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动金乐蝶淡蓝色的长发,剑心怔怔的看着此刻的金乐蝶,完全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晴水月不放弃黑土,那是因为她爱墨染,可为什么,金乐蝶只与墨染有两面之缘,为什么她也如此执着?

  黑土看着金乐蝶满是恳求的眼眸,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是在告诉自己,她想成为自己的朋友。

  “好。”

  黑土淡漠的回了一句,也就是这么一句话,让金乐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金乐蝶激动的看着黑土,双拳紧攥,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两步上前,伸手直接就要去挽黑土的胳膊!

  剑心简直,要出手已经来不及,只能伸出右手,然而,在剑心拉住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到了。

  心神莫名的颤抖了一下,剑心猛然抬头,然而并没有看到金乐蝶慢慢消失的样子。

  黑土站在屋顶上,俯视着下方两人,金乐蝶做着伸手的动作,右脚浮空,如果不是剑心拉住,恐怕会直接载地上。

  金乐蝶有些不解的看着黑土,为什么他要闪开?

  “你不能碰我。”黑土冷漠道,那一瞬间如果反应慢了分毫,金乐蝶恐怕就死在这了。

  他固然是能收回鬼气,但,腐蚀的力量依旧会有残余,只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与之对耗才能将之完全泯灭,最后再生长出来。

  在山下时,那些荆棘的生命力与整片大山相连,无穷无尽,所以能在黑土收回鬼气后,再生长出来。

  然而,人的生命力是有限的,金乐蝶若是碰上黑土,哪怕黑土瞬间收回鬼气,腐蚀的力量依然会吞噬掉金乐蝶。

  鬼气的腐蚀之力,可是人身体里生命力的十倍,如果没有契约九品的实力,碰之即死。

  现在唯一发现的另一种方法,就只有剑心那浩荡的剑气了,剑心的剑乃正人君子之剑,与黑土邪恶的鬼气正好对立。

  只要能力足够,剑心甚至能用他的剑气克制鬼气。

  “我不能碰你?为什么啊,我们不是朋友了吗?”

  金乐蝶看着黑土的脸上满是焦急,一时间慌张无比。

  “剑心没给你说么,你碰我,会死。”

  说道死字时,黑土刻意加重了语气,眼中寒芒毕露,吓得金乐蝶连退数步,落在剑心怀中,看到剑心淡漠的脸,金乐蝶终于想起了那句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受到这种待遇?这个本不是人应该拥有的生活啊!”

  金乐蝶看着屋顶上的黑土,语气中满是愤怒,她非常不理解,为什么黑土必须承受这样的诅咒?

  “你若是碰到我,会像这房子一样。”

  黑土说着,凌空而立的脚已经落在了屋顶上。

  瞬间,暗紫色的能力爆涌,化为一道光柱直冲天际,甚至将头顶星空击碎。

  脚下房屋迅速泯灭,成为紫色光点顺着光柱往天际而去,这一刻,天地昏暗,莫大的气息甚至引动四位长老惊呼。

  金乐蝶怔怔的看着房屋一点点消失在她眼前,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不过短短数秒钟的时间,木屋已经完全消失。

  可那气势依旧存在,黑土为的,就是让金乐蝶彻底认清现实,她不能碰自己。

  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黑土周身弥漫的鬼气,那腐蚀的力量,光是看着就已经让她生不出靠近的胆子。

  就算是空气,在那片区域内,都无法存在,除了他自己之外,那片空间内,什么都没有,永远都只有他一个人。

  “何人在我麒麟剑宗叫嚣!”

  天空一声宛如闷雷般的怒喝声炸响,远处天边,四道流光急速赶来,短短数秒钟就落在剑心身前。

  四位长老看着鬼气大放的黑土,感受到那股能量时,无不是面色一变,拔出长剑,阵阵玄力荡漾,已经做好死斗的准备。

  黑土紫色的眼眸与周身鬼气几乎融为一体,淡漠的扫过四人,定在了剑心身上。

  剑心被那淡漠的眼神盯中的瞬间,浑身竟是不自觉的颤了一下,那眼神就好似千里冰山一样,让他毛骨悚然。

  “别动手,他就是我说的朋友。”

  剑心上前,拦下准备出手的四位长老,四位闻言,那眼珠子都差点给掉下来。

  什么时候剑心会结实这种浑身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朋友了?

  黑土收回力量,就算不卸下手铐,他想要达到的目的,也已经完成了,看着金乐蝶用如同看魔鬼般的眼神看着自己,黑土知道,朋友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就如天方夜谭。

  四位长老看到黑土收回力量,犹豫了片刻后也收回长剑,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剑心,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然而剑心并没有给他们答案,反而是把他们给打发走了,剩下三人面对着面。

  剑心也是第一次看到黑土释放那股气势,那股碾压一切的气势,仿佛世间根本无人能与之对抗,一切都会腐败在他的脚下。

  金乐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眼中只有黑土鬼气弥漫的身影。

  房屋已经彻底消失,黑土站在空中,抬头看去,原本的星空上,出现了一个洞口,跟天窗一样,唯独那一块没有一点星星,就算是白天,都呈现为黑色。

  “看到了吧,不要碰我。”

  黑土淡漠道,金乐蝶竭力的想要将黑土想象成墨染,可是,黑土做的事情,与墨染做的事情,根本是两个人,她已经努力了。

  “我看你们也累了,带她回去吧。”

  黑土转过身,绷带无风自动,这一刻,黑土地背影给剑心的感觉,竟是那般孤独,他唯一能碰的,只有追风刀。

  唯一能与他相伴的,也只有浑身的绷带与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他的鬼气。

  黑土向另一边的房屋而去,离开了两人视线,剑心抱起已经瘫软的金乐蝶,摇了摇头,冷着一张脸往回飞去。

  NU看正+!版t)章we节上9酷e匠(a网q

  今天的见面,说不出是好还是坏,不论是对剑心还是对金乐蝶,打击都非常大,以前的那个男人的踪影。

  他们一点都看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发古稀说:

  可能有的兄弟姐妹们觉得这几章很无聊,甚至是觉得芒果在水字数,但如果一本百万字的书简洁成数十个字来描述,兄弟姐妹们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