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亲自前来,难道就为了文斌?”

  我语气恭敬道,话音还没落,那壮汉就大吼道:“你还好意思说?先废鲁重,又毁文斌,别以为你是院长特邀就能翻天了!”

  最@=新9章OD节"^上*酷m¤匠,9网WC

  “诶,老山别这样说,墨染,那两个孩子是咎由自取没错,不过你这下手,有些不计后果啊。”胖清风仪态庄严道,我皱皱眉,不解道:“他们家族若是找上来,只需要把我交出去便是,后果我承担。”

  “关键是,你承担得起吗?”胖清风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精光,给人一种深谋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告诫我。

  “大不了就是退学,浪迹天涯罢了。”

  “切,你以为···”

  “诶,老山,听老夫的,墨染,这可不单单跟你有关系,你是老夫学院弟子,金水学院再怎么说,在空光之内,也是小有名气,各个势力,哪怕是寒江域的人都有。”

  “他们将自己的人放心交给老夫,而老夫还给他的,却是一具残躯,你认为,这会给学院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再说另一件事,你毁的那两人,一人是千里追风大有名气的蛇鬼南风之子,一人,又是元央界万修统领的三儿子,哪怕不被看中,这种事情说出去也有损颜面。”

  “你认为你是孤身一人,可你想过水月吗?我就给你说个最简单的例子,人家要查你的背景,非常容易,而你的背景,是水月城主府的下人,你觉得,水月城,会不会因此而受牵连?”

  “晴水月,又会不会因你而出事故,别说她能一直待在学院,十年期满,不管达没达到标准,都将离开学院,这点你也知道,到那时,水月的处境会如何?”

  “更何况,蛇鬼不敢来我学院要人,另一边的万修统领,权大势大,又是半君的实力,与老夫也只差一个境界,他能做的事情,可多了去了,你还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吗?”

  目瞪口呆的听完胖清风所言,一时间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确实,像他们那样的大人物,如果想杀人或者灭掉谁的话,简直轻而易举,随便雇佣杀手就行,这点我并未考虑到,我只觉得,到时候找上门,大不了跑就行。

  可狗急跳墙,废了儿子不急的话,我可就谢天谢地了,更何况名气那么盛,传出去也不好听,一时间,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鲁重的伤,老夫用天极红叶草替你擦干了屁股,可这文斌,你下手太过无情,不但毁了他所有根基,还将他五内摧毁,只剩下一口气。”

  “你的力量,老夫又无法驱赶,哪怕用玄宝,都无法治疗,恰好能力最大的也就是文斌的父亲万修统领。”

  “哪怕他是个没用的纨绔,在家中处境也不好,但这事情若是传出去,你知道后果,该如何做,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夫无能为力。”

  胖清风说完,大袖一挥,文斌腐烂的身体便出现在我面前。

  定睛一看,文斌的身体已经是百孔千疮,浑身上下都是浓血泡,面目全非,都是浓条!根本看不出人样,更别说之前的文斌了,右臂伤口处漆黑一片,并且还在一点点腐蚀着他的身体。

  唯有那上下浮动的胸口,证明他这腐烂不堪的身躯还是活的。

  文斌的身体一出现,下方地院同门顿时闭上了眼,有些承受低的甚至当场呕吐,虽有觉得痛快之人,不过眼中的恶心,也是显而易见。

  “咎由自取。”

  冷哼一声,若不是考虑到水月,老子才不会管你这残躯!

  深吸一口气,右手按在他满是浓水的身体上,一道乳白色的光辉顺着手臂传入他的身体。

  补玉决。

  二品治疗仙术,用来治疗他这身躯再适合不过,别看我用的都是仙术,在修真界五阶法术中,仙术可是排在第二名,往上便是真仙的神术。

  乳白色的光辉传入文斌身体的刹那,腐烂的身体就已经渐渐有了好转,虽然缓慢,但却是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看得周围几人都瞪大了眼。

  他们五人都束手无策的伤势,却在我的手中慢慢恢复,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冲击。

  宛如婴儿般红嫩的肌肤替代了外表腐烂的身躯,头发也慢慢生长了出来,至于小丁丁,我刻意再给他缩小了一些。

  外表虽然看起来没事了,可是体内,却依旧一团糟,完全想象不出,追风刀究竟是怎么做到,在摧毁体内一切的同时,又能让心脏继续跳动。

  可这样一来,我要修复也必须小心翼翼,遵循着身体结构来修复,不过半响,额头就已经有紧张的汗水落下。

  不去碰,自然不会死,可若是尝试修复,只要有一点差错,就会改变之前平衡的规格,导致身体立刻死亡。

  就在我汗如雨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冰爽,使我精神一震,全神贯注的修复着他的身体。

  一刻钟后,累成死狗的我躺在地上,而文斌的身体,也算是彻底修复了,除了那只右手,黑色的煞气依旧在腐蚀着。

  扭头一看,只见水月蹲在我的身后,右手上冰块凝结,想必刚刚就是用这个来帮我的吧。

  竟然是冰,这不禁让我想到那头巨大的冰龙,当初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努力撑起身体,拿出背后追风刀,刀鞘轻轻碰了一下右臂上的伤口,煞气顿时回到刀身中,至于这条右臂,恢复肉体的灵宝,学院想必不会少。

  “他没事了,修养两三个月就行。”抹了一把汗水,刚刚恢复的精神力又烟消云散了,头昏得不行,我甚至不敢站起来。

  “好,那你慢慢休息,万修统领那由老夫解释,切记,下次可不能再这般莽撞了。”

  胖清风又告诫我好几遍后,这才收起文斌,五人离去时,那怪异的目光着实让我心中直起疙瘩。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无力倒向水月,水月见状,连忙接住我,满脸担心道:“没事吧?是不是消耗太大了?”

  “啊,我头晕,要水月亲亲才能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