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王伟超在电话里给我提供的信息,足以证明郭阳阳就是幕后黑手。

  根据王伟超的描述,他被关在公安局审讯室的时候,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打电话想要求救。

  我的能力他知道,并且我也被关在公安局,根本就帮不到他。而他的家族在本地还有些势力,可眼前发生的事情是在首都,就算你在别处只手遮天,可到了这,是龙也得盘着,所以这个方法也行不通。

  无奈之下,王伟超只得给以前的战友打电话,希望有所帮助。他找的人,已经从部队复员回来,正好在首都公安局任职大队长。

  听完王伟超的讲述以后,他的战友哈哈一笑,说是让他放心,郭家早就打过招呼,很快就会来人把他保释出去。

  说完这些以后,王伟超便把电话挂掉。由于从公安局回来的路上,郭阳阳一直跟我在一起,王伟超不好当着对方的面与我说这些,所以才用电话来通知我。

  其实王伟超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把郭阳阳也算在了嫌疑人的范围内。

  对方挂掉电话之后,我却继续把手机放在耳边,装成一副还在通话的样子。因为我需要时间来分析目前的局势,一旦我将手机放下之后,郭阳阳肯定还会来刁难我,到那时,应付对方还来不及,哪有时间想事情。

  刺杀事件发生以后,我首先怀疑的就是王家,自从我来到首都以后,只得罪过王强的儿子。其实我们俩并不熟悉,他请我吃饭,我想应该是王家的意思,既表达了善意,同时也能探探我的虚实。

  只不过最后闹得的不欢而散,估计王家肯定会对我有意见。

  酷W匠=网◇首g发

  可是,王伟超提供的信息,让我原本的想法开始动摇起来。从遇刺到警局,不过半小时的时间,郭阳阳却能提前在警局打好招呼,难道这个女人能知过去未来?这显然说不过去。

  再回想起王强在会议室里看我的表情,明显是一种藐视的态度。饭局已经过去这么多天,王家若想对付我,早就该动手了,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们应该不会有所顾忌才对。

  之所以王家迟迟没动手,也许我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蚂蚁,在王家这只大象面前,人家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彻底的藐视,就是当你不存在,一个完全没有威胁的人,不值得费神针对。

  越想越不对,在整个事件中,获利最大的就是郭阳阳,她不但得到了我的信任,而且还让我欠下天大的人情,这在谈条件的时候,会逼迫我做出很大让步。

  既然幕后真凶扑朔迷离,那我不如下一剂猛药,假装已经知道真相,没准会有意外收获。

  女人被我掐着脖子,并没有反抗,一脸困惑的问道:“莫畅,你什么意思?”

  “你要是演戏,肯定可以拿奖。”我松开对方后,转身坐到沙发上,继续说道:“你调查我的时候,有没有把我身边的人,顺便也调查一下?”

  听到我的话,郭阳阳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便恢复常态。认真观察的我,捕捉到了这一点,更坚定了我先前的想法。

  “王伟超是我最亲密的伙伴,他的能力,我想你应该不知道吧,能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岂能是普通人?”我笑了笑,一脸神秘的说道:“你想不想知道,他刚才给我打电话,都说了些什么?”

  “莫畅,我们可能有些误会……”

  “够了!是不是误会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咱们之间的合作,到此为止。”我站起身准备走出房门,聚餐的时间快要到了,迟到了可不好。

  “你不能走,把话说清楚。”郭阳阳跑到我面前,用身体挡住去路。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最清楚,任何被我怀疑的对象,我都要保持距离,我很惜命的。”

  我用手将女人推开,刚要抬腿,又想到一些事情,说道:“我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张家要对付你们,我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女人的心机太深,万一再对我出手,谁能保证幸运女神还能站在我这边?

  “你到底想要什么?”女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要的就是这句话!既然是合作关系,我就要争取自己的利益,被动挨打可不是我的性格,看来还是威胁管用啊!

  我将打开的房门关上,转身走回女人面前,直接抱起对方的身体仍在床上,然后自己压了上去,一口咬在郭阳阳的嘴唇上。

  女人吃痛的呻吟了一声,胳膊缠绕在我脑后,闭上了眼睛。

  “先前你咬了,现在还给你。”松开嘴以后,我感觉着嘴里的香气,女人的唇膏,被我吃掉不少。

  “这么小的胸襟,不是男人。”

  像这种污蔑的话,我从来都是自动屏蔽,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我要副会长的位置,你帮我。”

  权利,只有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

  “野心还真不小,这种事情,家族的人是不会同意的,我做不了主,除非……”郭阳阳娇媚的看着我,脸上有些红润。

  “除非什么?”我用手拍了一下对方的屁股,算是对她掉我口味的惩罚。

  “你娶我,以后就是自己人,族内绝不会有意见。”

  “你可拉到吧!我还想多活几年。”我从女人身上下来后,说道。

  没办法,对方太有诱惑力,再不结束那暧昧的姿势,万一有了反应,那我就尴尬了。

  “你负责保护我在首都的安全,作为交换,我会尽量阻止张王两家夺取副会长的位子,至于最后谁能竞选成功,我们各凭本事吧。”

  说完我的想法,也不给对方讨价还价的机会,我转身走出房间。

  来到会餐大厅,王伟超已经站在门口等我。大厅里全是协会成员,他们三两个的聚在一起交谈,气氛相当热烈。

  在我刚落座不久,会长便带着四个家主走进来。既然人都到齐了,那还等什么,望着一桌子的好菜,我刚要伸手去拿鸡腿,却被王伟超拦住了。

  “有点出息行不?”王伟超指着餐桌上的另外几人,说道。

  顺着他的手势看去,其他人的视线全部落在我身上,一副看乡巴佬的神态。

  不吃饭,都瞅我干什么?就在我困惑的时候,会长站起身,开始发言了。原来在吃饭以前,领导是要发言的,这官场上的规矩还真多!

  原以为会是无聊的客气话,可随着会长语气的改变,我渐渐的把注意力从饭菜上转移到发言内容。

  会长所说的,正是竞选副会长的考验内容。

  在首都郊区的荒山上,有一个枯井,住在当地的村民,都知道一个传说,那就是枯井里会冒出金子。

  相信这个传说的人很多,甚至还有人真的发现了金豆子,一时间引起不小轰动,大家争前恐后的去枯井探索,结果却一无所获。有些财迷心窍的人选择下井去看看,最后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闹出人命以后,警方介入调查,派出大量的警力过去,然而最后却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在井底深处,有一个活着的古代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