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的视角中,眼前的追风刀弥漫着黑红之色,好似煞气一般,皱了皱眉,许久没用过意念,现在倒是有些不熟悉。

  周遭都是天地之气,完全以颗粒状呈现在我眼前,乳白色的光芒与灵力的淡白完全区分而开。

  意念微动,已经来到追风刀前,一时间那凶猛的煞气直接将意念包裹,刹那间便撕碎!

  猛的张开眼,额头冷汗狂下。

  这刀居然真的不把我当回事了,用你好歹也有三年,居然就这么对老子是吧。

  心中一怒,意念爆发,直接幻化万千笼罩追风刀,那煞气感受到,也是骤然喷发,凶猛的模样当真毫不留情。

  也就在这时,我看到那煞气之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迷茫的站在里面。

  灰色的头发,仿佛没有生机,死寂的眼眸中毫无感情,皮肤被一种黑色的物质包裹,显得异常怪异,距离太远,并且有煞气阻挡,让我看不太清它的脸,但总觉得很熟悉。

  !+更新/最快p=上(a酷}B匠}网v

  这时它看向我这缕意念,也不见它张嘴,迷茫的声音传来:“你是谁?我是谁?你想做什么?”

  “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刀,我要你服从我!”

  我回应道,心中紧张无比,这种有灵之兵在修仙界可都是仙器,我是连见都没见过。

  “凭什么?”

  过了许久后,它回道,就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般,寻找着答案。

  意念形成一道护罩,算是抵挡住了它的冲击,慢慢靠近过去,那少年似乎也不抵触,任由我靠近。

  慢慢的,意念落在刀身之上,这样看追风刀又是另一番景象,黑色的刀身之内,似是充斥着无尽杀伐,一张张鬼脸在其中飘荡。

  “你是我的刀,从三年前你被打造出来开始,我就一直是你的主人,你能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拜我所赐。”

  我冷声道,对这种刚生出的灵,越是简单粗暴,成功率也越大。

  “但我,好像不只存在三年?”少年抬了抬头,让我看清了它的脸,这一看倒是给我吓了一跳。

  它居然与我十二三岁时长得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的帅。

  “就算如此,你的出现也是因为我的培养,仔细看我的脸,你跟我年少时,长得一模一样。”

  说道年少这个词,倒是让我一阵感慨,初到水月城时我也就他这模样,但现在,我却已经是个接近二十的大人了。

  少年闻言抬起了头,迷茫的目光看到我的瞬间,似是触动了什么,我感觉到了一股异样。

  “我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徘徊,他说,你没资格。”

  少年道,我看着他却是久久说不出话,过了片刻,也不知是从哪想出来的言辞,只觉心中愤怒无比。

  “我没资格,谁还有资格?我带着你三年,这三年来我对你的呵护你瞎啊?你为什么会出现?若不是我花大价钱买来蓝钢石锻铸你,你以为你能像现在这样?”

  “他娘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暴怒声传入过去后,少年又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它让我说,你有什么潜力让我跟着你?”

  突的,少年又说道,我闻言眉头紧皱,这小子还嘚瑟起来了。

  “第一点,我修炼速度远超常人,今年我不过二十,实力已经到灵合境,就算是九绝剑帝等人也不过如此吧?”

  “其二,我所修的,与你这一方世界不同,我能成仙长生不老,更能以两个身份在这世界行走。”

  “但,你能确定活得到那时吗?”少年突然说道,一时间我居然答不上来。

  “天才那么多,到最后成为强者的,却那么少,你有什么能力,保证能活到那时?”说着,周遭煞气的攻势居然愈加强了几分,我竟有些无法抵挡。

  思索片刻后,突然想到了个东西,心中一喜。

  “我有五道元神,也就是说,比之其他人共有五条命,若是打不过,五道元神一块逃,总有能逃走的。”

  “但你若是跟了其他人,且不说他天资,就说他那一条命,又怎么抵得过我五条命?”

  “而那些顶尖强者手中,日月兵器恐怕不在少数,你,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他们的兵刃?”

  我反问道,现在攻受可就反转了,少年沉默了下来,似是在思索,又或是在与那个它对话。

  然而周遭的攻击却是并未减少,周遭意念已经有些被冲散,若它再无法决定,我可就要再次离开,这一次的进来,已经把我的精神力全部消耗了。

  “它说,可以答应让你使用,但不能认你为主,你只有用实力来证明。”

  就在即将破碎时,煞气瞬间烟消云散,少年的声音也传来,我闻言不禁大怒。

  “那跟没有又有什么差别?”

  “你别担心,只是不与你达成契约,该做的,我都会做,例如。”

  突的,煞气毫无征兆,猛然喷发!

  一时间直接冲垮意念,猛的张开眼,只见追风刀上煞气宛如实质般汇聚,光是出现,便已经让空间战颤不已!

  一时间吓得水月灵力爆发,若不是我及时拦下,差点直接一招轰来,很明显,她是知道追风刀之事的。

  下一秒,煞气便收了回去,少年的声音竟是在我脑中响起。

  “如何?”

  “不错。”简单的回了一句,若是在战斗时能用上那份煞气,下一次与剑心的斗争,恐怕就是我胜了。

  紧接着便有红光从宝石中朝我身体涌来,水月见状连忙伸手,我一激动,直接把水月手打掉,红色也冲进我身体。

  一时间,撕心裂肺般的痛苦顿时涌上心头,那一瞬间出现在疼痛差点直接使我昏过去。

  不过还未疼几秒,丹田突然变热,下一秒,周遭天地之气狂涌而来!

  就像是找到宣泄口般,速度之快,甚至在周遭引起飓风,搅得整个房间混乱不堪。

  短短不过一分钟,真气就再度流淌在经脉之内,五脏六腑一阵温暖,怕是已经恢复。

  数秒种后,脸上红光散去,退回到宝石之中。

  无比充沛的力量,在体内游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