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熊冷笑着说:“你觉得可能吗?”

  我又把头低下去了,很明显邓禹就是在安慰我而已,

  “嘿嘿……”这次宋扬笑了出来:“没关系,吴涛,做出成绩,给狗熊瞧瞧。”

  “嗯!”我重重点头,胸中意气风发:“别的我不敢吹,在我们学校,想跟着我混的大把!”

  “是不是,说说啊。”宋扬微笑地看着我。

  我立刻开始吹嘘,说上回揍了阿福一顿之后,学校好多人把我当作老大,整天身边都跟着十几个人,要不是扬哥让我低调,我早就兄弟上百了云云。

  “此时非彼时了。”邓禹说:“昨天咱们吃了大亏,这事肯定已经传开了,恐怕你在学校的地位一落千丈啊。这东西非常现实,你得势的时候,很多人跟着你;你失势的时候,他们恨不得踩死你。而且,经过昨天的事以后,阿福在学校肯定不会给你好脸……”

  “啊,那怎么办?”我流出一身冷汗,还是邓禹想的多,我都没想到这些。

  “怎么办?这就要你自己去想办法了。”邓禹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的心里一片焦灼,先前还踌躇满志的,好像随时能拉来一大票兄弟;现在被邓禹一说,我就觉得自己步履维艰,在学校根本连混都混不下去了……

  “瞧你把吴涛给吓的。”宋扬又呵呵的笑了起来,感觉永远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我说的就是事实啊。”邓禹耸耸肩。

  “嗯……”宋扬微一沉吟,问道:“吴涛,你有没有阿福的电话?

  “有。”我立刻把小灵通拿出来。

  “打通,按免提。”

  我立刻拨通阿福的号,然后按了免提键。响过两声之后,阿福的声音传了出来:“哎呦,吴涛,你还敢给我打电话啊,是不是昨天挨打挨的不够?

  一听这声音,我就恨不得踹阿福两脚。

  宋扬把小灵通拿过去,说道:“我没挨够,要不你再过来打我一顿?我在医院呢。”

  阿福一下子沉默了,很显然听出了宋扬的声音。宋扬接着说道:“阿福,你现在混的牛逼啊,敢设套弄我,有考虑过后果吗?听吴涛说,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扬……扬哥。”阿福的声音听上去很明显的底气不足,昨天还牛逼哄哄的呢,现在完全成了孙子:“不关我事啊,是阳……哦不,是刘阳让我这么做的。你说我一个学生,你们哪个都惹不起啊,您要找就找他去,千万别找我的事。”

  “呵呵,你说不找你就不找你了?刘阳打我那笔账可以放着,可是你在我的地盘上抓我的人,我要是不给你一点教训,这以后还怎么混啊?”

  “扬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行了,别扯这没用的,你是不是觉得跟了刘阳就牛逼了啊?还是觉得我抓不着你落单的时候?”

  “没有……”听阿福的声音,他都快哭出来了。

  “我不想亲自抓你去,你就说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扬哥,真是刘阳让我的,我也没办法啊……”

  “说说这事该怎么办!”宋扬突然加大了声音,连站在旁边的我都心里直跳,更不用说阿福了。

  “扬哥!”阿福的声音带着颤抖:“您放过我吧。”

  “明天之前,给我拿来一万块钱,否则我卸你一条腿,就这样吧。”

  说完,宋扬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呆呆地看着宋扬。宋扬笑着说:“咋了,怕了?是不是觉得我特狠?”

  “是觉得您特狠。”我也笑了:“不过不怕,而是佩服,几句话也能把阿福吓成这样,我就没有这个本事。”

  “这没啥,等你以后混出来了,也会拥有一样的效果。”

  “可是,阿福一个学生,哪能拿出来一万块钱啊……”

  “嘿,你以为我真的要钱?我就是吓唬吓唬他。等着吧,他还会打电话来的。”

  “吓唬他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们便在病房聊天、侃大山,果然不到五分钟,我的小灵通又响了。我正准备接,宋扬却让我等等。我把电话搁到一边,直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宋扬才说:“接吧,就说我不在。”我接了电话,里面传来阿福恐慌的声音:“扬哥,扬哥?”

  我说:“扬哥不在。”

  “吴涛,拜托你,叫扬哥接一下电话。”

  “扬哥真不在。”

  其实我俩打电话的时候,宋扬他们就在一旁聊天,偶尔还大笑几声,阿福完全能听见。

  阿福又说:“吴涛,求你,帮我跟扬哥说说,我真拿不出一万块钱来。”

  “我哪有这个本事。”

  “吴涛,求你了……”阿福在电话里快哭出来了。

  宋扬估摸着到时候了,便冲我招了招手。我连忙把小灵通递给他,宋扬捂着话筒问我:“你们还有多长时间开学?”我算了算日子,说道:“还有三天了。”我们是初三,开学早。宋扬便松开话筒,按着免提说道:“阿福,你咋回事,没钱?!”

  阿福这回终于哭出来了:“扬哥,我真没有。我一个学生,上哪弄那些钱去!”

  “呵呵,也是啊,我都忘记你是学生了……那这样吧,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拿不出钱来,我上你家要去。别再打了啊,再打我现在就找你去。”说完,宋扬挂了电话。

  我说:“扬哥,你这不是要逼死阿福吗?”

  “吴涛,扬哥这么做是为了你。”邓禹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为了我?”

  “对,你好好想想。”

  我看看邓禹,又看看宋扬,突然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邓禹拍拍我的肩:“这回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我信心满满,大声说道:“谢谢扬哥。”

  “嘿嘿……”宋扬笑着说:“路,已经给你铺好了,至于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

  “没错。”邓禹搂着我的肩膀,“我们当然可以教你,但是我们不要一个一无是处的你。”

  zV最$S新.章_●节=上V1酷匠|网ze

  “嗯嗯,不用教我,我自己会走!”

  “那就好……扬哥!”邓禹突然大叫了一声:“不能喝酒啊!”

  再看宋扬,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摸向床头柜,而且那只铁质酒壶已经到了他的手中。邓禹一下扑过去,按着他的手腕说:“扬哥,医生说了,你这个伤势,是绝对不能喝酒的。”

  “妈的你放开,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老子一天不喝酒就浑身难受你不知道?”

  “扬哥,哪天都能依你,就是今天不能依你啊,你这个伤势再喝酒可是不好啊!”

  “滚滚滚,我不喝酒现在就死了!”

  “不行,就是不行!”邓禹按着宋扬的手,咬牙切齿地说着。

  “妈的,要不是老子受伤,一只小指头就把你弹开了……”宋扬也是咬牙切齿的,但他重伤未愈,还真就弄不走邓禹了。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争夺着一壶酒。

  “张伟,孙辉,你俩还愣着干嘛,快来帮我拦着扬哥啊!”邓禹突然大叫。

  张伟和孙辉一同扑了上去,帮着邓禹一起夺宋扬手里的酒壶。

  宋扬也喊道:“狗熊,你他妈站那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帮我?”

  狗熊“哦”了一声,过去抓着张伟和孙辉的肩,只一下就把他俩给拽开了。狗熊又去拉邓禹的手,不过张伟和孙辉又扑了过来,两人一边抓着一只狗熊的胳膊,再加上邓禹又把腿伸出来抵着狗熊的肚子,还真就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给我酒!”

  “不给!”

  五个人团团围在一起,开始了漫长的拉锯战和口舌战。

  我呆呆地看着这个场面,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的。

  “吴涛,你倒是过来帮忙啊!”邓禹突然大喊:“扬哥这伤,绝对不能喝酒,你把他酒壶拿走!”

  “哦!”我赶紧跑过去。因为我又瘦又小,从几人身体中的缝隙穿过去,一下子就来到最中心的矛盾点。我一把抓住酒壶,正要夺走的时候,宋扬大叫:“吴涛,你反了天啦?忘了这里谁是老大?今天刚刚接纳你,你就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我一下愣住,不知道该咋办了。

  邓禹说:“吴涛,你拿走,不让他喝酒,这是为了扬哥好!”

  宋扬说:“吴涛,你考虑清楚谁是老大,你应该听谁的话!”

  “我不管了,不管了!”我又退了出去,站在后面的空地上说:“我不参与这个事啦,你们谁也不要找我。”

  “嘿”的一声,狗熊突然发力,把孙辉和张伟推到了后面,紧接着他又一把将邓禹拉开。宋扬终于把酒拿了过来,哈哈大笑着:“好狗熊,你真厉害,给我拦着他们!”一边笑,一边拧开盖子,“咕噜噜”的灌了起来。

  孙辉、张伟、邓禹三人还要冲过去,但是狗熊站在病床前面伸开双手拦住去路。

  宋扬盘着腿,半坐在床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他们“嘿嘿嘿”的笑。

  邓禹摆着手说:“狗熊,你让开,我知道你听扬哥的话,可你这样反而是害了他。”

  “怎么害了他?”

  “他受这么重的伤,要是再喝酒的话,会……会……会死!”邓禹显然在吓唬狗熊,选了一个最可怕的结果。

  “会死吗?”狗熊喃喃地念着,回头看了看宋扬,接着又昂起头:“那我陪他去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