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度过了难眠的一晚,在被窝里怎么样都没办法睡着,而身边躺着的这位大小姐却是酣睡自如,仿佛我不存在一样,还采用各种睡姿,不过始终都没有放开我。

  身边明明躺着这么一位青春美少女,自己却什么都不敢动,我敢打赌如果我现在对她做了什么那么我不但会被班长追杀,而且那些小黑也一定不会放过我。

  经过了漫长的煎熬,我终于盼来了云层中的微亮,在欧阳娜耶的手臂有一点放松的时候我偷偷地溜下了床,悄悄地来到隔壁班长的房间,根据以前在家里的习惯,班长晚上睡觉是不锁门,果然到了这里这个习惯也没改过来,我打开门钻进了班长的被窝。

  “啊!谁!”察觉到异样的班长猛然惊醒,双手死死地锁住我的关节,我感觉连呼吸都好困难,我身边的女人怎么个个都武力超群,我简直是日了狗了。

  “别别!班长是我”我赶忙解释道,在晚一步我就要撒手人寰了。

  “是你啊”听到是我的声音班长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倒在床上衣服懒散的样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夜里寂寞难耐找别的女生发泄去啊”

  看来班长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生气,这种时候身为男人就要用自己完美的寝技征服她。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明白吗”我便说双手边在她身上上下抚摸起来。

  “去你的,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班长啪的一下拍掉了我的手。

  “班长……你真美”我索性一下子把班长压在自己的身下,抚摸着班长的脸,照着电影里的台词装逼。

  “哪个女生你都这么说”班长表面上装作平静,实际心里老早就开花了,虽然知道都是虚的,但哪有人不爱听好话的。

  “我发誓,这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我举起右手发誓,这句话真的是事实,对于别的女人我都是说你好漂亮的。

  “哼,我才不信呢,呀!”班长话还没说完,我又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起来。

  “嘴上说那么坚定,身体确实十分老实”我边乱动还不忘调戏她几句。

  “疼……你轻点”班长开自己没办法拒绝我,也只好任由我去了。

  “班长,你今天给我吗”其实我可以不询问她直接上就是,她也不会怎么反抗,但这种事情毕竟有关我们双方,所以我还是询问她的意见比较好。

  “当然不行”班长理直气壮地说道,早知道就不问她了,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就什么事都么没了。

  “好吧”我稍微有点失望,但还能接受,只要她还没做好准备我就肯定不会对她做什么。

  “你不要伤心嘛,你再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做准备工作,将来我一定是你的,也不用急着一会儿吧”班长看我有些失望也有点不好意思,他也知道男人都是狼,你要不把他喂饱,天晓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是自己真的还没做好准备。

  “没关系,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再来也不迟,那我们还是老规矩”今天破处男身的计划看来是行不通了。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不可描述后我累的倒在床上,班长漱完口后也躺在了我的怀里,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怎么样,累不累”我看着怀里的可人儿笑到。

  “你还说呢,那么用力,我喉咙都疼死了”班长抱怨道,刚刚我自己好像确实粗鲁了一点。

  “这不是无法自已嘛”我抱歉的看着她。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我进门的时候房间明明被我锁上了啊,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千金小姐欧阳娜耶。

  “你果然在这里啊,我想怎么一起床人就不见了,第一时间想到你可能来的就是这里,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欧阳娜耶双手插着腰,脸上写满了不满。

  最新章^节*b上J酷匠)网

  “什么!你们昨天晚上在一起睡觉的!”班长一听她的话瞬间就炸毛了,这你换了谁都无法接受啊,自己男人居然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

  “不是班长,你听我解释”我想解释,但这千金大小姐又一次把我推向了深渊。

  “那是,而且他还和本小姐用了各种体位呢”这句话明明说的没有错,确实是事实,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什么!”班长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不要乱说好不好,这一切还不都是被你强迫的”我立刻反驳到,这下子给班长的误会太大了,这要不解释清楚,我还有明天可活吗。

  “什么乱说啊,虽然是我强迫的,但你也没有拒绝啊,难道你想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吗”欧阳娜耶不知怎么的也炸毛了。

  “不是……你……”我一时实在找不出什么话语来反驳她,这下我玩大了啊。

  “你们……你们”班长气的浑身颤抖,要是放在电影里肯定吐血。

  “不是的班长,我是被强迫的,而且我什么都没对她干,只是睡在一张床上而已”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一次性把理由说完,也不管班长要不要听,以前每次都是没时间解释才会被班长各种误会。

  “好……我信你这一次”班长深呼吸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

  “你别听他乱说,孤男寡女在一张床上能什么都没发生”欧阳娜耶见自己处于下风,不管有的没的,先抬出来是真的,节操可以不要,面子一定要保住。

  “你……”我刚想说什么却被班长用手捂住了嘴。

  “发生什么啊发生,要不要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啊”班长也丢弃了以往的儒雅,开口争辩到,原来女人发起疯来是那么可怕。

  “这……我不管,反正我们就是发生关系了”见谎言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欧阳娜耶有些尴尬,但也找不出别的东西可压住班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