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过来,过来我告诉你。”

  宋扬一步步走了过来,趴在地上的我更加紧张,不知道刘阳想做什么。

  “我他妈就是不服啊。”在宋扬走过来的途中,刘阳就在那叨逼叨的不停地说:“我混了十几年才有今天,你他妈毛长齐了没有就敢和我并列?”

  说完以后,宋扬也正好走到了刘阳身边。

  刘阳手一伸,旁边一个中年人就递过来一块砖头。

  我在下面,看的真真切切。

  “不!”我大喊了出来。

  “啪”的一声,刘阳狠狠一砖头拍在宋扬的头上。

  我不知道是刘阳使的力气太大,还是宋扬的脑袋太硬。这一砖头拍下去,砖头竟然四分五裂,碎成了七八块,哗啦啦地落在地上,有几块还跌在了我的头上,砖头的粉末飘进我的眼睛,刺的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我看见一道鲜血,从宋扬的额头上流下来,又滑过他的脸颊,正好滴在我的面前。又红又黑的血,在我面前凝结成一块又一块。

  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我开始发抖,浑身发抖。

  “够了么?”宋扬的声音很冷,眼神很凶。

  “不够。”刘阳踩了踩我的背,笑呵呵说道:“要救兄弟,就得付出点代价嘛。”

  与此同时,又一块砖头递到刘阳手里。刘阳二话不说,又一次拍在宋扬的头上。砖头再一次碎成数块,哗啦啦跌落在我的身边。而宋扬额头的血更多,变成两道流了下来。

  这一次,宋扬没有再问。

  他还是傲然挺立、一动不动,鲜血就算淌过他的眼睛,他也还是把眼睛瞪得很大。

  第三块砖头拍在了宋扬的头上。我想说点什么,比如帮宋扬求情,比如让宋扬快跑,比如让宋扬别管我了……可是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卡在喉咙眼里就像是被塞住了。

  我不知道刘阳到底拍了多少块砖,只听见一声又一声的啪、啪、啪,仿佛永无绝期。每一次我都以为宋扬要顶不住了,可是每一次宋扬都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鲜血几乎流成一条河,不仅淌到我的面前,还落在了我的脸上。

  这些血,都是宋扬为我流的。

  不知过了多久,刘阳突然拍了拍手,骂了一句:“妈的,真没意思。行了,就这样吧,带着你的小兄弟滚。记住了,以后别在天曲镇得瑟,你就是再混十年也没资格和我齐名!”

  宋扬这才弯下身来,托着我的肩膀将我扶了起来。我已经彻底傻了,看着几乎被鲜血糊住整张脸庞的宋扬,热泪已经无法抑制的涌了出来。

  “没事吧?”宋扬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我们就走。”

  他拉着我的胳膊,领着我走出院子,身后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出了门后,宋扬踉跄了一下,我赶紧搀住了他,将他的胳膊架在我肩膀上。我不停的哭,整个人已经傻了,完全不知该怎么办。直到离开刘阳家很远,宋扬才站住了脚步,他从腰间拿出酒壶,狠狠灌了一口,然后说道:“没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子就倒了下去,手中的酒壶也跌落在一边。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跪在宋扬身边大声叫着:“扬哥,扬哥!”

  街上的人都围了过来,有人提醒我:“赶紧送医院呀!”

  我这才手忙脚乱的拿出电话打120,打完了120又给邓禹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邓禹他们刚来了,120救护车也来了,又七手八脚的把宋扬送上车,我们则打了个车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宋扬直接被拉进了抢救室,而我们几个则在外面的走廊等待。趁着这个机会,我把之前的经过讲了讲。然后才知道,原来宋扬过来西区,邓禹他们竟然不知情。

  “扬哥接了个电话,急匆匆起来就走。我们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说,只让我们在下水道呆着。”说到这,邓禹叹了口气:“扬哥不告诉我们,就是怕我们担心他。”

  走廊上一片沉默,我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可还是不停地哭着:“都怪我……”

  “其实不怪你。”邓禹说:“我们这些天和刘阳一直摩擦很大,两边迟早要发生纷争。刘阳混的比我们时间久,根基也比我们深,就是明斗也斗不过他。而且吧……之前扬哥不认你当兄弟,其实是不想让你趟这趟浑水。”

  我抽泣的点了点头,其实我已经猜到了。我哽咽地说:“邓哥,扬哥被打成这样,我肯定是有责任的。你看我能帮上什么?你尽管说,我肯定全力以赴。”

  “吴涛,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不过这种事,你还是不要搀和进来的好。”

  “邓哥,我求你了,你就让我搀和吧。”我大哭:“不然我良心不安啊。”

  “你够了!”狗熊突然大怒,指着我说道:“要不是你,扬哥能这样?你现在消失,就是给我们最大的帮助了!你现在就给我滚!”

  “我不,我不。”我抽泣着:“我要帮扬哥报仇,我一定要帮扬哥报仇。”说完这句话,我立刻调头就走,我要去找把砍刀和刘阳拼命,把这个狗日的给活活砍死!

  “吴涛,你给我站住!”邓禹气急败坏的叫了一声。张伟连忙过来拉我,我咬着牙要往医院门口走,张伟紧紧抱住我不让我离开。狗熊还在骂骂咧咧:“别拦他,让他去!看他有多大能耐,还去找刘阳报仇?!”孙辉也跳起来,推着狗熊说:“你少说点吧!”

  被狗熊一激,我更加冲动了,使出全身的力气要走,张伟几乎都要拉不住我。他大喊:“快来拦着吴涛……哎呦,这小子力气还挺大!”邓禹跑过来,抓着我衣领甩了一下。我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邓禹弯下腰来,揪着我的衣领说:“别忘了扬哥是花了多大代价才把你救出来的!你要是再陷进去,对得起扬哥的一片苦心吗?!”

  我愣愣地看着邓禹,没有再哭,也没有再走。

  “你好好呆着,平平安安的,就是帮我们的忙了。”说到这,邓禹可能觉得有点那个,就又补了一句:“当然,如果我们有事让你帮忙,是一定会开口的。”

  我重重点点头:“好。邓哥,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话。”

  “嗯,要不,你先回家?”

  我使劲摇了摇头:“我要等扬哥醒过来。”然后坐在长椅上,盯着手术室的门。

  邓禹他们也都坐下来,唯有狗熊站在窗前一语不发。

  两个小时以后,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现在需要静养即可,我们都松了口气。宋扬被推进病房,我们几个轻手轻脚的进去看他。因为伤口都在头上,所以他的头发被剃光了,而且被厚厚的绷带包着。宋扬闭着眼睛,戴着氧气罩,看上去安详宁静。邓禹挥了挥手,我们又出去了。宋扬受伤了,邓禹就是这个团伙的带领人。

  “张伟,你往扬哥家里打个电话,就说他在你家住几天;狗熊,你去找医生要个折叠床,咱们轮流照顾扬哥;孙辉,你去买点米粥之类的东西,护理站有微波炉,不怕冷掉,可以等扬哥醒了以后喝……”

  “我去买吧。”听到最后,我自告奋勇的站起来,我现在太想帮忙了。我什么都干不了,可是跑腿买买东西还是可以的。

  我跑出医院,找了个粥店,买了米粥之后,想着邓禹他们还没吃饭,又在街上买了一些烧饼、豆浆之类的吃的。正买着呢,突然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竟然是郁小唯。放假以来,我很少和她玩了。郁小唯看见我特高兴,咧着嘴笑:“你干嘛去呀。”

  我没好气地说:“心情不好呐,别烦我。”

  更,/新最快v上酷匠‘网☆

  “怎么回事啊?”郁小唯特别惊讶。

  心里确实挺难受,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说完以后,郁小唯也很难过,便要和我一起去医院守着扬哥。我说你去那干嘛呀,郁小唯说她和扬哥也算朋友,当然也要去。

  我拗不过她,只好带着她一起去。回到病房,大家都在,折叠床也弄来了。邓禹他们经济条件不错,给宋扬弄的是个单间病房,就算是五六个人也能站的开。我把米粥和饭放下,小声的和他们说郁小唯的来意。他们都点点头,同意郁小唯也在这守着。郁小唯站在床边,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可能是怕吵着宋扬,就捂着眼泪走出病房,我们也没当回事。

  过了十几分钟吧,郁小唯又返回来了,小声说道:“邓哥,我爸来了,他是派出所的,这件事交给他办,一定会把刘阳抓起来的!我爸就在外面,让你们出去做个笔录呢。”

  这句话一说完,我就看见他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不过邓禹很快恢复平静,他不动声色地说:“小唯,我们知道了,你先在外面等着,我们马上就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