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她那不服输的心,微微闭目,真气收回体内,但随之代替的却是森然杀意!

好似一尊杀神突然降临战台!恐惧感在每个人心底出现,连思维神经都被冰冷的气息冻住,这是对死亡的畏惧!

而此刻,这股杀意的目标,就是我眼前的女子!一股寒意从心中冒出,蔓延至全身,这种杀意能够瞬间使人瘫痪,一些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甚至会发狂也说不定。

此刻这女子就宛如身处炼狱,世界一片血红!

慢慢的,她眼瞳中的色彩逐渐变成了灰色,最后闭上眼没了动静,我只能说,我把她的神经摧毁了。

想我前世也是出入沙场之人,早就沐浴过所谓的尸山血海,更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杀意这东西谁也说不个准,这就好似代表着一个人的过去,杀意越是强,其心境也就越高。

待她彻底没了动静后,晴文竹才将她带走,杀意也逐渐消失,这一战对我的消耗极大,且不说真气的消耗,就光是释放杀意对我的精神力也是一种折磨,额角汗水已经遏制不住,其余三人在战斗结束后也第一时间出现在战台上。

我想此刻他们都明白了这最后战斗的残酷,就光从地上的血来说,这一击不单单是选拔了。

过了几秒钟后晴文竹就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手中签筒递到我们面前,我随便抽了个,拿到眼前一看,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一个大大的观字写在签上。

我当即一跃跳到山神卫旁,落地后双腿盘膝而坐,周身真气流转,边观战时,体内真气也在迅速恢复着,连续两场打斗让我也难免有些头晕目眩了,就算身体再强,面对这样的车轮战也会头疼啊...站在台上的是剑心与那持枪者,也就是说如果剑心赢了,那下一场就是我们三个原本组队的人开战了,台下的人也都有机智之人,同样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一时间下方再次炸开了锅。

三人小队竟然全部晋级决赛,这也从侧面肯定了我们的能力。

虽然我没有契骨无法修理,但我的武侠之道可不是盖的,哪怕只能这样修炼,我也不可能放弃,现在我身边,可不是只有我一人。

剑心的脸色不是太好,想必昨天与今天的全力战斗也同样特别累了吧,但那星目之中依然浩气长存,剑锋一往无前!

两人的开场可比我要绚丽的多,只见那持枪者一上来就有一条龙之虚影笼罩!而剑心的周围同样有着无数利剑漂浮,开场就是光影闪烁!

看得人扑朔迷离,甚至有些找不到两人的方位,仿若瞬移一般一会在这一会在那,但那金铁交响之声却不绝于耳。

突然,战台上出现了许多血液,看样子双方已经有人受伤了,而在我的眼中,两人的速度可以说是飙升到了一个极致,出手的速度甚至出现的幻影!

一时间打得整个高台晃晃摇摇,灵力爆炸般在高台上此起彼伏!高台之下群众宛如着了魔一样呐喊着,这场战斗之震撼,就好似远古神战一样!

两人整整打了十分钟都没有分出高下!然而剑心那边似乎已经站不稳了,眼神有些迷离,猛的晃了一下脑袋后,突然神色一凝,将剑立在身前。

可见的实质剑气从剑尖爆发,对着持枪者就是两道半弧剑气扫去,持枪者见状,周身龙影便已经将其挡了下来,待得他看过去时,剑心已经不在前方!

天空之上,剑心脚踏剑气而立!一道道剑影仿佛形成阵法一样在天空盘旋!淡淡的压迫感转瞬即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持枪者见状,也是立即画地为龙!白色的光芒不断喷涌,一杆傲世长枪缓缓成型!待得长枪成型之刻,天空剑阵也同样完成!一圈一圈好似天穹!

“擎天万剑!”

“破世龙枪!”

两声大喝同时响起,随后眼前的两个庞然大物便在中间相撞了起来!

可惜,剑心的万剑太过分散,根本无法与龙枪对阵,然而龙枪也因为太过单一而让许多剑影飞向持枪者!

双方的攻击可以说是在同一时间打中对方,万丈光华刺瞎人眼,一阵天地灭绝般的巨响后,再度看过去时,两人都已经站在高台上,而结果,也明显出现。

持枪者虽然身上多处被伤,但依旧挺如长枪一般,反观剑心却已经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上衣与裤脚已经破损,露出了一道道恐怖的伤疤!看得无数人都不禁捂住了嘴。

“投降吧,如果你全盛时期的话我或许打不赢你,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要击溃你易如反掌,虽然胜之不武,但我也有我的理由。”持枪者突然说道,他的声音异常深沉,与那俊朗的外表不搭,剑心闻言,摇了摇头道:“我认输。”

说出此话的瞬间,他就已经被带离了场,我心中对他也惋惜了一把,多么老实的一个人,若是没有昨天那一出的话,可能今天还真的是我们三人对决了。

也不给任何人休息的时间,晴文竹再度拿着签筒走到面前,我祈祷着拿出签子后,尼玛瞬间就炸棚了。

坑爹呢这是?!特么一天打三场老子这是要上天的节奏,猛的将这签子掰断,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晴文竹故意的。

走到战台上的时候,那持枪者也站了过来。

我尼玛...看样子这家伙比我还倒霉一点,好歹我也休息了那么一场时间,真气虽然没恢复多少,但身体的负担却缓冲了过来。

这家伙刚打过一场,现在又要跟我打,虽然都是第三场,不过怎么看都知道,他比我消耗更大吧?

倒是云凌,从头到尾没有打过一场,看他那从容淡定的模样,老子傻了才不知道这是晴文竹安排的,阵约者的特权还真是大得没边了。

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眼前的男子看起来狼狈无比,但从他的眼神中我就能知道,他还没有丧失战斗力!

与他视线相对的瞬间,战斗已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