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心看完这行字后,二话不说直接冲出房屋,玄力遍布整个麒麟剑宗,数秒后,锁定了金乐蝶的位置,但却让剑心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藏宝楼!

  那可是整个宗门底蕴储存的地方,其中宝物数不胜数,易碎之物更是在多,金乐蝶过去,剑心已经不敢想象她会做什么事了。

  如果她把那里给毁了,别说让她离开了,把她关起来才对,然后发消息给金水尽,让他带钱来赎人,这种做法天经地义啊。

  一丝焦急涌出,不敢犹豫,连忙向藏宝楼而去,藏宝楼在第四山峰,也就是宗门的最后方,属于绝对监守的一座山峰。

  最“e新{5章&w节+上酷匠。Z网)

  从此处赶到那里虽然只要一分钟不到,但就短短一分钟时间,甚至可以直接把藏宝楼给毁了。

  藏宝楼如果没了,恐怕黑土那一千万都不是事了吧,藏宝楼里的东西如果全部卖了,甚至能卖出几亿灵币,那是他们最后的保守。

  心中焦急之下,剑心的速度也加快许多,短短半分钟时间就落到藏宝楼前,门外四名弟子挺立,看到剑心前来,连忙恭敬的喊了一句“掌门”。

  藏宝楼共两层二十米高,楼的周围都是参天大树,非常好的将它隐蔽在其中,而且在这第四山峰上,这样的建筑还专门多造了几个,并且每一个都设下隔离阵。

  不是本宗高层人员,根本不可能找到此处,到时候就算宗门惨遭灭顶之灾,也能在敌人找到东西前,把宝物全部搬走。

  “金乐蝶是不是在里面?”剑心气息有些不稳定,对着四人问道,四人闻言,都是一脸懵逼:“掌门说的金乐蝶,可是您带回来的那位女子?”

  剑心点点头,然而,四人却都说没看见,但剑心当时感应的时候,她就在里面,不再与他们多说,走上前,右手在门上比划了几下。

  下一秒光芒四射,这充满禁制的门缓慢打开,剑心一步跨入,在看到眼前情景后,算是安下了心。

  藏宝楼看起来完好无损,那些放在架子上的宝物也没有损坏的痕迹,看到这一点,剑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略微感应间,金乐蝶的气息就在藏宝楼的右上角处,皱着眉走了过去,一转角,就看到金乐蝶跟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口水流了满地,而在她手上,还紧握着一个瓶子,乳白色的瓶身上画着奇异的纹路,剑心见状,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酣睡的模样,刚刚起伏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

  从她手中拿过瓶子,这是九天酿,酒性极大,不过对人的身体倒是百利而无一害,但看她这模样,今天怕是见不到黑土了。

  九天酿虽然也极为珍贵,不过也就几万灵币,而且,在他的身侧,可专门有个放九天酿的空间,里面上上下下可有数百瓶。

  抱起金乐蝶的娇躯,一股触电般的感觉直接让剑心颤抖了一下,差点手一松将她丢下去,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心脏跳动的速度莫名其妙就加快了起来。

  胸膛贴着金乐蝶柔软无比的娇躯,她身着粉红长裙,手臂裸露在外,雪腻的肌肤水润无比,仿佛能捏出水来一样,眉头紧紧的皱在一块,看着金乐蝶美丽无比的脸庞,剑心此刻的内心,说不出的空。

  她脸上可能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潮红无比,鼻间只有她的体香与长发的清香味,看着她的脸竟是不自觉间入迷了起来。

  片刻后猛然收回目光,牙关紧咬,刚刚那几秒钟,他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剑,但却需要他持剑守护的世界。

  拼命的甩了甩脑袋,将脑中杂念抛开,深吸了两口气,转头看向金乐蝶时,还是忍不住会被她吸引,那股异样的情绪虽然被剑心压下,却已经种下了种子。

  推开门,还不待几名弟子转身,剑心已经离开了此处,大门紧闭,禁制再度出现。

  脚踏流光,剑心穿梭在星空之中,看着怀中熟睡的金乐蝶,她来到此处已经带了那么多麻烦,一开始,他确实想过通知金水尽来接人。

  可现在,他的心中竟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丝不舍,这种感情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身上,且在刚刚出现的刹那,他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了木屋前,藏宝楼定时有人检查,可能就是在那时候,让金乐蝶给溜进去了吧,幸好没有被人发现,否则事情就要闹大了。

  走进木屋,将床上的杂物泯灭掉,随即把金乐蝶轻轻的放在床上,“嗯~~”

  莫名其妙的呻吟了一声,翻了个身,双腿驾着被子,裙摆被拉起,一双雪白的美腿呈现在剑心眼中,刚刚稳定的心情顿时又缭乱了起来。

  以前行走时,这种场面见过无数,然而没有一次让他出现这种情绪的,可今天,却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

  那从那一双美腿往上看去,还能看到一丝沟壑···连忙收回目光,剑心此刻的心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回头看了两眼她熟睡的连忙,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此处,他知道,如果他继续待在房间的话,只会愈加复杂。

  看着周围的翠绿竹,负手站在空地上,那股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抬头看天,英俊的脸庞上,淡漠依旧,可那双负在背后微微颤动的手,却已经出卖了他。

  第二天清晨,房间内,金乐蝶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可依旧赖在床上,偶尔睁开眼,但在看到是自己房间后,倒头又睡了下去。

  死死的抱着被子,时不时还扭动几下,着实可爱无比,天真的就跟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般,入世未深,不知深浅,才会如此随性吧。

  剑心站在屋外整整一宿,一动不动,只是抬头看着天,只是一直思考着那个问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身后推门声响起,剑心也停止了思考。

  “你终于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