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干什么”我下意识的做出战斗的姿势,天知道他要拿出什么东西呢。

  “哈哈,你的警觉心还是挺值得表扬的,只是老夫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不然你也不会和我说话说到现在了”老头子笑了一下,并没有很在意我的架势,不如说是藐视。

  +`酷)匠网I9永*S久免费{x看小(说

  “你这老头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腰”我收起自己的架势冷笑一声,我倒想看看他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老头子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脸上一丝浅笑,大大方方的把背后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支毛笔。

  “喏,拿着吧,这可是老夫的宝贝啊”老头子将这只笔叫做宝贝,难道这有什么神奇之处?

  “这是?”

  “这支笔名叫生花,老夫一生中最为宝贝的东西了,看你有缘,也不想让这宝贝烂损在老夫手中,就送给你吧”

  我把这支笔在手中来回翻看数次,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啊,这不就是普通的笔吗?

  “老人家,耍人也不是这样的吧,这支笔有哪里不一样的?”我拿着纸笔在老头面前晃了晃。

  “年轻人不要以貌取人以形取物,这支笔可是世间唯一的宝贝啊”老头子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笔能有什么用?”

  “你可不要小看了它,它轻轻一挥动就可以改变他人的生死”老人家这话说的我对这支笔敬畏三分,难道真的这么厉害?那我以后不就可以随便把死人给救活了,那我不就是神医了?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想干嘛就干嘛了?

  “小伙子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老头子duang的一下给了我一个暴栗,而且力气还很大,这幅老脆身板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老人家你干嘛打人啊”我捂着脑袋抱怨。

  “你这个年轻人不想着自力更生,却在想这种歪门邪道,不给你点教训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多可怕的想法”老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什么啊,我这也是为了他人着想好吗,但我也要生活的啊”我反驳到。

  “荒唐,人命岂是你说救就能救的?要真的可以这样的话你觉得老夫还会这这里安享晚年吗”老头子不服气到。

  “这么说老这笔没这种能力咯?那我还要他干嘛”

  “老夫可没这么说啊,篡改生死的能力是生花真实具备的,只是需要条件才能使用”

  “那是什么条件?”我迫不急到的问道。

  “命”老头子只说出这个字。

  “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这老头的意思?

  “有人生必有人死,世间万物均有规律,谁都不能去肆意篡改,要是想用生花挽救一个人的性命就必须牺牲另一个人的性命,你有这种觉悟吗”从老头子认真的语气上听得出他没和我开玩笑。

  “没问题啊,可以用那些犯罪分子的生命做代价嘛,这样既能惩恶又能扬善”我的想法不无道理。

  “你错了,你这样的行为和你所谓的犯罪分子是一样的,那你是不是也要把自己给牺牲了?正义的最高境界不是惩罚,而是引导,看来现在生花还不能交到你的手上,等你有了对生命的觉悟后再来找老夫吧,相信你很快就会找到答案的”老头说着就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生花,接着周围的景象就开始模糊了起来,不知不觉又变成了我家的客厅。

  窗外的天空已经漆黑一片,班长也正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行了行了,你可以起来了,不过如果再让我发现有下次你就等着和这块搓衣板共生死吧”看起来班长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好”我刚站起来一点点,腿上的麻痹感就直奔我的大脑神经,向前跌撞了几步,啪的一下把班长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你……你干什么”没反应过来的班长直接慌了神,声音都有些颤抖,还以为我要在这里就对他发泄呢,“这种事情等到晚上在房间里再做嘛,你现在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

  班长的脸上还有一抹绯红,衬托着饱满的脸蛋,美的有点让人无法忍耐,我低头就是一口含住了她的香唇。

  “呜”开始的时候班长还象征性的反抗几下,渐渐的就开始放弃抵抗任由我贪婪的索取,自己也主动的迎合着我。

  “咳咳”一阵清晰的咳嗽声从我们背后响起,我哗的一下从班长身上弹起,班长也快速直起身子调整呼吸。

  “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秀恩爱,也不怕那天得艾滋”说这话的正是瑜这家伙。

  “讨……讨厌”班长因为这种事情被人发现了,连唰的一下变得通红,狠狠地推了我一把就冲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我现在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脸皮这么薄还学人家公共场合秀恩爱,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瑜这么感叹了一下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你啊”我已经想不到用什么话语来说这家伙了,反正她开心就好。

  “瑜,问你个问题”我也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双眼注视瑜。

  “行啊,问吧”瑜很自信的就答应了下来。

  “生命,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想向她咨询一下老头的问题,这样也许能找到我自己的答案。

  “你居然还会问妾身这么深奥的问题啊,也好,那妾身就给你上上课吧”瑜摆出一副人民教师的样子。

  “生命说白了就是一个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以后却又想起宝贵的东西,没人会有无限的生命,也没人的生命是与他人一模一样,谁都有自己的剧本,这哪里无论是谁,都是主角”

  瑜的话很深奥,我听得一知半解,不过多少也理解了一点,晚饭后我独自一人来到街上散步,想散散心,路过门口小零食店,我停顿了一下,以前小的时候这里可是我的天堂,每天都会来这里买零食,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东西也渐渐的淡去,这间零食店就是最好的例子,于是我走入其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