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身?就你这小子想抢玄身?”

  齐纵做出一副你没在耍我的表情,眼中的藐视明明显显,下一刻直接爆笑道:“哈哈哈!哎呦我滴嘞个二婶诶,你想抢我的玄身?哈哈哈···”

  一时间竟是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捧着腹部,眼泪都笑了出来,浑然不知黑土周身的杀气。

  “你不给?”

  黑土确认似的问道,这一次,语气中森冷的杀意终于传到齐纵耳中,整个大笑的模样骤然停止,那股杀意直冲其神智,但却并没有冲到心灵处。

  半路就被一种特殊的力量给打散了。

  “看来,你有点本事。”齐纵眉头微皱道,话虽如此,却并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紧张感。

  紧接着,他脸色一寒,跋扈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认真:“不过,这玄身乃是我家祖传,就算死,我也不会交给别人,更何况还是你这种人。”

  “看样子,是要动手了。”

  黑土慢慢拔出追风刀,煞气席卷周身数十米,悉心栽培的花儿全部遭殃,齐纵虽然心疼,可也是分得清状况之人。

  右手一闪,一个白色的葫芦出现在他手中,葫芦约莫手掌大小,通体乳白色,阵阵玄力从中荡漾而开,看起来也是一件幻灵级兵刃。

  可惜,黑土的刀,如果真要算的话,应该是在日月中等神兵,比他这葫芦可要大多了,然而另一点却是,破约者,并不像契约者一样依赖兵刃。

  破约者用的纯粹是自己的玄力,兵刃法宝这些东西,只是用来给玄力增幅,例如如果他这是个雷电葫芦的话,玄力释放时,便会带上雷霆之力。

  众所周知,玄力之所以没有其他能力,是因为它太过霸道,在没有彻底融合前,是无法使之与其他力量融合,这就必须得需要宝物来达成目的了。

  契约者靠的本来也不是玄力,对这些就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的心态,但对破约者而言,这就非常重要了,相对的,契约者对兵刃法宝的自身强度,就依赖得多了。

  看他手中葫芦纯净的玄力波动,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属性,不过他最大的能力,应该是风珠玄身吧。

  风珠玄身虽然排名一千多,可首先得知道的是,玄身千万亿,能进入榜单的,只有三千一百个,差距很明显了吧。

  风珠玄身,听名字就知道它的能力了,风这种东西,对不用仙术的黑土来说,并没有太大作用。

  一念至此,心头一狠,他必须要拿到万元五灵,那是他知道自己身世的唯一之路,也是唯一支配他继续在这世界前进的东西。

  如果没有这个目的的话,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还能往哪去。

  OQ酷匠…网b正s版◇k首发ra

  身形一闪,如以往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齐纵身前,手中追风刀已经高高抬起,然而,在劈下去的时候,却是直接穿透了过去。

  下一秒,齐纵的身影渐渐模糊,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迅速向右边闪避。

  轰!

  烟尘直冲云霄,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印直接给地面砸了个坑,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击。

  回头一看,只见齐纵居然站在他刚刚站的位置,心中不由一惊,齐纵移动的痕迹,他甚至连一丝都没有捕捉到,就好像他是直接瞬移过去的一样。

  心神沉了沉,看来,齐纵能当上城主也是有几分真本事,一开始小视的心态收了起来,双手持刀,煞气笼罩全身!

  咔嚓!

  右手手铐直接掉落,庞大的鬼气眨眼之间充斥半边天!

  整个北城的人民几乎都看到了这股力量,然而,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态,居然视而不见,就跟习以为常了一样,哪怕是跟齐纵熟的人,在犹豫了一下后也当做没看见。

  齐纵看着眼前几乎挡住他视线的鬼气,心中的震撼甚至要通过眼睛冲出来,那眼珠子都快滚地上了。

  “这是···什么?”

  齐纵怔怔的看着鬼气,那无处不在的腐蚀之力甚至快要爬到他身上,若不是玄力护体,恐怕光是站在此处都已经变成灰了吧。

  因为,周围数百米的城主宅子几乎是在顷刻间消失,连他娘的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老子这辈子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了。

  一时间,齐纵心中连打退堂鼓,可一想到风珠玄身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骨子硬了起来。

  “还想打么?”

  黑土冷漠道,这是第二次取下手铐,那压抑许久的力量一瞬间膨胀开来,弄得绷带跟鬼畜了一样到处乱飘。

  在火沙那会儿,不论是休息时吸收的鬼气,还是杀人时吞噬的魂魄,这些都是给他增长实力的东西。

  不过黑土通常都是带着手铐,力量不会外泄,所以如果不释放力量,根本无法感觉到增长的力量。

  如今卸下手铐,就如同打开堵塞许久的通道一般,鬼气狂涌而出,甚至让北城半边天空都黑了下来,气氛无比沉重。

  听到黑土充满杀意的声音,齐纵毫不犹豫的相信,黑土真的会杀了他,然而,风珠玄身是绝对不能给的,如果是其他东西,就算是他全家家产,他也愿意分割。

  可风珠玄身,是他家族传了五代的东西,一个这样的玄身,全天下人都想要得到,他们家能传五代,决不能在他这一代断掉。

  这是传承,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坚持,所以,他毅然决然的回绝道。

  “能不能···换个条件?”

  你他娘的是来搞笑的吧!老子给你搞足了气氛我操你就给这句话?食屎吧你!

  “不行。”黑土也是非常坚定立场,风珠玄身关乎万元五灵之事,恰好又是他唯一的牵挂,只有这件事,不能让。

  “你要玄身做什么?”

  齐纵皱眉,神色第一次这般严肃,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那股死亡的威胁。

  那是真正能带给他死亡的恐怖。

  对于这个问题,黑土的回答很简单:“杀人越货,还能做什么?”

  “哦?原来兄弟你缺钱啊。”齐纵闻言,心中顿时找到了机会,黑土也罕见的开了一次脑筋,停下了动作。

  “兄弟,你差多少钱?”

  齐纵一看黑土停了下来,知道有戏,连忙凑上前问道,有玄力护体,他也不怕鬼气直接吞了他,然而,在黑土说出数字后,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到死。

  “神特么一千五百万灵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