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们,叔叔和你们玩一个游戏好不好?”我窜进教室,大声喊道。

  这个方法很管用,成功的将孩子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包括那个想要去角落捡皮球的小孩,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扭头好奇的看着我。

  我拍了拍手,然后挥手示意所有的小朋友都过来。徐慧娟在看到我的眼神之后,也加入到哄孩子的行动中来。这个班本来就是由她带着的,小朋友们一见到徐惠聚,就格外的亲切,争先恐后的围上来。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没在我身上,我将桌上的砚台拿在手中,然后将纯阳之血滴在里边,随后说道:“今天叔叔来给小朋友们每人都打一个红点好不好?”

  在幼儿园里,只有表现最乖的孩子,老师才会给他们的额头点一个红点,用这种方式来鼓励他们。现在我说每人都会得到一个红点,小孩子们自然是很欢喜的,一双双天真的眼睛看着我手里的砚台,充满着渴望。

  孩子们的世界,就是这么容易被满足。

  魏岚岚的脸上有些迷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也许是想到了这个班本来就是徐慧娟的,也就没多说什么,并且帮着我们来维持秩序。

  当所有的孩子额头处都有了红点之后,我长长舒出一口气,不用再担心小鬼会附身在他们身上了。魏岚岚在徐慧娟的玩笑中,也被点上了红点。

  我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小鬼身上,发现它正目不转睛的望着我们,随后将身影缩卷到墙角处,背对着我们不再动弹。

  就好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正在那里罚站,可是,我却感觉到了它身上的戾气正在增加,似乎它在生气,好像随时会发火一样。

  最新s章;#节J上:@酷X{匠网

  不管它此刻的状态是不是我猜想的那样,我都要想办法让孩子们远离这里。

  还没等我编出合适的理由,墙角处的小鬼竟然转身向我们走来,从它的表情来看,好像与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见状我还有什么心思想合适的理由,直接命令徐慧娟把孩子们带到院里去。

  对方见我焦急的模样,也没有多言,迅速组织孩子们走出教室。徐慧娟本来也想跟着出去,却被我拉住了,没有她的话,小鬼不可能会单独和我相处的。

  魏岚岚可能是感觉我俩神神秘秘的,便询问是怎么回事。徐慧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会吓坏对方的。

  由于孩子们需要人照看,魏岚岚见我们都不说话,也没继续追问,转身向院里跑去,万一孩子们出了事情,她可是有责任的。

  鬼孩在距离我五六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它将手伸出来,冲我吼道:“给我!”

  我被它吓了一跳,一个没有化厉的小鬼头,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活的不耐烦了吧?

  当然,对方若是想跑,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耐着性子问道:“你要什么?”

  “给我!”不知什么原因,小鬼的声音更大了,一脸愤怒的看着我,好想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

  我可是纯阳之体的渡魂使,小鬼应该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每次都躲我远远的。到底是什么给了它这么大的勇气,敢和我这样说话?

  “你究竟找我要什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小鬼在我眼里形同蝼蚁,好脸色给多了,是不是让它感觉我好欺负了。所以我也提高嗓音,冲它吼道。

  也许是我的吼声起了作用,纵然小鬼脸上还是很愤怒的样子,却不敢再对我吼了,它转身走回墙角处,手扶在墙上哭泣起来,嘴里还在不停的小声念叨着两个字:“给我。”

  对方的举动让我有些莫名其妙,我试探性的向它靠近,不料鬼孩竟然‘呼’的一下子钻进墙里,瞬间我就束手无策了。

  我怕那鬼孩儿钻出去,就赶紧冲到门口去看情况,并没有发现那小男孩儿踪迹,也就是说,他还在墙里面钻着!

  这下我就真犯愁了,它要躲起来,我还真没办法把它弄出来,就算是砸墙也不管用,它还能往地下钻呢。

  见我从屋里出来,徐慧娟就跑了过来问我情况,我摇头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可能还在墙里面钻着。”

  阴气还在,证明对方没有逃走,我和女孩再次回到教室,目光死死盯着墙角处,因为这里的孩子太多,我不敢有半点马虎,万一出了事,我没法向幼儿园交代。

  过了一段时间,鬼孩的黑影慢慢从墙角里钻出来,此时它身上的戾气淡了许多,好像又成了刚才在院子里的模样。

  现身后的鬼孩,并没有站在原地,而是慢慢的靠近我们。不,准确的说,它是在靠近徐慧娟。

  我将手插进口袋里,已经捏到了黄符,如果鬼孩敢有不轨的行为,确保徐慧娟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几次见到鬼孩,它看着我的目光,充满着防备,而当它望着徐慧娟时,却有一种亲切的眼神,这让我很是好奇。

  “你到底认不认识它?”我小声的问女孩。

  对方摇摇头,努力在回想着,最终还是说道:“我真想不起来了。”

  小鬼慢慢走到里徐慧娟三四步远的地方,然后慢慢地蹲下去,接着它的脸上就开始笑,也不说话,就那么蹲在徐慧娟的面前开始笑。

  女孩楞了一会儿,忽然说了一句:“是你?”

  鬼孩始终保持着笑容,随后低下头,手指在地上不停的画啊画,只可惜它在地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我们也不知道它画的是什么。

  “你想起来了?”我有些激动的问道。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也许马上就能揭晓了,叫我怎么能不高兴。

  徐慧娟摇头,然后又点头:“之前我在汽车站见过它,它穿的很破烂,然后拿着一个饭盆,穿梭在车站的人流里四处找人要钱。我那会儿觉得它可怜,就给了一些钱,还给它买了一个面包。”

  女孩说到这里的时候,鬼孩又抬头对她笑了笑,然后绽放了很温暖的笑容,明明是只鬼,可它的笑容为什么会让我感觉到温暖呢?

  也许,它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坏。小小年纪便命丧黄泉,这本来就是一种可悲,它到底经历的什么?难道阳间还有什么它值得留恋的事情吗?就算有,也应该是去找家人吧。

  虽然知道了还有这么一段经历,但我却更加迷惑起来。鬼孩在活着的时候,徐慧娟帮助过它,也算是对它有恩,它为什么还要缠着女孩呢?鬼孩的年纪尚小,并且没有化厉,恩将仇报这种事情,应该做不出来吧。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纠缠我?”也许是知道了鬼孩的来历,徐慧娟变得胆大起来,竟然主动和对方说话了。

  “我有两个名字,以前叫孙志新,后来叔叔帮我改了,现在叫小畜生。”鬼孩有些胆怯的回答道。

  小畜生?怎么会给孩子起这样的名,那人真是他的叔叔吗?

  不光是我,徐慧娟听到这个名字,表情也是一愣,随即问道:“你父母在哪里?”

  鬼孩听到这句话,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然后好像有些自卑的低下头,慢慢讲述着它的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