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阳驾车带我到医院处理完伤口,然后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直接回到女人的住所。郭家宅子处于首都繁华地段,占地很大,类似于四合院的仿古建筑,只不过房屋都是二层小楼。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也反映出了郭家的财力。

  车子停进车库以后,我和郭阳阳来到客厅。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妇女和男子。

  “小姐,江少爷过来找您,已经等很久了。”妇女说话很谦卑,我猜想对方应该是郭家保姆之类的人。

  “阳阳,听说你去开会了,还顺利吗?”男子应该就是妇女口中的江少爷,他见到女人之后,双眼放光,语气很是温柔,看他殷勤的模样,应该是想追求郭阳阳。

  “还好。”女人笑了一下,然后扭头为我介绍着:“他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江楚然。”

  “你好,我是莫畅,算是郭阳阳的同事。”我伸出手,笑着说道。

  对于我的示好,江楚然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女人,完全把我无视了。悻悻的收回胳膊,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想让我难堪?那我就让你更尴尬!

  我伸手搂着郭阳阳的腰,向后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睡哪个屋?带我去看看。”

  可能女人没想到我会在别人面前这么放肆,想要挣脱开我的手臂。而我则死死的搂着,就是不松手,并且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别让我难堪,否则过客拆桥的事,我不介意做一次。”

  “你是在威胁我?还是在欺负我?”女人抬起头,一双美目望着我。

  “先威胁,再欺负。”我能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所以脸上尽量表现出一副暧昧的样子。

  我就是想气死江楚然,这就是惹我的后果。

  “楚然,晚饭就在这里吃吧,我先带莫畅去参观一下,马上回来。”郭阳阳扭头看着男子,有些歉意的说着。

  还没等江楚然回答,我已经搂着女人走出屋门。既然想让对方难堪,那就做的彻底点,我可是个不吃亏的主。

  郭阳阳将我带到一个房门前,推开后说道:“这就是我的房间,进去看看?”

  “晚上再说,记得给我留门。”

  晚饭是在郭家宅子里吃的,一个巨大的圆桌被放在客厅中央。郭家的人不少,但女人和孩子都不能上桌,当然,郭阳阳这个家主是个例外。

  满满一桌子的好菜,看的我是口水直流。纵然我已经饿的不行了,但别人都没有动筷子,我也不好意思开吃。

  “欢迎楚然来家里做客,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千万不要客气。”说话的是郭阳阳的二叔,郭明飞。

  下午我闲着没事,和郭阳阳聊天,已经大概了解了郭家的情况。上一任家主,也就是郭阳阳的父亲郭明林,在前不久患病去世,就把家主的位子传给了女人。

  这让郭家的其他人很是不服,尤其是这个郭明飞,他是郭明林的堂弟,在郭家有很高的声望,原本以为家主会落到自己头上,没想到却被一个丫头抢走了。

  纵然心里不服,但家主的人选已经成为事实,他也无计可施。在族内的事宜上,郭明飞总和郭阳阳唱反调,可在对外的时候,他还是很明事理的,毕竟郭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正是看到了郭明飞的这一点,郭阳阳才没有把他赶出郭家。要知道,身为家主,郭阳阳是有这个权利的。

  还有这个江楚然,他背后的江家,虽然不是四大家族的一份子,可势力也不容小视。圈内都盛传,只要现有的四大家族有一个被挤掉,那接替它的,就是江家,可见实力有多强大。

  郭明飞的一席话,很明显是在奉承江楚然。郭家现在的处境很艰难,若是得到江家的支持,那绝对是个转机。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江楚然一脸谦虚的模样,感觉有些好笑。他的目光不时的瞟向我,好像是在对我炫耀着什么,这个举动太无聊了。

  郭家现在可是抱着我的大腿,而且副会长的位子很可能就是我坐,你一个江家小崽子,和我嘚瑟什么。郭明飞这么抬举你,一会儿肯定会超百倍的赞扬我。

  最后出场的,那才是主角!

  就在我已经准备好隆重登场的时候,郭明飞竟然坐下了,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这是什么情况?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来家里做客,那也得客气几句吧,何况我还是郭家的贵客,他怎么就无视了呢?

  我困惑的瞅着郭阳阳,想要看看她是什么反应。对方见到我的目光,表现很平淡。但她眼中的笑意却被我捕捉到了。

  看来女人是为了惩罚我下午威胁她,估计隐瞒了我的身份。而郭明飞自持身份尊贵,自然不把一个普通人放在眼里,这才直接无视了我。

  心里很憋屈,但却毫无办法。我总不能自己站起来炫耀身份吧,那样做太丢人了。

  “二叔,我小时候就常来这找阳阳玩,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江楚然用余光瞥了我一下,然后将视线转移到女人身上,脸上满是柔情的说道。

  对方如此明显的态度,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反观郭阳阳,却是低头不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一时间,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家主不发言,那身为郭家资历最深的郭明飞,只得出面打圆场,让大家都动筷子。

  等的就是这句话,饿的我俩眼都快冒金星了,先前的不痛快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

  由于圆桌太大,我想吃的鸡腿又离我太远,只好站起身用筷子夹过来。

  “这是哪来的乡巴佬,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我刚要张嘴啃鸡腿,江楚然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一桌子的人都将视线放在我身上,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即便是我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和江楚然都是郭家的客人,所以被安排坐在一起。我还没找他麻烦,对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真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我用胳膊把眼前的酒杯碰倒,满满的一杯酒水洒了出来,全部溅在江楚然身上。

  “你……”对方站起身,不断用手拍打着身上的酒水。

  “好了,二位都是我郭家的客人,不要为了这点小事闹的不开心。”郭阳阳是怕我和江楚然发生冲突,这才出声劝说道。

  不过,女人的话语显然是向着我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是故意将酒杯碰倒的。她不但忽略了这一点,甚至都没有要求我做出道歉,可谓是给足了我面子。

  既然家主都发话了,别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郭明飞几次发言,想把吃饭的气氛搞的活跃起来,无奈江楚然兴致缺缺,眼神始终在我和郭阳阳身上开会瞟,致使一直到就餐结束,气氛还是死气沉沉的。

  饭后,江楚然主动要求留宿在郭家,或许以前就经常这样,郭明飞一点都没觉得奇怪,笑着安排佣人为他准备客房。

  郭阳阳借口身体不适,先回房休息,在她临走时,我当着江楚然的面,故意对女人抛出一个暧昧的眼神,气的男人差点暴走。

  看看钟表,距离我和王伟超的约定还有些时间,无聊的我坐在院中的躺椅上,端着一杯茶,欣赏着美丽的夜空。

  郭家的人都不知去了哪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也许大家族的人,都有良好的作息时间吧。

  最#新mu章Y:节17上)6酷匠fP网'&

  品茶观夜景,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清闲过了,感受着暖暖的夜风,一阵困意袭来,眼睛也不自觉的闭上了。

  朦胧间,丝丝阴风吹过,这让我瞬间警觉,郭家身为驱邪家族,怎么家里会有阴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