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上去,直接去魔江城。”

  剑心说完,自己已经站了上去,黑土也毫不犹豫的走了上去,金乐蝶稍微犹豫了一下,看着两人的目光,一咬牙,跟着站了上去。

  “魔江城是孽火的领域,只要不惹事,就不会出问题。”

  在出发前,剑心还叮嘱了一句,玄力覆盖整个阵法,下一秒无尽光华笼罩,三人消失在阵法之中。

  光华持续了数秒,消散后,三人已经不见踪影,而那阵法,也变回了原样。

  最新%章.节上}W酷、I匠+}网

  黑土看着周身飞逝的五彩之光,感觉就像是在时间夹层中一样,一分钟后,身体猛然一沉,三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间黑漆漆的房屋,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可怕,剑心稳定了一下气息,走到窗户前,拍掉上面久积的灰尘,掀开窗户一看。

  大道上,两排身着精铁之甲的人矗立,让人吃惊的是,她们竟都是女人。

  有的手持长刀,更有的拿着柄大斧子,看起来着实慎人无比。

  而在街道上,一群平民低头行走的,许多都还带着行李,除了脚步声外,连呼吸声都刻意压制着。

  整个魔江城看起来就像个死城一样,许多高大的建筑倒塌,仿佛刚刚经历过战争。

  剑心关上窗户,轻声轻叫的走到两人面前,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自己先往外走去。

  一推开门,门口就站着一群手持利刃的女子,看到剑心出现,非常干脆利索的用手中利刃指向剑心。

  “什么人!”

  “在下只是路过此地,还请放行。”剑心压低了声音道,一身普通麻衣,看起来倒像是个普通人。

  “还有人没?”

  其中一位又问道,剑心点点头,让开了道路,金乐蝶与黑土两人走了出来,这不出来还好,一出来直接就让她们连退数步。

  其中一位拿出个卷轴了,仔细看了看黑土,又看了看卷轴,好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时间大惊失色,撒腿就往外跑去。

  三人见状,很是疑惑,剑心看着黑土,想要个答案,然而黑土只是摇摇头,并不记得什么时候来过此处。

  看着眼前刀剑相向的一群人,黑土走下台阶,她们跟着后退几步,没人敢上来阻拦。

  “黑土!”

  一道熟悉的甜美之声突兀的响起,剑心跟黑土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也是讶异无比,扭头看去,只见晴水月竟然穿着跟她们一样的衣服跑了过来!

  脸上满是泪水,冲出人群,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到黑土身上!

  没错,就是扑倒身上!

  然而,鬼气并没有侵蚀她,反而显得异常亲和!

  三个人看到这一幕都傻掉了,尤其是黑土,一个活物碰到他居然没死,这究竟是何等逆天之事!

  剑心趴在黑土怀中,眼泪打湿了他的胸膛,抬起淡蓝色的眼眸,楚楚可怜的看着黑土,哽咽道:“你知道···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我从水月城,经历多少生死才走了过来,你知道吗,水月城已经没了···”

  “我们一起待了许多年的地方,没有了,我全家没有一个活口···”

  “要不是孽火之主水无月救下我,你恐怕都已经见不到我了。”

  晴水月哭哭啼啼的趴在黑土怀中,然而黑土直到现在都还是震惊状态。

  她冒着生死跑这么远,就是为了来找我?水月城没了,被人给屠了么,那她现在不是无依无靠!

  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竟然只是为了来找我,就豁出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为什么,我对她的感情就像是有座大山在挡住一般,无论如何都生不起一丝情绪来,剑心与我相遇这么长时间,我对他都已经有了一丝熟悉感。

  晴水月,这个我脑海中记忆最深的名字,我却对她生不出一丝感觉,另一只无比自责的情绪莫名其妙的涌了上来。

  此刻我就仿佛身处冰火世界一般,难受无比。

  “水月城被灭了?是谁干的。”

  剑心听到晴水月所说,大惊失色道,他好歹在那城里修炼了有半年时间,更何况晴水月与他的交情也是可以,听到这个消息,怎么可能平静!

  更让他吃惊的是,她一个女人,居然穿过重重险恶来到千里追风,只为了找黑土,这是多么疯狂的执念!

  金乐蝶看到晴水月抱住黑土时,那就是打翻了五味瓶了,心里面什么味道都有,两个小粉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苍松书风。”

  远处又传来一道声音,这道声音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那些女子纷纷单膝下跪。

  视线空旷了起来,那是一名妖娆无比的女子,额头有着一轮半月印记,长长的紫发盘踞在脑后,一身黑紫色席地长裙,每一步间,都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升起。

  仿佛她能诱人心魂一般,剑心的双手甚至不自觉的抬了起来,等他察觉时,已经抬到了自己眼前。

  若是以前的剑心,自然不会被这些小伎俩迷惑心魂,然而现在的剑心,却只是有个名字罢了。

  “月姐姐。”

  晴水月搂着剑心,转身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水月城,就让她想起了当初。

  “你就是水无月?”

  剑心惊愕道,女子点点头,轻手轻脚的走到黑土面前,两人直视间,黑土明显感觉到一种虚幻的力量向他而来。

  然而,这些伎俩对于一个没有心的人来说,毫无作用。

  “不错啊,这个男人,长相虽然不怎么样,可心智,却宛如钢铁,人家都没办法窥探呢。”

  水无月妖娆道,淡紫色的眼眸勾人心魄,黑土眯了眯眼,沉声道:“所以,现在你们想做什么。”

  “我们孽火从来不强迫人,你们想要离去的话,随时可以走,但水月妹妹可是苦等了你许久,你打算就这么丢下她么?”

  水无月挑了挑黑土的下巴道,鬼气弥漫向她如葱般的指尖,却被她轻而易举的给吹掉了,心中诧异间,也安下了心,如果连她都可以随意碰自己的话,那自己真的该检查一下,到底是别人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

  “我们要去的地方九死一生,极有可能死亡,不可能让她跟着我们。”

  “九死一生的地方你带个澄透过去?你怕是还不知道,水月妹妹已经破约十一品了吧?”

  “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