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怎么解释?”班长用怪异的语气问我,显然是十分生气,我自己也被这打东西吓了个半死。

  “这TM谁干的”我手里拿着的正是之前在仓库里和露营发生种种不可描述的事情时的照片,而且从照片的视角来看,感觉完全是我在强迫她做这些事。

  “你管他是谁拍的别扯开话题,这下没话说了吧,老娘是哪里对你不好了?你哪次老娘没满足你,现在倒好,野心大了啊,都敢跑到这种小仓库里猥亵良家少女了,要不是瑜及时赶到,估计孩子我都能看到了吧”班长乌拉乌拉的骂着我,声音还特响,估计现在周围的领居都听到她说的了,这下我以后还怎么出门啊。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刚要解释,班长伸手直接堵住了我的嘴。

  “求饶的方式是这样的吗,喏,自己上去”说着班长啪的一下甩出一块坚硬的木板,正是我家祖传的搓衣板,听说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已经开始被这块东西所摧残了。

  “哦”我很自觉的跪在了上面,疼,真的疼,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这破法子,简直太残忍了。

  “你在上面先跪到晚上我在考虑要不要原谅你,还好这次没有酿成大错,不然的话,哼哼……”班长眼角的寒光说明了一切,宣布完处理方法后班长就和其他几个女生离开了,她们离开时还一个个鄙视了我一句。

  “变态就是变态,还好我们的关系没有对外公开,要是让人家知道我的哥哥是个变态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呢”小颖瞪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凌哥哥你这次太让我失望了,忍不住的话明明可以找我的”最后一句话燕夕说的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

  “妾身对你太失望了”瑜走我身边走过的时候留下了这句话。

  “你给我等等,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真相吗?”我一把拉住了瑜,这家伙是这次照片时间最有可能的嫌疑人,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场,不是她就是露营本人。

  “你这是连妾身都不放过吗,虽然妾身不在意不过这样真的好吗”瑜故意说得很大声,装出一副很困扰的表情,这是班长的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隙,缝隙中露出一只漆黑的眼睛,满满的全是杀气,死死的盯着我,我赶紧放开手,估计再拉一会儿我就得和我膝下的搓衣板共度余生了。

  “可恶”瑜在我面前现在是一副嘚瑟样,要是给他一条尾巴,估计能够翘到天上去。

  “节哀顺变”露营留下这句话就想开溜,可却被我狠狠地抓住了手腕。

  “你也想开溜?给我解释清楚再走吧”我没好气的瞪着她,露出分分钟活吞了她的表情,着实对她造成成吨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是我干的啊,是……是师傅让我这么做的,照片也是她提供的”露营想都没想直接把幕后黑手给咬出来,眼神瞟了一眼还在嘚瑟的瑜。

  我一直以为是他们两个人中的一个人干的,没想到这次她们居然联手了,而且既然露营叫瑜做师傅,那就证明瑜是同意了的。

  “你!你也太快了吧”瑜听到露营想都没想直接卖队友有点无法接受,果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师傅,没办法啊,谁让他这么吓人啊”露营十分为难的说道,现在我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而且眼球也瞪的快弹出来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乍一看还以为哪里的杀人犯逃出来了呢。

  “你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妾身嘛,妾身这不是为你着想吗,让你多一个后宫还不好”瑜的理由可笑又可气,这些后宫我有命娶也没命睡啊,这要是碰了一下,班长还不得把我家的房顶都给我掀了。

  “好了好了,大不了等一下妾身帮你去解释一下”说完瑜和露营也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搓衣板上,我感觉心好累。

  跪着跪着我渐渐习惯了这种疼痛,开始了犯困,不一会儿就这样睡着了。

  “年轻人,你来啦”我面前现在站着一个白发老头,身上的衣服也是白的,看上去已经有很大年纪了,只是他是谁?

  “你是?”

  “你不必知道的太多,缘分到时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老头子说着捋了捋自己苍白的胡须。

  “那这里是哪里?”我的周围现在是一片海洋,而我和老头就站在这湖塘上唯一的一亭子里,放眼周围,茫茫沧海,无边无际,我不是刚刚睡着了吗,难道这里是我的梦境?

  “不错,这里正是你的梦境,但也不全是你的梦境”老头子一下子就看穿了我心里所想,难道他和瑜一样是会读心术的?

  “正是”老头子又看穿了我,果然他和瑜一样会这种令人讨厌的本事。

  “哈哈哈”老头子自顾自笑了几声,“年轻人看来你周围也有人会老夫这本事啊”

  “是啊,而且还把它用在非常讨人厌的地方”想想每一次瑜都是用这招读心术来坑害我。

  “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嘛,看看着周围的海水,你觉得如何?”老头子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不过我还是如实回答了。

  “很壮阔,十分平静”我把我的真实感想告诉了他,谁料他却摇摇头,嘴角笑了一下,难道我说错了?

  “老人家,你笑什么?”老头子没有理我,独自走到亭子边缘,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根树枝,并且把树枝扔进了海水里,只见这树枝在海水中不断地快速旋转,可见着周围的海水是何等的湍急。

  9%酷匠j◇网首B发9

  “我懂了,你是想告诉我凡事不能仅看表面,很多时候内在才是关键是吗”我这么机智,一下子就猜到了答案,可是老头子却没有点头。

  “我只是随便扔一个给你看看的而已”这老头居然还装的一脸茫然。

  “别太在意了小伙子,刚才只是一个玩笑罢了,作为补偿我给你一个好东西吧”说着老头子就伸手在背后拿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