,纯白洁白,同样什么都没有。

  黑土看着这个熟悉无比的世界,楞了好一会后,低下头,叹息了一声。

  “我又回来了。”

  这里是他生活了数十年的地方,从墨染出生开始,他就一直生活在这里。

  没错,就是生活。

  在这个无人问津,什么都没有,只能看着眼前黑暗与纯白,只能听自己的回音的地方,他生活了数十年。

  离开这个地方只有一年不到,感觉却完全不同,剑心?金乐蝶?这些都成为了他的记忆,然而现在,他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回到了原点。

  突然,黑土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看着他,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白色的衣装与他成反调。

  有棱有角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一身合体的白袍百折不皱,双手负在后面,正视着他。

  而黑土则是一身黑袍,乍一看,竟与那名男子长得一模一样?!

  黑土看着眼前男子,眯了眯眼,喃喃道:“墨染?”

  我点点头,只是笑看着他,他在外面发生的一切,我都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我清楚的知道,他现在所需要的是什么,他所疑惑的,又是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

  黑土问道,我淡然一笑,道:“因为我已经死了。”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想让你进来。”

  我盯着他紫色的眼睛,淡淡的说出了这一句话,黑土闻言,愣了愣,叹息道:“想要回身体吗?”

  我闻言,没搞懂他在说什么,思索了几秒后,哈哈一笑道:“不,你想错了,我是已死之人,而我复活的条件,便是让你来代替我,既然我已死,又何谈拿回身体?”

  “这是代价,我自己所付出的代价。”

  黑土不解的看着我,恐怕现在他脑子里也是一片谜团吧,道:“那你让我来,又是为什么?”

  为了让他觉得我不是在开玩笑,我刻意严肃着脸,道:“因为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说。”

  我嘴角勾了勾,右膝弯曲,单膝跪了下去,黑土不解的看着我,但并未有什么动作。

  “这么多年让你待在这种地方,委屈你了。”

  第一句话,就给黑土带来了极大的动荡,不知道是哪来的情绪,黑土的双拳渐渐握了起来。

  “从我来到这里后,我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而在那边,我还能看看外面的东西,每天看着你们的动作。”

  “然而当我来到这边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就跟它的颜色一样,虚无黑暗,什么都没有,常年待在这里,相比你早已无法忍耐了吧。”

  我怀着自责的心道,这些话,是我来到这里不久后就一直想告诉他的,这里没有人,没有物,在外面觉得烦躁的东西,在这里却能成为唯一的乐趣。

  那份孤独,没有真正体验过的人,真的无法理解。

  “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这片黑暗就跟通道一样,你明明有代替我的力量与生命,为什么任由我来掌控身体,一直在这片黑暗中,你就没想过出去么。”

  我抬头看着黑土,这些话都是我亲身体验过的,这黑暗里,的确能够通往外界,简单来说,这里就是人的精神世界,一正一反,一阴一阳。

  我已经死了,无法再出去,然而黑土却拥有生命,更加拥有力量,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出来抢夺?

  那是一份感觉,并不需要去挖掘,只要身处这片黑暗,就能自然知道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也不担心黑土不知道这件事。

  然而黑土给我的回答只有淡淡三个字:“没兴趣。”

  这回答让我不由一楞,干笑道:“宁愿孤独一人待在黑暗,也不愿出去看看么?那现在,你想不想出去呢?”

  ;更新1@最快r上酷匠`%网S-

  黑土闻言,竟是显得有些反常,看着我道:“你有办法?”

  我不仅感叹他的智商,一个个都傻得要命,笑道:“我刚刚不是说了,这里是去外面的通道么?”

  “可是我感觉不到那股力量。”黑土道,神色冷淡,没有那股神秘的力量牵线,他也出不去。

  “那是因为我话还没说完。”

  我淡笑道,随即不再多废话,紧接着道:“你脑中所想,在外界所做的事情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跟我本就是一体,没有谁正谁负,更不需要因为这种问题而去烦恼,你是我,我也同样是你。”

  “我所生活过的,也是你所生活过的,你现在所生活的,同样也是我在生活,这种两极轮回之论,你完全可以从《追风》之中寻找,既然能用出轮回,自然能看明白这其中因果。”

  “剑心与金乐蝶,也是多谢你照顾了,至于水月,我只提醒一点,你自己小心。”

  “往后还有很长一段路,很多人都已经注视到了你,就算你是不死之身,可若是被鬼灵侵蚀,你也活不成,更加无法再继续看那片广袤的世界。”

  我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解开最后的那道束缚,黑土感应到了那股力量,那股能带他出去的力量,此刻正在向他招手。

  我眼中有泪水凝聚,苦笑的看着黑土,道:“让你来承受那份痛苦,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回报你。”

  “数十年来,你一直生活在这种地方,数十年后,你终于离开了这里,却还要忍受那种痛苦,确实,这件事情很不公平,但。”

  “我们是六绝帝尊,亦为六绝主宰,掌管六道万态,记住,你我一体,你若一死,我们都将不复存在。”

  “万元五灵乃是六绝之灵,找到他们,拿回你应该有的力量,找回你应该得到的生活,然后,永远的活下去。”

  我看着越来越远的黑土,泪水不禁滑落而下,我逼着他离开了,不论他愿不愿意,他都不能待在这里。

  想起外面的水月,心中一阵抽搐,苦笑一声,黑色的长发遮住脸庞,决然回头,泪水飘散间,这世界又回平静。

  什么都没有,什么也感觉不到,我只能作为一个看客,直到永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