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雨没有理会我惊愕的表情,自顾自地的开始描述起她所知道的事情。

  正常的人在死亡后,会自行步入轮回。而那些执念太深,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轮回的鬼魅,就需要我们这些驱邪人出面解决。

  可是,作为驱邪人的我们,也会有死亡的一天。而且我们要比普通人知道的多,想要逃避轮回的束缚,简直是易如反掌。就算是驱邪人前来收拾我们这类鬼魅,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生前精通驱邪术,死后更是脱离肉身的累赘,那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天地万物都有自己的法则,谁也不能破坏,一旦法则被打破,灾难就会降临,谁都逃脱不了。

  所以,为了保证阳间的秩序不被破坏,阴间派出了专门引渡驱邪人灵魂的家伙,它们就是那种身穿铠甲的鬼魅,引渡使。

  由于驱邪人在生前为阳间消除鬼魅,维持人间太平,这就算是积攒了阴福,轮回之门也与普通魂魄的不一样。

  至于那些被引渡使消灭的家伙,都是一些为了一己私欲,利用自己的本事疯狂敛财,却不顾及后果的恶徒。功大于过的,尚且还有轮回的机会,反之则只有魂飞魄散。

  听了女孩的讲解才知道,原来像我这种人,死后是有特殊待遇的。

  “快走,此时它们正在引渡,如果我们被发现,他们会强行把我们也一起引渡轮回。在它们的思想里,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说完,陈佳雨转身就往山丘下走去。

  看着女孩渐渐走远的背影,我转头又看了一眼群鬼引渡,不料发现一只引渡使正慢慢向山丘这飘来。我拉起王伟超急忙向女孩追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从来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再次回到距离村口的不远处,这可使我有些犯难了。

  村子里的古怪异常表明,现在进村是很危险的。如果只有我自己还好说,可王伟超和女孩都在,尤其是陈佳雨,别看她的本事逆天,可终究是一个柔弱的女孩,若是碰见厉鬼,一个照面就玩完了。

  可是,如果不进村,万一被引渡使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到那时可就追悔莫及了。我这么年轻,还想再活个百八十年的呢。

  两弊相衡取其轻,最终我决定进入村庄,大大小小的鬼魅我也遇见了不少,至今还活的挺滋润,靠的就是智商。眼前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若是情况不对,逃还是没问题的吧。

  来到村口,空气中的阴气也越发的浓烈。我看见前面有一座小木桥,桥的另一端就是村庄,那里有昏暗的灯火散发出来。

  走到桥上以后,我用手扶着桥栏杆,怕这座木桥年久失修,万一脚下的木板断裂,扶着栏杆也不至于掉下去,我可不会游泳,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咦,怎么起雾了?”王伟超指着远处问道。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正前方的村子被渲染上了一层白色,虽然这雾很薄,基本上不会影响视线,但可能是由于夏天的缘故吧,才让王伟超有些惊奇。

  “白天,山里植物散发出来的水分被蒸腾到空中,夜晚在遇到山里的冷空气后,就会形成雾,这是很普遍的地理现象,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扭头看着王伟超,解释道。

  对方点点头,然后继续在前边带路,而我则走在最后,让女孩走在中间,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两个男人一前一后,都能做出及时的反应。

  ‘嘎吱’脚下的木板发出一阵阵响声,让我不禁有些担心怕掉进河里,况且河水有多深都不知道。

  这样想着,我朝桥下看去,这一看,顿时让我心里凉了半截。

  桥下面,有七八个妇女坐在河边上洗衣服,它们一手拿着木棒,使劲敲打着衣服,惨白的脸冲着桥上,盯着我们三人。这么晚谁会出来洗衣服?而且它们敲打衣服时,并没有任何声音,这只能说明它们全是鬼魅。

  在女鬼旁边,还有一群孩童在嬉笑,他们排着队,蹦蹦跳跳的念着歌谣:“大白鹅,大白鹅,不脱衣服就下河,荡起水花一片片,好像白莲一朵朵……”

  这群孩子的衣服破烂不堪,浑身多多少少都沾有血迹,有的甚至没有下颚骨,舌头直接从嗓子里伸出来,样子很是恐怖。

  大人孩子加在一起,就有十多只魂魄,这还是刚刚才走到村口,里面是不是还有更多的鬼魅存在?一想到这里有可能是鬼村,我这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你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抓起陈佳雨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虽然声音很小,但任谁都能听出语气中的怒火。

  对方摇摇头,很坚定的说道:“我没来过这里。”

  女孩的回答让我将信将疑,不过此时纠结这些也没用,还是先退出村子,然后再做打算吧。

  打定主意,我直接命令王伟超二人按照我的意思做。我的话,王伟超从来都顺从,而眼前的情况又让我对陈佳雨产生怀疑,害怕是女孩知道事情真相却没说,故意引诱我们送她来这里。

  所以,我的决定完全没有必要和她商量,等她洗清嫌疑之后再说吧。若是不幸被我怀疑对了,那可就不能怪我铁石心肠了,直接把她交给国家,也好落得一身轻松。

  “想走,可能没那么容易了。”陈佳雨扭头用面具对着我,轻声说道。

  ?{酷B匠c网^¤唯E一WY正e版i,其:他都J是VD盗9版hw

  妈的!果然被我猜中了,女孩是利用我们将她带回到这里,现在目标达成了,想要卸磨杀驴。

  我刚要命令王伟超去擒住女孩,谁知陈佳雨却抬起小手,示意我看身后。

  有王伟超在旁边,你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了天?毫无顾忌的扭头望向身后,却惊奇的发现,我们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蒙蒙的浓雾。

  “怎么会这样?”我不解的问道,想要过去看看究竟。为什么其它地方的雾气都很淡,只有村口这里是浓雾?

  “不要过去,这好像是一种阵法,万一不小心迷失在阵里,想要出来可就难了。毕竟阵法要比幻术高级太多。”女孩伸手拦住我的去路,劝说道。

  “阵法?什么东西?怎么我从来就没听说过?”

  “大脑里浮现什么信息,我就传达什么,具体什么是阵法,我也不知道。华夏传承五千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奇怪。”

  陈佳雨的话语,让我想到了女人的第六感,也许她们天生就有算相师的天分,要不为什麽就没听说过,男人也有什么第六感呢?

  既然走不出去,那就得想办法应对眼前的情形。如果这里真是一个鬼村,那以我的能力,根本就应付不过来,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整整一村子的鬼魅站在我面前,那场景想想都吓人!

  现在唯一寄托的希望就是陈佳雨,利用她逆天的算相术,找出最合适的办法,最好能度过这一劫。再不济也得度过这一晚吧,天亮以后的环境,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利的。

  “找到我的家,或许还有希望。”这是女孩给出的答案。

  村里的房屋不少,到底哪一栋才是她的家?万一在寻找的过程中,惊动了群鬼,百鬼侵身的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

  愁眉苦脸的我,无意间又瞅了一眼桥下,发现那十多只魂魄,竟然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