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我,遵循宋扬的建议,一切行为都很低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手里有尚方宝剑,可是奉命出来收小弟的。下课以后,我就把王凯叫到厕所,说:“想不想跟着我混?”

  “嘿嘿,想么,涛哥带我混吧。”

  “你不跟着阿福啦?”王凯可和阿福关系不错。

  “不啦,阿福哪有涛哥厉害。”王凯谄媚地笑着,凭良心说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嗯,我想干一番大的,咱们弄一批人马跟阿福对着干,你敢不敢?”

  “敢啊,怎么不敢!”王凯比我还兴奋:“妈的,早看那个阿福不顺眼啦。”

  “嘿,那就行,你帮我私底下问问,还有谁愿意跟着我混的,让他们下午放学去咱班集合。”

  “行,没问题。”

  一天过去以后,我在1班门口扇了阿福一耳光的事已经传开了。现在谁都知道,我混的要比他明白,要说年级老大那也是我。放学以后,教室里聚了二十多人,都是平常出来混的。

  虽然这点人,足够和阿福抗衡了,可是我觉得人还不够,要完全压倒性的才行。不过这才一天功夫,凑合凑合来吧,将来再慢慢积攒势力。我就说了一堆鼓舞人心的话,就说咱们要干一番事业,要在学校里面做第一势力。听着是不是挺傻的?可当时说出来,还挺激动的。

  再然后,我问他们知不知道我是跟着谁混的。他们当然说知道,东区的老大宋扬嘛。我又问他们,想不想去见扬哥,众人都特别兴奋,嚷嚷着要见。说真的,还没有不想见的。我就让他们跟着我走,顺便也让宋扬他们看看我第一天的收获!

  我必须要用实力证明自己绝对不是一无是处,在他们那个团伙里也能施展自己的本事。

  就这样,我带着二十多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医院。我让他们在外面等着,然后自己进了病房。大家都在,我赶紧把事情说了,语气之中不免带着得意。不过,我发现他们并不高兴,一个个都很严肃。我纳闷地问:“怎么啦?”

  宋扬说:“没事。邓禹,你去外面看看吴涛带来的人吧。”

  邓禹站起来往外出,我也跟着他一起出去。到了外面,二十多个人正乱作一团,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走到哪也不清闲,在住院部走廊这种地方也打打闹闹的。不过邓禹一出来,大家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上次邓禹带着我去揍阿福,好多人都看见他了,所以不少人认识他。

  “邓哥。”“邓哥。”

  “嗯。”邓禹面不改色,一个一个地瞄过去。

  不知道咋了,我有点心虚。越是心虚,就越是吹牛,忙着给邓禹介绍:“这是王凯,打架特别猛;那是刘兴,我们学校的小霸王……”介绍了四五个,邓禹摆了摆手,我只好闭嘴了。

  邓禹就自己看,看完以后点点头,就返身会病房了,我也赶紧跟着他进去。

  孙辉他们围在宋扬床前。宋扬还在床上坐着,问道:“怎么样?”

  邓禹说:“不怎样,一个能用的都没有。”

  当时我那心啊,一下就沉到了谷底,忙辩解说:“邓哥,他们都打架可厉害了。”

  “吴涛,咱们要人,可不只是要打架厉害的,而是……”说到这,邓禹想了想,又说:“你先让他们走吧,随后我再详细的跟你说。”

  没办法,我只好出去了,和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我明天再找你们。”

  众人走了以后,我又返回来。因为邓禹全盘否定,我心里已经有点不高兴了,好不容易聚了二十多个人,是吧?看了一眼就说“一个能用的都没有”全打发走了……

  “吴涛,你坐下,我好好和你说。”

  我坐了下来。邓禹接着说:“就刚才那些人,你了解他们吗?每个人的脾性如何?家境怎么样?为人怎么样?这里面有没有内奸?有没有可能是阿福的人?你有考虑过吗?”

  听完以后,我冷汗涔涔,又不服气地说:“后面这个,我可以理解。可是收兄弟,还看人性格怎样干嘛,还看家境怎样干嘛?难道还非得找有钱的啊?”

  “倒不是要找有钱的,可你最起码得了解他们吧。你就知道个名字,就把人拉来了,然后说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这可能吗?要是性格不合,三天两头的吵架,还怎么齐心?兄弟,绝对不是越多越好。你看我们,就五个人……嗯,现在加你算六个了。我是说当初就五个人,不是一样铲平东区了?就因为我们心齐,了解彼此,相信彼此,所以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邓禹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在‘兄弟’这件事上,绝不是1+1=2那么简单。如果不合适,还硬要在一起,那就连‘1’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你刚才带来的那些都是乌合之众,一起上也打不过我们五个,你信不信?现在我和你说的,都是纯理论,你可能听不懂,但这却是我们的经验。好的兄弟,1+1等于3,甚至等于4,等于5,你以后就知道了。”

  “哦。”我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我知道邓禹肯定不会骗我。我又问:“那你说,我现在该咋办呢?学校里的混子就那么点,有一部分跟了阿福,我得把另一部分集中起来啊。”

  “帐,不是这么算的。你要记住兄弟这个东西,在精而不在多。你要确保在你身边的每一个兄弟,你都能无条件的相信他们,而且能发挥出他们本身最强的本事。”

  “这,才是一个老大的必修之课。”邓禹说完了,笑眯眯地看着我。

  而我看向宋扬,宋扬也笑眯眯地看着我:“你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其实我还是不懂,不过为了面子还是点了点头。结果他们全笑起来了,就好像看出我不懂装懂了。邓禹笑着说:“吴涛,我跟你说,找到适合自己的兄弟可没那么容易。不过你也别着急,咱们没那么快和刘阳开战,你要把这个事办妥了、办好了。你不懂从哪下手,我可以教你,不一定非得找混子,你要组建一个稳固的组织,最起码得有三种人的存在。”

  “第一,红棍。就是你狗熊哥这样的,战斗力相当强悍,才镇得住对手;第二,草鞋,就是你辉哥和伟哥这样的,人际关系好,在外面朋友多,谁都愿意卖他们个面子,谈判的时候也用的着;第三,白纸扇,就是脑子好的,可以出谋划策,告诉你事情该怎么办。”

  “当然,‘红棍易得、草鞋易寻、白纸扇难求。’找不到白纸扇也没关系,毕竟这世界上脑子好的太少了。”

  “哎呦,你这是高抬自己啊?”孙辉呸了一声,众人哈哈的笑起来。

  宋扬说:“没高抬,邓禹说的对,白纸扇确实难寻。”

  邓禹骄傲地说:“只要能找到前两个,你也不是太笨的话,基本上就可以了。至于马仔,那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明白啦!”我说:“红棍、草鞋、白纸扇,我一定会找到的!”

  “当然,前提是必须要对你忠诚!若是对你不忠诚,再好的红棍、草鞋、白纸扇也不要。”

  “明白了。”我摩拳擦掌,眼前好像有了一盏指路明灯。

  不就是找打架厉害的,人际关系好的,脑子聪明的吗?我就不信有多难!

  第二天来到学校,我就开始琢磨这个事,决定先找红棍,因为打架厉害的多啊。我们班的王凯,打架就挺厉害的,打起来就像一只小老虎。现在呢,就是看他对我是否忠诚。下课的时候,我就把王凯叫到厕所了。我俩一人一支烟,在角落就抽起来了。

  y酷-匠SG网首$发T

  “涛哥,昨天怎么回事啊,还没见上扬哥呢就让我们走了。”

  “呵呵,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王凯,我问你,你是真心跟我混的吗?”

  “当然!”王凯瞪着眼睛,像是怕我不相信他。

  “你真把我当大哥!”

  “当然!”王凯拍着胸脯:“日月可鉴!”

  王凯嘴上说的没问题,我也挺满意的。可是,怎么考验他的忠诚呢?我又开始为这个问题发愁。随后,我给邓禹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检测一个红棍的忠诚。

  “还记得那天我和你扬哥抢酒吗?”

  “记得。”

  “扬哥让狗熊拦着我们,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我对那一幕印象特别深刻,觉得狗熊这个人有点憨憨的。都说了宋扬受伤不能喝酒,他还要拦着邓禹他们,实在有点……

  “我们的关系都很好,都是可以把性命交给对方的交情。可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狗熊还是终于宋扬。不只是抢酒这件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宋扬让狗熊横刀自尽,狗熊也会照做不误!”

  “啊……”我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有点砰砰砰的跳。

  “这,就是红棍的忠诚!”邓禹掷地有声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