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躺椅上坐起身,双眼四处搜寻,想要找到鬼魅的身影。无奈对方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异常。感受着空气中的阴气,我不禁有些困惑,难道是游荡的魂魄在此经过?

  正思考着,位于我左侧的一个房门忽然打开,那里根本就没有人,门是自己打开的,这让我立刻警觉起来。

  房间里有些昏暗,却有香火的摆设,借着火烛的光亮,依稀可以看出轮廓。这间屋子好像是一个祠堂,墙壁正中央挂着一张老人的黑白照片。

  我站起身,慢慢向祠堂靠近。今天的晚风很轻柔,根本就不可能把房门吹开,而且随着我的靠近,阴气也逐渐变浓,估计那只魂魄就在祠堂里。

  当我走到祠堂门口时,发现屋里根本就没有异常,那只鬼魅究竟藏哪了?

  忽然,墙上的照片笑了!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目光正在看着我,即便我来回走动,那双眼睛始终锁定在我身上。

  看来魂魄是附身在了照片上面。

  因为此地是祠堂,我不能冒然出手,万一让郭家人看到,以为我对郭家先辈不敬,到时候就算是郭阳阳出面,估计也不好收场。

  其实我也想过,通知郭家人来解决这件事情,毕竟他们也是驱邪人,自己家中闹鬼,理应由他们自己处理。

  但转念一想,这只鬼魅为何会来郭家滋事?难道是照片上老人的灵魂?他会不会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所以才回来求助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不能通知郭家人。身为渡魂使,我有能力让魂魄轮回,若是让郭家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他们会不会想占为己有?

  以我和郭阳阳的交情,放任不管她先辈的魂魄,心里又有些愧疚,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自己解决,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件好事。

  …N酷7#匠&网)\永*u久^o免Oc费J看小Z◇说TT

  “见到本使还不速速现身!”我压低声音,对着照片喊道。

  而照片对于我的话,显然是当成了耳边风,根本就不理睬我,只是做着各种鬼脸。这里所说的鬼脸,可是吓人的那种,并不是我们平时搞怪的表情。

  这只鬼魅到底是什么意思?跑这来和我逗玩呢?

  对方不现身,我也无计可施,总不能把照片扯下来吧,我可不想为此引起误会。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跟你耗下去!

  心里这样想着,我转身准备回到躺椅上,继续喝茶,顺便监视着鬼魅的举动。可当我转身的一刹那,我感觉在另一个房间的窗户上,闪过一个人影,我确信不是自己眼花了。

  会是谁在监视着我呢?

  莫名出现的鬼魅,还有监视我的人影,再联系着鬼魅的异常举动,恍然间,我想明白了许多。

  此时此景,若是换做寻常人,早就吓坏了。虽然鬼魅并没有做出伤害人的行为,但它所表现的方式,足以把人吓跑。

  也就是说,在对方不知道我身份的情况下,采用了这样的方式想要吓跑我,整个宅子里的人,都是经常和鬼魅打交道的,做出这样的事来,并不稀奇。

  是谁这么讨厌我留在这里?答案很明显,江楚然!

  他的方法很完美,若不是我身为驱邪人,恐怕早就被吓跑了,而且他还能抽身事外,谁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就算是郭阳阳会为此发火,也牵连不到他身上。

  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漏掉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我的身份。

  想通了这些以后,我对藏在祠堂里的鬼魅,又有了另一种打算。

  “闹鬼了!”我大声叫喊着,整个宅子里都回荡着我的声音。

  郭家人全部被我的喊声吸引过来,郭阳阳更是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别人都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只有这个女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最后赶来的是江楚然,他全身穿戴整齐,却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这表演的太过拙劣,让我感觉很幼稚。

  “莫畅,你嚷嚷什么呢?”江楚然最先出声,不耐烦的问道。

  “我看见鬼了,就在那里。”我指着祠堂里的照片,露出惊恐的神态。

  众人顺着我的手势看去,却一切正常。照片上的诡异已经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不许胡说,那是上一任家主的灵位,你再这样胡闹,别怪我将你赶出郭家。“郭明飞怒视着我,冷声说道。

  “怕鬼就别在这住了,回家睡多踏实。”江楚然的脸上露出一副温和的笑容,劝说道。

  但凡要点脸面的人,听到他们二人的话音,早就夺门而出了。可我要是那样做了,还叫莫畅吗?

  我走到郭阳阳面前,一把抓住它的胳膊,满脸委屈的说道:“我害怕,想去你那里睡,好不好?”

  “放肆!竟敢对家主不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郭明飞气哄哄的指着我,看那样子恨不得上来咬我几口。

  “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下流胚子,不能再让他留在这里了,快赶出去。”江楚然义愤填膺的建议道。

  郭家其他人也都附和着江楚然的话语,七嘴八舌的对我进行讨伐。而我却把他们的话,当成放屁,根本不予理会,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郭阳阳。

  “跟我来吧。”

  女人的话音刚落,院中的吵杂声立刻消失了,全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视线在我和郭阳阳身上来回游离。

  “阳阳,你不能……”江楚然还想再劝说一下,却被女人直接打断了。

  “不必多言!”说完,女人转身向卧室走去,家主的霸气展现的淋漓尽致。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心情大好的我,不知该怎么表现出来才能气死江楚然,只好用唱声来弥补。

  如果女人反驳了我的建议,那我会毫不迟疑的选择离开,那样也意味着,我们之间的合作到此为止。虽然因为一点小事,但男人的面子有时候比命都重要,我丢不起这人。

  幸好女人做出了让我满意的选择,否则吃亏的只能是郭家。因为我目前的状况,即便不依靠郭家,也能竞争副会长的职位。

  之所以还要与郭家合作,那是我不想让人说我过河拆桥。借着这个事情,我也想表达两个意思。

  一是,我可以随时结束与郭家的合作,没有人可以约束我。现在没有这样做,表明我是一个有信誉的人。

  二是,郭家要还想与我合作,那就必须要拿出态度来,分清主次。我可以欺负你郭家,但你们要想令我难堪,门都没有!

  这也是我为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求去和郭阳阳睡的原因。我就是想看看她这个家主会如何选择。

  结果,我很满意!

  来到女人的卧室,我刚进门,一个身影就扑了过来。紧接着双唇就被人攻占了,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嘴唇上便传来剧烈的疼痛。

  “姑奶奶,快松嘴!疼……”我用双手抱着女人的脑袋,哀求道。

  “莫畅,你这次是真的欺负我了!”两行泪水,顺着郭阳阳的脸颊滑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