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到其中、时光仿若倒退了数十年一般。

  虽说名字是老街,但与现如今的所谓老街装饰风格完全不同。

  左右的墙面全是粗糙的颗粒、全然没有经过精修。

  门窗、全是那七八十年代特有的水泥门窗,在那之上是简陋磨砂玻璃、还有几根铁管,这便算是防盗了。

  接着看那墙面上贴着的简朴对联、以及零散的红纸,这已是城中不多见的古老祈福习俗。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特殊性、我想这也许会变成一处独特的文化遗迹吧……。

  “喂、过来!”

  就当我还在诧异那迥异的时光线时、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惊诧的急速左右探望着。

  但并没有发现任何惊奇之处。

  “这呢!”

  就在我挠头觉奇之时、那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这次我很清晰的感觉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从我身前不远的一处窗口中传出的。

  再一次左右探查了一番、确定了再无他人之后、我缓缓的走了过去。

  “生人?”

  在我站在那窗户前探头探脑、想要找到那出声的人时,那人不知何时跑到了门口那、伸出一个脑袋来、疑问的看着我说道。

  发现我是生面孔后、那人紧张的对着我身后不住的探望着。

  想必怕我是那些钓鱼执法的鱼饵吧。

  这人看上去有个三十岁、尖嘴猴腮的,还染着一头黄色的头发。

  黄褐色的皮肤暗淡无比、而且上面有令人恶心的反光油色。

  看着他、我面容不禁抽了一抽,心中很是反感。

  并无其他、只是那头和肤色极其不搭的黄头。

  难道他就完全没有发现、那头黄发和他的模样搭配在一起的话,简直就是一副我是坏人的模样吗?

  数秒之后、这人发觉并无异样后,皱褶眉头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来干啥的?”

  他的口气让人深感不耐。

  “听说这收一些别人不要的东西”

  初到此地、我也不敢耍小聪明,直来直去的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那人听我这么一说后、揉搓着下巴上不多的胡须,上下的打量着我、像是那些的大婶去买菜一般的挑剔眼神。

  “那要看是什么东西了”

  这摸棱两可的回复,一听就知道是熟手、就算是条子来了,也找不出毛病。

  无可厚非,到底一个新面孔初来、就问这尖锐的问题,是个人就会防备。

  “很值钱”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来找开心的、我面目严谨着、回答者自以为是的答案。

  那人闻声后一愣、随后轻佻着眼、看了我一会儿,好似他从未听过这样的回复一般。

  “呵、值钱?”

  黄头冷哼了一声后、用轻蔑的语气似是而非的嘲讽了我一番,紧接着、他倚靠在门框上、环着手、对着街道深处撇了撇头,说道。

  “往后走二十米、那儿有个当铺、那里能问个市价”

  说完后、那人便当我不存在一样、揉搓着下巴,直愣愣的盯着巷口看、一脸不想再多说的模样。

  疑惑的随着他的目光往后看了一眼、只见巷口那不知何时蹲了几个青年人。

  看到这,我心中不禁一紧。

  我这是走进了虎口了?还是说、那几个人是便衣?混蛋我还啥都没干啊!现在跑来来得及吗?

  就在我内心极度焦急之时、那黄头说话了。

  “别紧张”

  黄头斜着眼、瞄了我一下,或许是从我的面目表情中发现了端倪,怕把我吓跑,故此出声解释道。

  “以防万一而已、你应该懂的”

  也许他的解释是怀着善意的,可我内心仍彷徨着。

  混蛋!你这么一说我更加紧张了呀!以防万一?你这完全是防着我吧!

  你这么一说后、我除了赶紧离开,就完全不不剩其他想法了喂!

  将视野转回、我盯着那黄头,内心不住的权衡着。

  但是!如果现在扭头就走的话、说不定会被这人误会,轻则给揍一顿,重的话说不定要丢点零件呀!

  混蛋哟,就算走的掉、但这吴市之中、除了这里,我也找不到其他地方、能收那来路不明的物件了。

  那些普通的当铺?别扯了,当初我去当个手机、人家还问我要证明我会乱说?

  可恶,果然还是人多好办事呀!

  自己这样势单力薄的,想要做点事情还要顾这想那的。

  不过,带着龙二那憨货来的话,说不定还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光天化日的,他们还能吃了我?

  万事开头难、想开点陈大木!!

  想到此处、我叹出一口浊气,对着那人说道。

  “那我这就进去了?”

  捎带询问的语气、我眉头疑惑的问着黄头。

  “进去吧”

  黄头微微的撇了撇头、脸上逐渐露出了不耐的表情。

  观察到这一细微变化的我、紧忙的走了进去。

  不过走的过程中、我还是谨慎的三步一回头的往回望,当然、我自以为动作很隐秘。

  这年头还是小心点为妙。

  好在事情没有往我想的哪方面发展、这让我紧绷的心弦、稍微的松了那么一松。

  但在后头的短短二十米路程中、却又是让我走的心惊肉跳。

  那左右的门框里头、净是坐着那些个纹身壮汉。

  当我路过时、他们宛若那些盯着猎物的食肉动物一般,双眼之中尽是戾气、仿若随时都能责任而是的模样。

  伴着他们身后那红光照耀的关帝像,简直悍气十足!

  还有那回荡在巷道中的高亢欢声、伴随着我的脚程,极富节奏的震荡着。

  好在这令人脖颈不适的感觉不会太长。

  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那显眼的金色独字,当!

  那黄头说的就是这了吧?

  除了这、也没其他地方了吧?

  因为眼前的铺面、除了那显眼的金字以外,门面上用的尽是纯木装潢、也许它就是纯木结构的。

  这让它与身旁那些个粗糙的水泥墙区分了开来、一眼望到街尾,也再无类似的铺面了。

  稍微的观察了那么一会儿后、我走近了那当铺前,推开了那轻掩着的扇门。

  叮~~。

  才推开门,那挂在门框上的迎客铃、随着我推门的动作,悦耳的响了起来。

  这设置让人眼前一清,也提醒了这当铺之中的掌柜、不可谓巧妙。

  看了一眼那脆声铃铛以后、我环视起了这装饰古朴的当铺。

  初映眼帘的是那众所皆知的高台柜座、上面也挂着一个大大的金色铁字。

  门内左右载着两盆金钱树、而在角落边上摆着一张四方桌,桌子恰好映照在哪透过木窗的光源之下。

  只是不知为何、这里只配了两张圆凳,一对一接待吗?

  纯木的桌椅上一尘不染,看来这里生意很好呀。

  “问价、还是来赎?”

  就在我新奇的打量着当铺里的古朴装饰时、那柜台旁的屏风后走出了一人,语气慵懒的向我问道。

  转头看去。

  那人应有三十有多,但脸上不见丝毫眼纹、倒是皮肤紧致白皙的很。

  他穿着光面的白色西服,梳着一油光背头、在问我的同时,他翘着嘴巴、一副不过如此的看着姆指上的翠绿扳指。

  这人就是这的老板了吧?

  我心中暗想着。

  “你好、来个价钱”

  我礼貌性的问了个好、随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我说完后、那人抬了抬眼皮,瞄着看向我、这带起了他那额头上的褶皱。

  “生面孔?”

  与黄头一般、不知是有意还是我妄自菲薄,总感觉他们眼中净是带着那令人不适的蔑视。

  这让我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要看你当什么了、看你头一次来,给你个表、自己看一看”

  当铺老板好似不愿与陌生人过多交流一般、带着那不过如此的表情,走到了屏风后。

  霎时、他便取出了一张表格,给我递了过来、最后坐到了那圆凳上说道。

  “坐下慢慢看吧、茶水就等下次你来的时候再说吧”

  当铺老板自顾自的磐着扳指、看都不看我的说着。

  也不过多在意这些个细节、欣喜的接过表格后,我仔细的看起了表格上标示的价格。

  所谓术业有专攻、这词可不是乱说的,就看这表上就知道人家的专业性!

  这上面标示的东西、小至宝石钻戒、大致名车古董,价格从高到低、低的五百一千!高的却是无上限,有收有不收,很是详细。

  酷aq匠Z网正。版B首`发¤

  不过我页眉上标示着的标注,却是令人很是无奈。

  普通单。

  不过就算是普通单、也足够了!

  因为我那东西不大、正好属于当铺的细小、精细物件范围内。

  而价格是:黄金介质物品、一百五一克。

  铂金介质物品、两百一克。

  钻石宝石:按成色面议。

  在记下那些个细小精件物品的价格范围后、我向老板问道。

  “我能不能带一份表格走?”

  当铺听我这么一说、秒了我一眼后说道。

  “怎么滴?能常来啊?”

  “不,我是想、到时候好对上价格,到底不是很熟悉”

  我习惯性的笑着说道、希望能够争取老板的同意。

  但事实证明、微笑不一定会对事物起到正面的效果。

  当铺老板听我说完后、皱褶眉、摇着头,缓缓的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轻悠悠的从我手中拿走了拿分表格、并说道。

  “你第一次来,不懂规矩、我不怪你,这表格、不能给你!明白吗?”

  将表格拿回屏风后,老板扭回头、抬着眼皮与我这般说道。

  坏事、忘记这是那了!

  我心中一慌、正准备说些什么时,老板对我挥了挥手说道。

  “走吧,今天不接生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