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吃了我的鬼王之心,阴气暴涨,这种情况让我始料未及,我不能任由它出去胡作非为,可以说它的能力变强,是我一手造成的,我必须要对此事负责。

  拿出手机拨通总会长的电话,我将鬼婴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想让他发动协会的力量,帮我找到鬼婴的行踪。

  当然,我并没有把事情全部交代出来,玉石重塑肉身的想法我没有告诉会长,虽然方法失败了,但这种能力一旦被人得知,我怕会有麻烦。我只是说要对付一只鬼婴,没料到却帮它提升了能力。

  “莫畅你放心,我会要求全国的协会成员帮你留意的,一旦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总会长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下来,也许这种事对于他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

  “会长,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请您帮忙。”我将电话换到另一只手里,说道:“关于陈佳雨的事情,我希望会长能竭尽所能帮她,我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这件事是上级做决定,我恐怕有心无力。”

  “如果您不帮我,那我只好自己去和上级交涉,哪怕被协会开除我也要保下那个女孩。”我挥了挥手,示意屋里的人都出去,然后才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传来会长的声音:“我试试看吧。”

  挂掉电话,我靠在床头上叹出一口气。能做的我都做了,希望陈佳雨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利用副总会长的职位来说事,就是想威胁总会长,如果我被协会开除,那副总会长的位子肯定还要安排其他人,那结果是总会长不想见到的。

  而且他身为全国灵异协会的总领导,在陈佳雨的事情上,绝对有发言权,只要他开说,上级肯定会认真考虑他的建议,至于会不会采纳,那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

  起身走出病房,我想去看看赵天琪,走廊里站满了协会成员,在我强烈的要求下,他们才各自回去。

  “医生说让你注意休息。”众人走后,王伟超看着我说道。

  “没事,鬼婴并没有伤到我,只是被它掐的脑中缺氧才昏过去,现在已经恢复了。”说完,我拍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向赵天琪的病房走去。

  病房的卧室中,冯丽丽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病床上的赵天琪已经睡着了,看着她那甜甜的笑意,我想应该是一个美梦吧。

  “刚睡下不久,医生说她恢复的不错。”冯丽丽见到我已经,把手里的书放下,低声说道。

  “这几天辛苦你了,如果公司很忙的话,你就回去吧,这里我自己会盯着的。”我冲女人笑了笑,感激的说着。

  “看你脸色不太好,还是多注意休息吧,公司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这里就交给我,你就放心吧。”说完,冯丽丽拿起书继续看着,好像书上的内容很吸引她。

  在王伟超强硬的态度下,我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每天除了按时检查以外,剩下的时间都陪在赵天琪身边。女孩恢复的不错,红润的小脸蛋上每天都挂着笑容,和我讨论最多的,还是孩子的事情。

  “莫畅,你准备给宝宝起什么名字?”

  “我好想看看宝宝,从他出声的那一刻,我都还没看见过呢。”

  “我要给给父母和哥哥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当妈妈了。”

  ……

  一句谎话,要是无数句的谎言来弥补。看着赵天琪开心的样子,我真无法想象她知道真相以后,会是什么结果。

  终于,总会长的电话打来了。他通知我说在全国范围内,最近只有一件关于鬼孩的灵异,并把地址告诉了我。

  事不宜迟,我带着王伟超向赵天琪告别,理由是协会派我去考察。女孩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没多少什么,只是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a更新最,W快y上g。酷s匠*)网

  幸好冯丽丽也在一旁劝说,安慰着赵天琪,二人同为女人,再加上冯丽丽的精明才智,总算把女孩的情绪安抚好了。

  由于时间紧迫,我决定坐飞机前往。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虽然飞机是众多交通工具里,安全系数是最高的,可一旦发生事故,九死一生。所以我从来就不喜欢坐飞机,即便路途再遥远,也是驱车前往。

  但这次的情况不同,别看赵天琪现在的心情很好,万一被她知道真相,女孩会有什么疯狂的举动,我无法想象。为了尽快能赶回来陪着她,就算是让我坐火箭都行。

  经过差不多两个小时的飞行,我和王伟超站在了申城的机场。

  申城,是我国第一大城市,现代化的大都会。无论是城区面积、人口、绿化,还是经济能力、城市规划和旅游接待,其发达程度,令其他城市难以望其项背,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才。

  同时也造就了申城巨大的流动人口,每到过年的时候,这里几乎沦为空城。

  走出机场,当地的灵异协会会长亲自过来迎接,一番客气之后,带着我们来到酒店。

  坐在饭桌上,会长端起酒杯,说是为了给我接风洗尘,拍马屁的话语不断从他嘴里蹦出,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客气话就不必再说了,我想了解一下关于鬼孩的事情。”我伸手打断了会长的阿谀奉承,说道。

  “早就给您准备好了,这个案子是一位女子来协会报的案,请求我们给予帮助。”说着,会长从他们手里拿过一个牛皮袋子,放在我面前。

  在场的全有人里,我的官职最大,所以没必要跟他们客气,直接打开袋子,将里边的资料拿出来,认真的看着。

  报案的女子名叫徐慧娟,是一位幼儿园老师,大学毕业以后留在申城工作,自己在幼儿园附近租房住。

  据她说,最近总是会遇见一些怪异的事,而且还时常感觉有人盯着她,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回到家后,发现了一个孩子。

  在她困惑的时候,那孩子竟然凭空消失了。这可把徐慧娟吓坏了,直接跑出房子,来到公安局报警。

  警察显然不会相信这类事情,劝说徐慧娟是由于工作压力大,而产生了幻觉。但徐慧娟自己知道,那并不是幻觉,再说自己的工作稳定,而且很闲逸,压力大的说法根本就说不通。

  无奈之下,徐慧娟四处打听,找到了协会的驱邪人,想寻求帮助。

  听到女孩的讲述以后,那位驱邪人立刻联想到上级的命令,让协会多加留意鬼孩的灵异。他接下女孩的请求后,迅速上报到协会,然后我便赶了过来。

  “我想见见这位报案人。”将手里的资料放下后,我看着会长说道。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会长拿出手机,交代了几句,放下电话说道:“报案人明天就能过来。”

  我点点头,然后端起酒杯,与众人客气了一番,随后一饮而尽。

  饭后,我和王伟超被安排在酒店休息。我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希望这里作祟的鬼孩,就是我要找的那只才好。

  第二天一早,会长带着一个女孩来到我的客房。

  “这位就是报案人徐慧娟。”会长为我们作着介绍:“这位就是负责你案情的莫大师。”

  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给人一种很清秀的感觉,脸上有些焦急的说道:“莫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

  还没等我说话,‘咔嚓’一声响起,我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屋顶的吊灯正向着我的脑袋砸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