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变故让在场的众人有些措手不及,我下意识的双头抱头,身体想要闪到一旁,无奈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

  眼看吊灯就要砸在我身上,忽然屁股一疼,我的身体便飞了出去。

  吊灯摔在地上,变得支离破碎,看着灯上那一根根冒尖的金属,我不禁有些后怕,这要是砸在我头上,还不把我的脑袋插成蜂窝煤了。

  “这一脚踢的好。”虽然屁股挺疼的,可要是没有王伟超这一脚,后果不堪设想。

  眼前的事故发生的太快,会长楞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他怒气冲冲的痛斥着酒店的设施,并且直接叫来服务生,要求找酒店领导给个说法。

  “酒店的事情你去处理就好,我现在要和徐慧娟谈点事情。”我对着会长说道。

  对方点点头,跟着服务生走出客房。

  王伟超收拾了一下地上破烂的吊灯,我示意女孩坐下,然后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在什么时候有了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两天以前,我去商场买东西,然后就觉得有人一直盯着我,直到回家以后,这种感觉还存在。”

  “资料上说,你见到了那只鬼,它长什么样子?”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刚把房门打开,接着月亮的光线,我看见屋里站着一个小男孩,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它长什么样子。”

  听到女孩的解答,我心里有些暗喜。从鬼孩出现的时间上来说,两者是相吻合的,虽然不知道它的模样,但我感觉这里的鬼孩,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那只。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需要去你日常生活的地方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冲着徐慧娟问道。

  S◇酷匠o/网j“正版(首a发;/

  “没问题,自从见到那东西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租房,晚上也住在同事家。可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莫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孩可怜的看着我,好像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我身上似的。

  我现在有最想搞清楚的只有两件事。其一是鬼孩到底是不是我要找寻的那只,还有一个很让我困惑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在徐慧娟脸上没有发现鬼近身的情况?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女孩被鬼魅骚扰,身上肯定会有迹象。但我在对方身上却找不出一丝异常,难道鬼孩并不想加害她?

  带着疑惑,我和王伟超跟着女孩准备去她家看看。刚出房门,正好遇到处理吊灯事故归来的会长,他问我需要酒店怎么赔偿,我对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上心,反正也没造成什么损失,于是就说算了。

  会长对于我的回答有些诧异,随后更是说了一些阿谀奉承的话。我哪有时间听他啰嗦,借了他的车钥匙,转身走出酒店。

  王伟超开着车,我则和徐慧娟讨论着鬼孩的事情。

  忽然,一个类似鞭炮的声音响起,随后汽车发生摇晃,吓得我赶紧抓住车内的扶手。

  “怎么了?”我扭头看着王伟超,喊道。

  “车胎爆了,坐好!”王伟超的脸上已经出汗了,双手努力的控制着方向盘。

  我看着车窗外那川流不息的行车,知道此时若是紧急停车,肯定会引发事故。可要是不停车的话,摇晃的车体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现在只能盼着王伟超的车技过硬,能找到安全的地方停车。

  车身摇晃的越加厉害,我晕头转向的坐在副驾驶上,后边传来徐慧娟的尖叫,震的我耳膜生疼。

  终于,在王伟超精湛的车技下,汽车撞在路灯上,停了下来。

  下车后,我感觉天旋地转,还有一种想吐的冲动。徐慧娟的状态比我还差,直接蹲在地上哇哇哭着,看样子是被吓坏了。

  过了好一会儿,交警赶到了,直接把作为肇事司机的王伟超带走,并且派来拖车,将出事的汽车运走。

  我在这里没有熟人,只能打电话通知灵异协会,让他们出面摆平此事,我可不想王伟超被交警拘留。

  交代好以后,我挂掉电话来到徐慧娟面前,询问她要不要去医院。对方摇摇头,表示身体没有受伤,只是有些害怕,缓一缓就没事了。

  虽然发生车祸,但车内的人全都完好无损,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站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继续赶往徐慧娟的家。

  女孩的租房在一个小区中,环境很差,随处可见的垃圾堆,散发着一股臭味。

  “这里的环境不好,但房租很便宜,里边住的都是一些外来打工人员。”也许是女孩见我用手捂着鼻子,所以才解释道。

  我点点表示理解,出门在外工作,本就不容易,况且这座城市的消费还很高,不精打细算的话,很难生活下去。

  来到女孩的家,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是个一室一厅的房子,里边布置的很幼稚,墙上贴满了明星的海报,地上随处可见的布娃娃,证明了这里主人的孩子气。

  可能是女孩见我表情有些古怪,使得她小脸一红,低着头走进屋内,把地上的那些布偶都整理到箱子里。

  别人的生活习惯还由不得我来指手画脚,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我把屋内搜索了一遍,在确认没有鬼孩的踪迹以后,转身走出房门。

  “大师,有没有什么发现?”徐慧娟把房门锁好以后,立刻追了上来,满怀希望的望着我,问道。

  “可能是白天阳气足,那小鬼躲起来了,等晚上再说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小鬼缠上了徐慧娟,但它既然现身找上女孩,肯定必有所图,我现在只需耐心等待就可以了。

  坐在距离出租房不远的肯德基里,我点了很多食物,早饭没有吃,又受了两次惊吓,不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怎么行。

  “你吃这么多啊?”徐慧娟看着桌上的食物,惊讶的问道。

  “我帮你要了一份,别客气。”拿起汉堡,我边吃边说道。

  “谢谢,我已经吃过了。”女孩见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既然对方不吃,那我就不客气了,在女孩震惊的表情中,我把她那份也塞进了自己的肚子。

  其实我不喜欢吃肯德基,只不过是没有别的去处。在这里,即便你不吃东西,也能一直坐下去,还能享受空调待遇,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

  就这样,我和徐慧娟在肯德基呆了正正一天,一直到夜幕降临,我们才起身离开。

  刚走出肯德基的大门,徐慧娟便抓住我的胳膊,神色慌张的说道:“大师,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知道她嘴里的感觉指的就是被鬼盯着,扭头看向四周,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不知道那小鬼藏在了什么地方。

  我们现在身处大街上,范围太大了,不便于找到鬼孩,就算发现了对方又如何,我也留不住它。

  “别紧张,先回家再说。”我安慰了一句,然后向小区走去。

  徐慧娟一直抓着我的胳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情侣呢。不过对方的情绪很恐慌,我也就由着她了。

  “大师,那种感觉消失了。”刚走到小区门口,徐慧娟的声音再次响起。

  消失了?难道鬼孩看见我以后,害怕的跑掉了?

  这可就有点尴尬了,看来还得想个什么办法,设个圈套让小鬼钻,否则它一看到我就跑,我根本就没机会出手。

  将女孩送到家门口,我本打算转身离开,无奈女孩刚才受到惊吓,非得让我留下陪她。

  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谁能证明我的清白?

  可如果我走了,那只鬼孩去而复返,要是女孩受到什么伤害,我心里肯定会愧疚的。

  左右为难的我,望着女孩那清秀的模样,心里暗暗想道:看她长得这么文气,应该不会耍流氓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