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警察就赶了过来,带走一些人去做笔录,女教师的尸体也被人抬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原本准备召开的家长会也取消了,我带着莫奇返回了辟邪堂。

  躲过一劫的我,并没有感到庆幸,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至于哪里被我忽略了,我一时还说不上来。

  第二天一早,赵天琪帮孩子洗漱完之后,拉着我兴高采烈的说道:“莫畅,前阵子我太忙了,没时间陪你们,为了表示歉意,我打算组织一次旅游,你说好不好?”

  看着女孩兴致勃勃的模样,我点点头同意了,还从来没有和赵天琪旅游过,对此我也很期待。

  女孩拿出手机订好机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跑到楼下去通知莫奇。当我走下来的时候,他们母子早就站在门口蓄势待发,激动的催促着我。

  看着两人那可爱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被渲染了,从离开父母以后,这是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赵天琪开车载着我们来到机场,里面的人还真多,不得不感叹国家的明智决策,这要是没有实施计划生育,人口肯定比现在还多。

  等飞机期间,我接到王伟超的电话,询问我怎么没在辟邪堂,我将旅行计划告诉了他,惹得对方一阵抱怨,说什么不带上他一起来,就是没义气。

  我们一家三口出去玩,凭什么带上你啊!一点当电灯泡的觉悟都没有。

  接完电话以后,我转身回来,发现赵天琪并没有在座位上。举目四望,发现她正在和两个女人交谈,可莫奇的身影却不见了。

  我急忙走到女孩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刚要开口询问,却被她打断了:“这两位是我的得力助手,正好出差在这里遇见了。”

  此刻我哪有心情听她介绍,直接拉起对方的手,走到一旁问道:“孩子呢,刚才不是坐在你旁边的吗?”

  听到我的话,赵天琪这才猛然惊醒,慌乱的看着四周,解释道:“刚才明明还站在我旁边的,怎么会不见了?”

  看着女孩急的都快哭了,我只能安慰着,然后吩咐她分头去找,找到后电话联系。赵天琪的同事得知后,也了加入进来。

  我跑到机场的管理室,将情况说出来以后,工作人员立刻广播找人。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共同努力,莫奇被一个老太太送了回来。

  通过询问之后了解到,莫奇看着母亲聊天,觉得很无聊,于是就和附近同样等飞机的小女孩玩到了一块。

  那个小女孩是老太太的孙女,开始老人也没注意,等走到检票口的时候,才发现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正巧广播里传出寻找孩子的信息,老人便带着孩子过来了。

  赵天琪严厉的训斥着莫奇,看着儿子那委屈的模样,我出声劝解道:“小孩嘛,天生就喜欢玩,我们大人也有责任,不能全责怪他。”

  也许是赵天琪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情绪立刻转变,对着莫奇是又亲又抱的,看样子她是真被吓到了。

  “飞机都起飞了,我们要不要换下一个航班?”等到赵天琪的情绪稳定后,我出声问道。

  “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去旅游啊,先回家商量一下,第一次做父母没有经验,我可不想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赵天琪有些委屈的看着我。

  我也感觉对方的话很有道理,出门在外会遇到很多情况,现在有了孩子,注意的事情肯定会比以前要多,好好计划一下也挺好。

  回到家里,赵天琪一边收拾家务,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机场的事。唠叨是女人的天性,原以为赵天琪会是例外,没想到身为人妻人母之后,她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可我却没有丝毫的不满,这才叫生活,才是家。

  到了晚饭的时候,我们三口坐在饭桌吃饭,赵天琪拿着平板电脑在看新闻。这是她每天的习惯,通过新闻来了解国内外的动向,然后对公司将来的规划做出判断。

  我平时喜欢综艺节目,对新闻没有什么兴趣。可随着赵天琪的惊叫声响起,让我原本吃饭的心情瞬间消失。

  “莫畅,你快看,飞机出事了!”赵天琪指着平板电脑喊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新闻上每天都会出现某某事故,不要大惊小怪。”我对女孩的话丝毫没有在意,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这是原本我们今天要乘坐的飞机……”

  还没等女孩说完,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平板电脑,认真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飞机失事,具体原因尚且不明,调查人员正在努力寻找黑匣子,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我将电脑扔在桌子上,起身走出辟邪堂。站在门口,我拿出电话通知王伟超马上过来,有些事情我只能对他说。

  十多分钟以后,王伟超现在我面前,一脸不满的问道:“什么事这么着急?我还吃着饭呢。”

  我把最近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对方,然后问道:“申城的车祸,吊灯,石板砸人,飞机失事,这些难道都是巧合?”

  王伟超听到我的话,一脸的震惊,他伸手抱在我的肩膀上,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你还记得庙里那个老和尚的话吗?”

  他口中的老和尚,就是指引我复活方法的那个渡魂使。他死后还把鬼王之心传给了我,为此我将全部积蓄捐给了寺庙,我怎么可能会忘了这位恩人。

  上一任渡魂使和老和尚都说过,鬼王之心是渡魂使的象征,不能丢弃毁坏,否则会遭到上天的惩罚。若是不想担负渡魂使的职责,就要找到接替者。

  我将鬼王之心用于莫奇重塑肉身,也就等于是毁掉了玉石,这一阵子所发生的事,难道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如果真是这样,那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条了,这可如何是好!

  王伟超见我不说话,安慰道:“我马上搬来辟邪堂和你住,如果再有意外发生,也好及时搭救。”

  这个办法只能是暂时的,王伟超总不能陪我一辈子吧。再说了,老天爷想让我死,谁能拦得住?或许一个雷劈下来,我就直接玩完了。

  我没表态,王伟超以为我是默许了,说了句回家收拾行李,便转身离开了。

  自从当上渡魂使以后,我见过太多的生生死死,况且我还经历了一次死亡,死对于我来说,并不觉的可怕。

  我只是担心赵天琪,她刚刚从丧子之痛中缓过来,我又要与她阴阳相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的打击会不会让女孩崩溃掉?

  也许是知道自己死期将近吧,我坐在辟邪堂的门口想了很多。

  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想了一遍,剩下的就只有我自己了。从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到现在,我回味着那些让我记忆犹新的喜怒哀乐。

  其实我感觉自己挺窝囊的,一直为了学业,事业在忙碌,现在又为了鬼魅在奔波,好日子还没享受,就马上要死了,这算什么事啊!

  "酷》H匠网~-首发M#

  越想越生气,我用力抽了自己一巴掌,狠狠的说道:“莫畅,你连死都不怕,老天算个屁啊!”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我认真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性格。

  几次的意外都让我差点丢掉性命,可我现在还是好好的活了下来,这其中有王伟超的功劳,但最主要的一个人,也许就是我能存活下去的突破口。

  这个人,就是莫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