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小唯一出去,邓禹立刻把我叫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郁小唯她爸怎么来了?”

  我分析道:“郁小唯也是为咱们鸣不平,有他爸出手的话肯定能把刘阳绳之于法!”

  “不行!”邓禹压低声音说:“这是道上的事,不能让条子插手,否则我们兄弟没法混了。你想个办法,把这事遮掩过去,绝对不能让郁小唯她爸知道了。”

  我点点头,心领神会,便立刻出了门去。邓禹说的,我不太懂,但我隐约觉得,这事对他们来说挺重要,涉及到面子和尊严。郁小唯她爸站在走廊上,手里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w最新'章节#上!。酷."匠》(网f

  郁小唯冲我招手:“吴涛,快过来说说!”

  我看了一下郁小唯她爸,心里打着鼓走了过去,叫了一声:“乐叔。”

  郁小唯她爸大名叫郁小乐,别看这名字女里女气,可乐叔绝对是硬汉一个,年轻的时候就敢单挑三个小偷。不过就是以为太“硬”了,现在也只是个普通的民警,好几次升官在望,轮也该轮到他了,都被看他不顺眼的领导压了下来。现在年纪大了,资历也跟着变老,更敢冲着现任的所长拍桌子了。反正,乐叔一言九鼎,在我们那片也是相当威严。

  “吴涛,你怎么跟这帮人混在一起了?”乐叔皱了皱眉。

  我挠了挠头,乐叔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我问倒了。乐叔掐灭烟头,说道:“行了,先不说这个,那个宋扬是怎么回事?听小唯说是被西区的刘阳给打的?”

  我赶紧说道:“没有的事,那是我先前给小唯瞎说的。宋扬是自己摔的,没有人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难受极了。

  “哎……”郁小唯疑惑地看着我。

  我连忙冲郁小唯使眼色,让她别说话。郁小唯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但是也不再说话了。

  我又看向乐叔,乐叔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让我心里有点发毛。

  “吴涛,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不知怎么,我感觉有点编不下去了,乐叔的眼睛好像能把我彻底看穿。

  乐叔长长地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

  “吴涛,以后少跟这些人混在一起,这是我给你的唯一忠告。”

  “?”我奇怪地看着乐叔。

  “因为,我不想亲手给你戴上手铐。”

  我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没想到乐叔会说出这样的话。乐叔说完,直接转头就走,郁小唯在后面叫着“爸、爸”也跟了过去。我发了会儿呆,不知道乐叔那话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郁小唯回来了,着急地说:“吴涛,你怎么回事啊。

  “邓哥他们不让我说。”

  “为什么?”

  “他们想自己报仇。”

  郁小唯沉默了。她坐在长椅上,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他们迟早要出事。”

  “小唯,你先回去吧,以后别什么事都和你爸说。”

  郁小唯点点头,起来走了。我回到病房,告诉邓哥已经搞定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继续在病房守着宋扬。期间我回家转了一趟,和爸妈说在同学家玩,然后就又回到医院了。后来护士进来,说不让我们呆这么多人,病房里有一个照顾的就可以了。于是我们就轮流看守,其他人都在走廊守着。

  到了半夜,大家都困的顶不住,邓禹就让我们先回去休息,他一个人在这守着就行。起初大家都不愿意,但是邓禹坚持这么做,我们只好分头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睡的迷迷糊糊,就接到了邓禹的电话。

  “扬哥醒了,让你过来一趟。”

  我赶紧起身洗涮、收拾,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路上还想扬哥会跟我说什么?

  到了医院,进了病房,邓禹他们都在,围着宋扬的病床。我一过去,邓禹让开位置,让我站在床头边上。宋扬睁着眼睛,脸色还是一片惨白,看见我以后点了点头。我一看他这个模样,眼泪又忍不住要掉下来。宋扬又摇了摇头,说道:“你把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一遍。”

  我就开始说,从出来下水道开始,到被阿福带着人围住,然后怎么被一堆人暴打,还被阿福叫做无能,最后又被拉到西区,“然后,他们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了。”说到最后,昨天的一幕幕在我眼前流转,我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扬哥,都怪我,你骂我吧,我就是太无能了。”

  我的双手抓着盖在宋扬身上的被角,泪水一点一滴地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宋扬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我的手。

  “你要记住,你那‘吴涛’的‘吴’,不是‘无能’的‘无’,而是‘无法无天’的‘无’!”

  我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宋扬。宋扬惨白的脸上露出笑容,接着说道:“到现在还记得你小子第一次拎砍刀的时候,那气势、那模样、那状态,你猜我当时怎么跟他们说的?‘嘿,这小子够无法无天的啊。’他们听了都笑,我说你们别笑,这孩子将来得成大器,第一次拿砍刀,就手不抖、气不乱,为了报仇能把一切软弱放下,你们中间谁有这个本事啊?”

  病房里一片笑声。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扬哥,你别笑话我了,我听说过你们的故事,哪一个都比我狠、比我有本事,我特崇拜你们。”

  “嘿,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

  “那可不,我平常没事就打听你们。”我摩挲着手说:“扬哥,咱们接下来该报仇吧?我看那个刘阳老不顺眼了。”

  “嘿嘿……”宋扬有气无力地笑着:“你小子,真是有仇必报啊……咳咳,仇嘛,当然是要报,我出来混这些年,还没吃过这样的大亏。”

  我一听,更不好意思了,要不是因为我……

  “邓禹,你有什么看法?”宋扬问道。

  “在咱们天曲镇,刘阳在西边,咱们在东边,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偶尔有些摩擦,也很少会动真格的。为什么呢?就因为咱们两边势力差不多。他们西区的混子,能被刘阳所调遣的满打满算也就二三十个;当然,咱们这边也是这个数量,毕竟地方就是这么个地方。但是,刘阳突然敢做这件事,还拍了扬哥这么多砖头,这是做好彻底翻脸的准备了。”

  “到底为什么,刘阳敢这样肆无忌惮?针对吴涛昨天的遭遇,一切就显而易见了,刘阳收了阿福,阿福在初中算是老大。也就是说,刘阳等于收了一帮初中的小崽子。我想,这就是刘阳突然敢和咱们叫板的原因,看来他们的队伍扩大了不少啊。”

  “一帮小崽子,不怕。”狗熊阴沉沉地说:“一手掐死一个。”

  “嘿,可别小看小崽子。”邓禹笑道:“咱们打架好歹有个分寸,最起码的底线就是不能犯了人命案子。但是他们呢?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打架最狠的时候,动起手来没个轻重,万一哪个愣头青在背后捅你一刀……嘿嘿,那可就是死不瞑目了。”

  “那咋办?”孙辉叫了起来:“总不能被一帮初中生给制住了吧?”

  “这就需要吴涛了。”邓禹笑吟吟地看着我:“吴涛,你不是一直想帮我们吗?现在可是你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了。”

  “好!”我的热血上涌,脑子嗡嗡的响:“你们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帮上他们,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简单,你也在初中弄一帮兄弟,专门用来对付阿福那帮人。这样,刘阳就没有多余的资本和我们斗了。一对一的话,我们完全不鸟刘阳。扬哥,你看这个办法怎样?”

  宋扬坐起身来,说道:“办法是不错,但也要吴涛同意才行。”

  “我同意,我当然同意!”我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只要能帮上他们的忙,让我觉得自己还有价值!而且,学校里有不少人想跟着我混,弄出一帮兄弟来实在太简单了。

  “你可要考虑好了。”宋扬说:“我们走的这条路,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甚至,只要一踏上来,就再没有回头的余地,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也要毫不犹豫的前行!”

  “是,我准备好了!”我握紧拳头,认认真真地回答。我没有去想,没有去思考,我只是觉得,只要跟着他们,就一定没有错。

  “那就这么定了。”邓禹拍着手说:“吴涛,正式欢迎你加入我们。”

  邓禹伸出了手,我也激动的把手伸过去。与此同时,宋扬、张伟、孙辉也把手伸了过来,大家开心的把手叠在一起……不过,很明显很少了一只手。

  大家一起看向狗熊。狗熊哼了一声:“等他真正有所作为的时候,我再认他当兄弟吧。”

  这一句话,让我脸上滚烫滚烫的。邓禹连忙打着圆场:“好啦,好啦,吴涛,你别在意,他就是那个性子。昨天你出去下水道,狗熊是最着急的一个了。”

  是吗?!我惊讶地看着狗熊。不会吧,他会为我着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