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主现在光是想想,都感觉一阵后怕,他原以为,在那种时候,那道消瘦的身影会为了降低对手战斗力而瞬间杀了他。

  然而,他却转身走了,只是为了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

  更%◎新最‘快J:上酷d;匠Y网A

  金水尽身为一域之主,受千万子民爱戴,被称之为明君。

  但他却做不到像欧阳遥天那般,因为普通人放弃一个除去大患的机会,他更做不到如此去贴近普通人。

  那一件事过后,金水尽思考许久都没有结果,他完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让他放弃杀掉自己的机会。

  是因为他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是说他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结果不得而知,众人听见域主所说,脸色又是一变,心中却已经开始思量了起来。

  欧阳遥天,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一位高居万元榜第二,被尊称为灵明王的男人。

  在大战期间,因为不惊吓一个孩子,放走一个君王,这话若不是域主亲自说出来,谁会相信?

  毕竟欧阳遥天的大名可是传遍了整个万元空光,且都是些恶名,全都是那些被欧阳遥天打败之人散播而出。

  真正的原委,没见过他本人,是不会知道的。

  “既然已经无事,那我就先告辞了。”域主说道,胖清风点点头,目送域主离开后。

  那些大能们也纷纷扬言离开,转眼之间,就只剩胖清风和唐杰这几位学院高层了。

  “没想到,欧阳遥天竟然会放域主离开。”唐杰一脸严肃道,胖清风闻言,倒是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以为欧阳遥天,真如外界所传的那般,无恶不作吗?”

  唐杰闻言,不由问道:“老师知道他的事?”

  “谈不上知道,最起码我明白,欧阳遥天并没有做错,你试想一下,金水尽和元道人,他们两个是如何创立的一方势力,而欧阳遥天,又是怎么做的?”

  “他只是尽自己所能,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只不过他想做的事情太大,以至于这一路走过来,造就了他的名声,你再想想,一个四肢不全,身体残缺之人,是如何靠着一颗脑袋与心脏,走到现在的?”

  “欧阳家乃是天启之家,深受天地恩惠,但有得就有失,在得到超越一切的力量时,他也失去了许多东西,不过天并没有做绝,例如继欧阳遥天前一代的天命之子。”

  “他不过是先天性的瘫痪,语言以及大脑等完好无损,可谓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如此完整之人,但他有去修炼吗?欧阳遥天为什么会是传奇,因为古今以来,像他这样拼了命去争取的人,根本没有。”

  “至于域主说的为什么放他走,原因很简单,欧阳遥天就是个普通人,挂着灵明王之称,走遍天下的普通人。”

  胖清风说完,走到那道已经面目全非的人影身前,翻手一挥,刚刚的天池神水飞出,慢慢流进他的最终,一时间金银之光闪烁在他体表,伤势竟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那股力量,对这孩子来说,也不知是好是坏,每次使用过后,对他身体的伤害也是意想不到的大。”胖清风沉身道,眼前这道身影,血肉模糊,五官已毁,只能脓血。

  “天池神水作用无穷,修复他的身体应该不在话下,老师,你打算怎么做?”唐杰上前问道,至于后面那几个人,已经完全成为灯泡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自己造下的因果,自然要他自己去了解。”胖清风斜视着后方满脸惊恐的学员们,无奈叹息了一声,想必今后的墨染,在学院里的地位,将会超越所有人吧。

  拂袖之间,胖清风已经带着那道身影离开,留下唐杰等人去安抚学员,整整一年时间,学院内部都处于无精打采的状态。

  我看着两边的金银,一时间竟是想挣脱这薄膜离开,但现在薄膜已经定型,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他们就好像在吸噬着我,不停的吸噬着,我作为整个世界的核心,已经彻底失去自由,被戴上枷锁。

  似乎过了亿万年,又似乎轮回了无数次,在我张开眼的那一刻,我又回到了现实。

  身体显得无比僵硬,好像全身都被什么绑住一样,就算是想动一下,也显得非常无力。

  眨了眨眼,静静等待着身体恢复,许久后,慢慢适应了下来,头顶是熟悉的天花板,背后是熟悉的棉被,向右看也是熟悉的墙壁,向左看时,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庞。

  一张正打着蒲晗,满脸疲惫的消瘦脸庞。

  淡金色的长发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梳理过,无比杂乱,甚至还能看到凝成块的头屑,苍白无比的俏脸上写满担忧,似乎是刚哭过,两行泪水还未干。

  侧着身体,左手紧握着我的左手,感觉她是在抓着自己的什么一样,不肯放手,白皙的手指满是伤口,也不见她用玄力治疗。

  房间很乱,并且所有东西除了我的之外,便只有女生的用品,脑中记忆杂乱无比,这里看起来是那么熟悉,但我却回想不起来,这是哪里。

  这张脸似乎是在为我伤心,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喉咙被什么堵住,就连一点声音都不行。

  体内百脉严重堵塞,就连一个抬手的动作,都那么困难。

  不知到为什么,我看着这张脸竟然想哭,心里面无比难受,她就好似我的寄托,我轻轻抱着她,依偎着她,默默的哽咽了起来,跟小孩子许久没看到妈妈一样。

  这一刻,我心中的感情无以言表,这女孩给我的感觉太熟悉太熟悉,可我却记不起她是谁,我知道我跟肯定认识她,但我就是记不起与她之间的事情,这种感觉。

  好难受。

  身体慢慢颤抖了起来,哽咽声越来越大,我的心灵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不停的向外流放着那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心情。

  慢慢的,她被我弄醒了,我能看得出,她很惊讶,而那惊讶,也慢慢转变成了狂喜,紧接着又变成了浓浓的思念,下一刻又是某种我说不出,却紧连着我心的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发古稀说:

  芒果要声明一件事情,标签上的虐文相信大家都看到过,这本书的主线不是救世界,也不是小白玄幻那样有什么域外之族,这本书的主线是感情,玄幻是其次,玄幻言情得死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