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族和我们的文化不同,你别把这个忘了。”

  黑土眼神一眯,语气之严肃,这可关乎成败,金乐蝶看他如此严肃,咂巴了一下嘴,无力反驳。

  黑土站在图案面前,图案为圆形,有的画着草木,有的却画着异兽或者迦南族人,而且总共就这四种图案。

  黑土仔细研究这图案许久后,发现这四个图案竟然可以连起来。

  假设一下,将草木作为背景,迦南族人是手持三叉戟,一副追赶的模样,而异兽却是在逃亡,再将那河流图案并入其中。

  不就成了现在这里的模样么,而且越往前面走,河流的图案也愈加的大,起初是在最下方,往前走了一段路后就已经到了中间。

  而他们现在,那些水也确实淹到了他们腰间,一时间黑土茅塞顿开,反身数道:“走,往回走。”

  F酷匠0+网n正版R首P发P*

  说罢,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七皇子身边,随即往回走去,几人见黑土研究了那么久,也是不好反驳,紧皱的眉头跟了上去。

  让几人惊奇的是,越往回走,水位就越低,黑土见状,勾了勾嘴角,至少他现在的推理是没错的。

  这些图案果然是有蹊跷,他们这群人就像是图案上的猎物,身后就是迦南族人在追赶,然而,他们不往其他地方跑,却一直往迦南族的方向跑,这不就是自寻死路么?

  图案摆的非常有规则,最前面的,就是异兽,第二幅度,便是水位,第三幅乃是草木,第四幅就是迦南族了。

  迦南族既然在最后,那说明迦南族是在他们前面,反过来走的话,异兽就是在前面,跟着异兽的方向走,水位也就越低。

  只是不知道,异兽的尽头,又是什么,还有那草木的图案,代表着什么意思,这附近也并没有草木,这种种的疑惑,让黑土感到不安。

  可如果继续接着那条路走,那无疑就是金乐蝶所说的死路了。

  这一条路就这四种图案,一直回走,迟早回到原地,看着左右的道路,黑土突然发现,每一条路上的图案竟然也不同!

  左边的乃是异兽在匍匐,迦南族在旁边手握三叉戟,看样子似乎是在埋伏着,两幅图,然而,有一个东西让黑土很在意。

  异兽匍匐的下方,有这条路上的草图案,金乐蝶说过,每条路可能是一道传承,也可能是死路。

  那如果换一个思路,假设没有死路,而是需要特定的物品,那这就很简单了。

  现在黑土脑袋里就有这么一个想法,左边这条路,是不是和现在他们踩着的这条路,有什么关联呢?

  比如说,把这条路走到尽头,就能拿到与这条路相关的东西,从而继续往前走?

  这不失为一种可能,再看看右边,一样的图片,然而那异兽匍匐的地方并不是草地,而是树林,左右加起来,就是草木的图案。

  一时间种种谜团被解开,让黑土都感觉有些舒畅,看着身后满脸迷茫的几人,黑土又朝他们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每一个人都不禁长大了嘴巴,尤其是金乐蝶,她万万没想到黑土居然还有这么聪明的一面,最慌的,恐怕就是晴水月了,眼中的神态不断变换。

  就连剑心都是大吃一惊,平时不怎么说话的黑土,现在居然还有这种脑子,说出来的逻辑无懈可击,听起来似乎完全没有遗漏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脑子了?”

  金乐蝶诧异道,不光是她,所有的下巴都跌到了地上,就连黑土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还有这种天赋。

  “很简单的推理,只是你们没注意罢了。”

  黑土冷漠道,随即不再废话,既然眼下就这三条路,而且还有着明显的关联,那自然是走眼下的道路了。

  男左女右,黑土选择先去左边,越往里面走,也越黑暗,脚下不再潮湿,反而长起了草来,看到这点,几人愈加肯定了黑土的推理。

  一直往前走,没有任何分叉,只有一条路,但却越来越黑,剑道降临,没有任何杀意的剑光闪烁在他们周围,只要不去刻意触碰,这些剑光就没有任何伤害。

  周遭五米算是被剑心点亮,走的时候,每个人都留意着边上的图案。

  迦南人的那一幅图一直在变化,一开始是蹲着,紧接着站了起来,到现在逐渐往异兽靠近,手中紧握三叉戟,接着往里走,恐怕迦南人就要跟异兽碰撞了。

  然而,到迦南人接近异兽的时候,图案就不见了,在他们面前,一道石门阻碍,而在石门之上,最后一幅图出现。

  迦南人紧握手中的三叉戟,猛然往异兽刺去,然而异兽浑然不知,画面定格在三叉戟就要刺上异兽脖子的时候。

  这让每个人都莫名紧张了起来,这门的后面,恐怕就是危险之地了,门的上面,有一个圆形凹槽,与金乐蝶手中的阵盘对称。

  “能开吗?”

  黑土沉声问道,金乐蝶点点头,非常确认,黑土让开道路,金乐蝶看着这道凹槽,此刻她紧张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

  这门后面有一道气息,有一道非常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让金乐蝶感到忌惮,感到毛骨悚然,可事到如今她也不能退缩。

  猛然将阵盘按在凹槽之中。

  轰隆!

  走廊随着阵盘安上的刹那,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剑心与黑土同时拔出武器,随时准备战斗。

  金乐蝶连忙收回阵盘,前方的石墙开始出现裂纹,蓝光爆涌而出,下一秒轰然碎裂,剑道保护,没有碎石能突破剑道的防御,但却也无法破坏这些石头,全部被挡在的一米外。

  扭头看去,一个巨大的空间呈现在几人眼中,漆黑无比,而在这空间的中央,离他们足足数百米的中央,一颗冰蓝色的草静静散发着光辉。

  与图案上的草如出一辙!

  黑土试着踩了踩这黑暗,有实地的感觉,率先踩了上去。

  往里面走了两步,其他人也都走了进来,强烈的危机感一直压迫着他的神经,可此处看起来有没有什么危险,感应间,也是什么都没有。

  几人直接来到冰蓝草前,金乐蝶看了看众人的目光,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蹲在冰蓝草面前,略微犹豫了片刻后,伸手将之拔下!

  也就是拔草的刹那,两个血红色的巨大灯笼亮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